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周濂(中):流沙中国下的正义可能 | 微思客大家访谈

编者按: 

2017年3月,周濂老师在美国波士顿接受了微思客的采访。在上一篇里,周濂老师谈到了知识分子应该如何参与到公共讨论当中,也谈到了当理想与现实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同时,周濂老师也分享了他在美国哈佛大学访学的感受。点击【阅读原文】回顾《访问周濂(上):后真相时代的公共讨论》)

在这一篇里,周濂老师会谈到川普当选与政治正确的问题,也会探讨哲学如何指导我们的生活,更会深入探讨一系列政治哲学的话题。

 

继续阅读“访问周濂(中):流沙中国下的正义可能 | 微思客大家访谈”

Advertisements

黎蜗藤:民主党应该给川普总统一个机会 | 微思客

pic-5.jpg(Photo by Mario Tama/Getty )

黎蜗藤 | 旅美历史学者,哲学博士,近年专注东海与南海史、国际法与东亚国际关系

1 月 20 日,川普将正式成为美国第 45 任总统。 以往,无论竞选多么激烈,选出总统之后,民众总会给新总统一个「百日蜜月期」。 可是最新民调显示,川普的支持率还不到五成,是自有这项新总统支持度调查以来最低的。 究其原因,不外乎川普「性情乖戾」、「得位不正」和「离经叛道」。

继续阅读“黎蜗藤:民主党应该给川普总统一个机会 | 微思客”

“过度的政治正确”?——美国大选后我们需要怎样的公共讨论|微思客

编者按:

本文是一篇读者来稿。在来信中,作者田禾表示,本文是对前几日推送的《川普的大胜与“意识形态”挂帅的破产》(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看)一文的回应。作者为大家呈现了“政治正确”的含义及其反对意见,剖析了“政治正确过度”是一种混沌不清的论述框架,也是一种缺乏操作性的表述,表达了在川普胜选后对“政治正确”议题的忧虑。相信大家通过此文,能够加深对于“政治正确”的认识。我们也期待更多的读者来信,呈现自己的思考。

投稿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田禾|现居波士顿从事科研

继续阅读““过度的政治正确”?——美国大选后我们需要怎样的公共讨论|微思客”

川普的大胜与“意识形态”挂帅的破产|微思客

编者按:

今天推送的这篇文章,历经了微思客WeThinker传媒编辑团队的多次论辩。截至发稿时,依然有不少编辑对于文章表达了强烈的忧虑与反对。赞同发表的编辑们,并不是赞同本文的立论与论证,而是希望可以提供给读者们另一种视角去思考这篇文章提出的问题,也期待更多的读者可以加入到讨论中来。

在本文的作者看来,持有保守主义立场的知识分子并不多。他认为,保守主义的见解是合理的、最少不违反常识,希望给大家提供一个反思的机会。

回复关键字「政治正确」,阅读「孙金昱:政治正确的道理,不过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

投稿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王祎 | 微思客传媒撰稿人

继续阅读“川普的大胜与“意识形态”挂帅的破产|微思客”

奥巴马:这个国家走过的道路从来不是笔直的|微思客·选后演讲

奥巴马| 美国现任总统

诸位下午好。昨天,在还没有统计选票之前,我拍摄了一段视频。你们有些人可能已经看过。我在视频里对美国人民说:不论你曾经站在这场选举的哪一边,也不论你选择的候选人胜败如何,太阳照常在早上升起。

继续阅读“奥巴马:这个国家走过的道路从来不是笔直的|微思客·选后演讲”

这不是庸众对精英的胜利,事情从来没有那么简单|微思客·美国大选

编者注:美国东部时间11月9日中午,希拉里在纽约客酒店(New Yorker Hotel),向支持者及竞选团队成员发表败选谈话。关于特朗普,她说:“我希望他会是一个成功的总统,为了所有的美国人”,“我们应该对他抱有开放的心,给他一个领导国家的机会”。她最终没能击碎那层玻璃天花板,她说:“有朝一日,有人会的,而且希望那一天会比我们现在所认为的更早来临。” 微思客编辑宗城在第一时间写下文章,分析特朗普的当选以及这股“全球新浪潮”。
宗城微思客撰稿人,706青年空间专栏作者,凤凰文化、文汇app外约作者。
继续阅读“这不是庸众对精英的胜利,事情从来没有那么简单|微思客·美国大选”

特朗普与“权力的终结”|微思客·美国大选

编者按:11月8日是美国总统大选的正式投票日。无论最终特朗普能否入主白宫,他已经给这个世界带来了深刻的变化。本文翻译自法国《哲学》杂志对美国现今最有影响力的政治评论家之一莫伊塞斯·纳伊姆的采访,在其中,纳伊姆讨论了特朗普与他提出的“权力的终结”之间的联系。

 

杜卿|巴黎索邦大学法国文学硕士(译者)

继续阅读“特朗普与“权力的终结”|微思客·美国大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