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媒嘈

凤姐:一个掐住时代机会的聪明人| 微思客

“爱因斯坦宏观上不如我!”(宏观:把全人类更上一层)

语气狂又有自信。这就是2017年网红第一号人物「凤姐」的语录。

凤姐要关网了,也是一条大消息。到底凤姐是怎么成为网红的?

本文微思客撰稿人青的蜂为您梳理凤姐走红的脉络。

同时,我们也想听到您的想法,欢迎在文后评论。

青的蜂 | 微思客撰稿人

pic-3.jpg近日,凤姐先是一篇《罗玉凤:求祝福,求鼓励》文章,后是一篇《罗玉凤:我做了两个决定》,刷爆朋友圈。(资料图)

Continue reading “凤姐:一个掐住时代机会的聪明人| 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微思客版块

如何定义“网络文学”|微思客

如果在互联网上发表的文学作品即可算作网络文学,那么,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或者说非网络文学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宗城|微思客撰稿人,706青年空间专栏作者

“网络”最初是电学领域的概念,1993年版《现代汉语词典》如此定义:“在电的系统中,由若干元件组成的用来使电信号按一定要求传输的电路或这种电路的部分,叫网络。”而在2012年的《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解释中,网络作为名词可以有四种解释,其中,第四种可供本文使用:特指计算机网络。有的地方叫网路。现代汉语词典同样有关于“网络文学”的解释——在互联网上发表的文学作品。由于采用网络为媒介,具有传播迅速、反馈及时的特点。而一般定义也认为,“所谓网络文学,就是以网络为载体而发表的文学作品,其本身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界限。”

Continue reading “如何定义“网络文学”|微思客”

祛魅

祛魅| 另一场Facebook革命

*原文于2014年11月11日发于Foreign Affairs网站,原作者Catie Bailard,经微思客编译。如需转载,请务必按照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

编者按:本文指出,网络以一种复杂的形式,对公民参政意愿产生的影响。

《另一场Facebook革命》

by Catie Bailard

 

如今,每当一次大型的政治游行开始之时, 那些关于网络效用的文章便见诸报端。通常,它们讨论的无非是互联网对政治集会在组织、报道、官民互动起的推动作用,或是实时播报警察是否有违法过激行为。然而,互联网对政治运动的影响比你想象的还大,它在民众上街游行之前,就已经发挥作用了。公民通过网络所了解到的政府表现,深刻地影响了他们参与政治活动的意愿。 Continue reading “祛魅| 另一场Facebook革命”

莫惜墨

莫惜墨| 网络自由,威胁在何方?

★ 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李汶龙。

0-11

编者按

14年7月初,皮尤研究中心发布了一项关于“网络威胁” (Net
Threats) 的调查报告。报告结果来自于一项大规模的采访,约有1400人参与了调查。受访者均为国际范围内互联网专家,他们当中不乏曾经准确预测过互联网趋势的人,还有一些被认为是互联网科技的奠基者。

网络自由,威胁来自何方?
李汶龙 Continue reading “莫惜墨| 网络自由,威胁在何方?”

莫惜墨

网络舆论如何承受民主之重?

★ 微思客得到作者授权推送此文,在此谨向朱庆育老师表示感谢!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

 

【莫惜墨編者注】

直接民主有其局限:对于小国寡民,举国参与公共事务的讨论和决策尚有实现的可能;而对于人多地广的大国,全民参与的成本过高,“代议制”因而成为了必要的次优选择。但是,科技发展至今,国民通过网络可以及时便利地发起或参与讨论,直接民主的障碍似乎已被突破,甚至有人宣称“网络民主”时代的到来。朱庆育老师此文,正是要讨论和反思网络科技能否真正促成直接民主的实现。本文经编辑删改之后,曾以“网络舆论难以承受民主之重”为名,发表于2009年8月10日的《法制日报》“声音•综合”版。该版有删节,此为原文。

Continue reading “网络舆论如何承受民主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