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产战争:美国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背后的政治因素——当身份政治与古代遗产针锋相对 | 微思客

遗产战争:美国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背后的政治因素——当身份政治与古代遗产针锋相对 | 微思客

原文作者 | Wendy Pullan
翻译 | 刘智旅、Sylvia、窦豆豆、张力子
校对 |  芦静、刘智旅、萌
@微思客川斯雷特

 

美国唐纳德•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联合国教育、科学和文化组织(UNESCO)这番举动,延续了其制定政策时的一贯作风——目光短浅,而他也总是基于个人憎恶,对一无所知的领域指手画脚。与此同时,该决策反映出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在世界遗产这个问题上,给人感觉似曾相识。

美国不止一次反对加入国际组织,与此同时,却又拼命挣扎,以试图理解人类文化中多元且矛盾的丰富内涵。1984年,时任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宣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声称该组织资金管理不善,同时偏袒前苏联。2002年,乔治•沃克•布什宣布重新加入该组织,希望能再次肩负使命、履行义务。但即使是奥巴马执政时期,当该组织接纳巴勒斯坦成为其会员国时,美国依然当即扣缴会费。令人忧心的是,这个联合国机构(UNESCO)的职责本来很广,却偏偏拘泥于这种具体问题。与此同时,值得一问的是,巴以状况是否足够具有代表性,以唤醒人们关切世界遗产状况的意识。

图片来源:BBC NEWS

繼續閱讀 “遗产战争:美国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背后的政治因素——当身份政治与古代遗产针锋相对 | 微思客"

《直到我们建起了耶路撒冷》:记忆与现实中的不幸之地|微思客周末图书馆

作者按:


去年年末,特朗普冒然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指令其大使馆从原本的特拉维夫迁往此地,由此造成了原本就冲突不断的中东再次硝烟四起。特朗普的鲁莽和不负责任的行为直接导致了流血和死亡,但就如加缪指出的,“流的总是别人的血”。对特朗普而言,这座遥远的叫作耶路撒冷的地方或许只是一座城市,但对于那些与它有着千丝万缕的人们而言,它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永远会是梦想的诞生地,也是争议与冲突的集中点。因此,任何与耶路撒冷有关的动向,都必然会直接牵动各方人群与势力的新一轮冲突与角逐。这一点,从古至今。8ad4b31c8701a18b3b576aa3952f07082938fe9a

重木 | 微思客编辑


在阿迪娜.霍夫曼这部《直到我们建起了耶路撒冷》中,作者通过对三位于耶路撒冷曾短暂停留的建筑师经历的书写与发掘,向我们展现了“一战”之后,耶路撒冷这一处于暴风中心的圣城的过去与新生。正是从这里开始,现代中东局势渐成,从而造成了其后半个多世纪的纷扰、不幸、流离、痛苦和死亡。 繼續閱讀 “《直到我们建起了耶路撒冷》:记忆与现实中的不幸之地|微思客周末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