微思客版块

马克思主义在大学的“根”没了?|微思客

作者注:2012年11月,胡锦涛总书记在十八大报告中提出“三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其中,理论自信凸显了执政党对于理论建设的重视程度,但今日中国大学之现状,共产党的理论建设似乎不容乐观。

宗城|九五后自由撰稿人,706青年空间专栏作者,凤凰文化、文汇报外约作者。微信公号:周郎顾曲。 Continue reading “马克思主义在大学的“根”没了?|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林中路

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玉照

前两天,我一个在大学任教的朋友微信跟我说班上一个家境比较困难的新生不想学哲学,想要退学回去重新参加高考。我当即回说,赶紧让他回去吧,人穷可不能学哲学啊……当然这只是玩笑话,一个人要选择什么样的专业,过什么样的人生从来都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但是却不得不承认这就是当下哲学面临的窘境。

Continue reading “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海外汉学与反思

海外汉学与反思| 平心而论,毛泽东思想在马克思主义中的历史地位如何?

★本文原刊于人文与社会,经其授权,得以转载,以飨读者。如需转载,请联系《人文与社会》或微思客团队。封面图片来源:tuchong.com

摘要
齐泽克在毛泽东的《实践论和矛盾论》新版英译本(2007,Verso)导言中重新评价了毛泽东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的地位,认为毛泽东在新的环境中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尽管齐泽克对某些问题的看法不尽准确,他论述中的某些方面对我们有一定的借鉴意义。文章部分内容如下。吴大可 周何 译

论毛泽东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的地位

齐泽克 Continue reading “海外汉学与反思| 平心而论,毛泽东思想在马克思主义中的历史地位如何?”
逻各斯

逻各斯| 什么是“马克思主义”?

★本文原载于“书写随与”博客。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推送,如需转载,请获得作者授权。

马克思主义

陈培兴

上星期说会介绍马克思主义,这是第一篇。虽然很多人会认为当今再无谈论马克思的意义,因为随着上一个世纪激烈的意识形态竞争,人类社会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大型实验,最终东欧的共产主义消失落幕,许多人都认为马克思主义已经僵死了,更像是一些古老的神学统治、古典封建制度那样的理论,早已被扔进了历史的垃圾箱。然而,过去困扰着马克思及许多社会主义者的问题并没有消失,至今,他们仍在尝试描述和证成一个更理想的社会制度。

如是者,当我们今天再谈论马克思主义内涵的时候,那就有必要思考甚么内容已经过时,甚么内容仍值得说。这也是当代重新阐释马克思主义的研究者所致力之处。在接下来的文章,我会分成两篇,第一篇主要是介绍古典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变迁,特别是其社会结构的观念和经济主导的唯物史观。而第二篇则会探讨当代马克思主义如何重新诠释马克思,以及在道德上尝试证成社会主义,包括分析「剥削」和「异化」这两个关键概念在当代的重要内涵和价值。

Continue reading “逻各斯| 什么是“马克思主义”?”

海外汉学与反思

从马克思主义的视角思考全球主义--东亚共同体的可能性

本文经许可,由人文与社会转载,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8/1846;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1846。如需转载,请与人文与社会联系。编辑:杨松林,封面图片来源:http://photo.hanyu.iciba.com/upload/encyclopedia_2/62/1d/bk_621dcc621ba0333fa2fefef1eb1d4e44_vS4fDn.jpg

编者按
汪晖和柄谷行人都是国际学术界,尤其是批判理论界享有极大声誉的学者。这篇对话有意思的地方在于:1.以解构和重构马克思出发,反思当今资本主义下全球体系的弊端。2. 以重构的马克思主义角度出发,给出中日学者对于东亚体系的计划和想象。马克思、全球体系与东亚共同体的结合阅读,编者相信这会给读者带来不一样的思考深度。对话是在北京召开的“中日知识共同体”会议期间进行的。对话最初使用的是日语和中文,后以日语刊发于《世界》杂志。完整的英文译本按照周刊容量分为三部分。 Continue reading “从马克思主义的视角思考全球主义--东亚共同体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