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我们建起了耶路撒冷》:记忆与现实中的不幸之地|微思客周末图书馆

作者按:


去年年末,特朗普冒然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指令其大使馆从原本的特拉维夫迁往此地,由此造成了原本就冲突不断的中东再次硝烟四起。特朗普的鲁莽和不负责任的行为直接导致了流血和死亡,但就如加缪指出的,“流的总是别人的血”。对特朗普而言,这座遥远的叫作耶路撒冷的地方或许只是一座城市,但对于那些与它有着千丝万缕的人们而言,它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永远会是梦想的诞生地,也是争议与冲突的集中点。因此,任何与耶路撒冷有关的动向,都必然会直接牵动各方人群与势力的新一轮冲突与角逐。这一点,从古至今。8ad4b31c8701a18b3b576aa3952f07082938fe9a

重木 | 微思客编辑


在阿迪娜.霍夫曼这部《直到我们建起了耶路撒冷》中,作者通过对三位于耶路撒冷曾短暂停留的建筑师经历的书写与发掘,向我们展现了“一战”之后,耶路撒冷这一处于暴风中心的圣城的过去与新生。正是从这里开始,现代中东局势渐成,从而造成了其后半个多世纪的纷扰、不幸、流离、痛苦和死亡。Read More »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