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法

脱欧后的英国是否可以摆脱欧盟法?——以数据保护法为视角 | 微思客

陈家宏 爱丁堡大学IT法博士生
李汶龙 | 爱丁堡大学IT法博士生,微思客编辑
2016年6月23日,全球的目光都聚集在大英帝国。历史性的一幕发生了:在脱欧公投 (EU Referendum) 中,脱欧派最终以微弱的优势压倒了留欧派 (51:49),这个欧盟中的“异端”终于以这样的方式退出了欧盟——曾被认为有望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联盟。从英国首相到市井平民,谁都没有想到在欧洲一体化进程仅不到半个世纪,就遭遇如此严重的危机。当英国人还在为直接民主造成的结果瞠目结舌的时候,秒表已经开始计时:根据里斯本条约第50条 [1],英国与欧盟有两年的过渡期协商脱欧的具体安排,而英国首相杜丽莎·梅 (Theresa May) 也在近期表示将于明年3月之前正式启动脱欧程序。[2] 也就是说,英国将在2019年3月之前正式和欧盟说分手。
Continue reading “脱欧后的英国是否可以摆脱欧盟法?——以数据保护法为视角 | 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微思客版块

文明与秩序不是理所当然的

陈斌|南方周末评论员。

畅想100年后,我们的后人会如何看待与定义刚刚过去的21世纪?这是一个人工智能的世纪,还是文明遭受重大挑战的世纪?如果是后一种,那未来历史学家极有可能把2001年美国9·11事件视为世界历史意义上的21世纪开端。

说到这里,许多人或已经脑补了:哦,你说的“文明遭受重大挑战”,就是指恐怖主义啊。大谬不然,这样的说法实在太抬举恐怖主义了。

恐怖主义对文明的威胁,比我们想象的要小得多。真正能够摧毁文明的,只能是来自文明内部的腐败因素。就像一个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可能挨不过一次小小的感冒,你不能将问题归因为“这感冒太恐怖了”,尽管这种因果关系在表面上是成立的。你知道被摧毁的免疫系统、不设防的身体才是问题所在。

因此,恐怖主义只是文明遭受来自内部重大挑战的外显症状。 Continue reading “文明与秩序不是理所当然的”

微思客版块

英国脱欧的半输棋局

编者按:6月23日,英国将举行脱欧公投。上周五反对脱欧的英国女议员Jo Cox遇刺一事,给原本就紧张的局势更添一抹阴郁。悲剧发生之后,全英上下悲拗之下反而清醒了一点,将焦点放到了脱欧之争的核心,即英国的经济发展与主权独立性上。可是目前看来,脱欧及脱欧背后的种种不确定性,对英国的经济发展弊大于利。本文作于今年2月的欧盟峰会之后,对英国脱欧对英国和欧洲未来的发展,已有预言。

尹子轩|香港国际问题研究所欧洲研究主任及国际关系研究月刊执行编辑。 Continue reading “英国脱欧的半输棋局”

留学改变了我

留学改变了我| 难以名状的孤独

本文为微思客主题策划“留学改变了我”系列文章之一,由微思客首发。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务必完整保留此说明,并注明: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菜翻L。

留学改变了我|编者按
今天,我们继续推送“留学改变了我”的投稿。与之前的几篇文章不同,本文作者@菜翻L讲述了自己通往留学道路上的坎坷,也真实地记录了自己初到英国留学时的不适,以及全新生活带来的难以名状的孤独。但是,孤独的岁月带给她的是全然不同的自己。 
Continue reading “留学改变了我| 难以名状的孤独”
观察

中国故事|英格兰逃荒记

★本文刊载于《中国故事·专栏版》(2014年8月刊·总第493期)。经作者同意,由微思客推送,以飨读者。如果转载,请务必注明原始出处,并写明: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肃豫。

0

英格兰逃荒纪

肃豫

从北京T3航站楼窜出来,我的心情是无比激动的。首都,还是和记忆中一模一样,无论寒暑,都笼罩在灰蒙蒙的雾霾里。深吸一口空气,旋即被呛地咳嗽不止。不错,还真是原来的配方,熟悉的味道。亲爱的祖国,我朝思暮想的母亲,我从英格兰,逃荒回来了! Continue reading “中国故事|英格兰逃荒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