逻各斯, 微思客版块

民主与国家——对自由移民权利的反驳|微思客

编者按:

移民涌入与保护边界,这似乎成为了时代冲突与困境的焦点之一。许多世界主义者希望废除现存的移民限制,形成一个没有国家边界的世界。与此相反,社群主义者基于自身文化传统的考虑,认为一个国家有权制定移民标准,国家边界不应被消除。本文的作者童志超通过民主政治的角度论述自由移民权利的不可能性。

童志超 | 多伦多大学政治理论博士生

在全球化不断深入的今天,人们是否拥有自由迁徙和移民的权利正成为一个值得探讨政治哲学的问题。按照很多世界主义者(Cosmopolitan)的理想,我们不仅该支持以跨国贸易为主导的资本自由流动,更应积极推动废除现有的各种移民限制,让一个真正意义上没有国家边界的世界逐渐成为现实。与之相反,社群主义者(Communitarian)则认为出于保留自身文化传统的考量,一个国家完全有权利制定自己的移民准入标准,国与国之间的人为边界是不可能被完全消除的。

Continue reading “民主与国家——对自由移民权利的反驳|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微思客版块

英国“脱欧”:公投是一次对欧盟的用户体验报告| 微思客

曲蕃夫|本科毕业于英国约克大学政治、经济与哲学(PPE)专业,现居伦敦。热爱英国历史与文化,长期关注英国政治及在英华人参政,英国保守党华人之友成员。微信wolfonisland

英国当地时间6月23日,3000多万英国民众投出了选票,以52%的支持“脱欧”对48%的支持“留欧”,对欧盟说再见。

这个结果是出乎绝大多数人意料的。在各地陆续开票之前,哪怕是最乐观的脱欧派,也很难想到自己的阵营最终会以4个百分点(近130万票)的优势胜出。超过1700万人支持脱欧,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这都不是一个不起眼的数字;而超过70%的投票率,更是创下20年来英国所有全国性选举的新高。

公投前,留欧阵营发动了潮水般的攻势,英国几乎所有的企业巨头、资本大鳄、大学校长、律师公会、医生、科学家,甚至到贝克汉姆、JK罗琳这样的英国明星人物,全都明确站队表示支持留欧;作为英国央行的英格兰银行还罕见地发声警告“退欧”将对英国经济造成巨大负面影响。再加上媒体连篇累牍地报道,英国民众不可能不清楚“退欧”意味着什么,但是,与事先所谓“中间选民更倾向于在最后投票维持现状”所预料的不同,在明确已知“退欧”风险的情况下,大多数英国人依然选择用手中的选票,对欧盟和欧洲一体化的给他们的“用户体验”,投出了差评。

Continue reading “英国“脱欧”:公投是一次对欧盟的用户体验报告| 微思客”

西洋·字花, 公告

第1.5代移民的感伤之旅 | 微思客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原载于《书城》,经作者授权,同意推送。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团队。

《漂》:第1.5代移民的感伤之旅

梁彦

640(金翠与<Ru>,图片来源:img.src.ca)

在《漂,Ru》(海天出版社,2015)的卷首,加拿大女作家金翠(Kim Thùy)解释道:Ru这个词在法语中是小溪的意思,而在越南语中它是指摇篮曲。我和编辑胡小跃最终决定使用《漂》来作为标题,是因为这本薄薄的小说把回忆的碎片串联起来,道出作为移民,个人和家庭的漂泊史。 Continue reading “第1.5代移民的感伤之旅 | 微思客”

开眼看世界

开眼看世界|温哥华移民的得与失

★如需转载,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系刘洋,原载于东方早报网上海经济评论。

0-2

温哥华移民的得与失

刘洋/文

置身于温哥华,你可能会产生一种错觉,觉得自己并不是身处异乡,而是在国内的某座城市。在这里,华人的身影随处可见,亲切感扑面而来。你可以听到熟悉的乡音,发现来自故乡的美味佳肴,使用普通话或粤语办理银行业务…… Continue reading “开眼看世界|温哥华移民的得与失”

移民系列

移民访谈| 驶向加拿大的诺亚方舟

★本文系微思客团队六月主题策划周“移民,何处是家园”系列推送的第十篇。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微思客马由游。

0-32

图为首位采访者下班后和家人在一起。

下午三点,市中心咖啡馆门外。她是菲律宾人,来加拿大八年,嫁了白人丈夫,现在半工半读,丈夫待业在家,公公是加拿大位高权重的政府要员,一共五个孩子,生了三个混血,刚刚下班。

“你是为了你丈夫才移民的么?”
“当然不是。为了给我自己和我的孩子有一个更好的未来。”

“什么是更好的未来?”
“比方说工作,在菲律宾找工作,女生必须穿迷你裙,最漂亮的才会被雇佣,无论职业。所以一般到了三十多岁,妇女是找不到什么工作的。这里不一样,虽然我还是会因为不会法语和很多工作失之交臂,但是这里找工作相对公平得多。我二十多岁就一个人来到加拿大,我在这个国家非常幸福。”

“家人呢?”
“十九岁时的婚姻让父亲很失望,把我的人生否定了,不给我钱,也拒绝跟我说话。可是当我去了加拿大,即使拿的法定最低工资也可以寄很多钱给家里,还把妹妹带了过来——下个月我妹妹就可以来加拿大了,即使很可能经历我以前的坎坷。总之父亲对我改观很大,我在加拿大拥有的一切赢得了他的尊重。”

“以前的什么坎坷?”
“我来加拿大第一年在卡尔加里,在沙发上睡了四个月,还要每个月五百刀“房租”。虽然现在也没有什么钱,但加拿大是一个不需要很多钱就可以过得不错的国家。”

“你爱你的国家么?”
“我依然爱我的国家。但是我不会再回去了。”
凌晨三点,公交车站。他是捷克斯洛伐克逃到加拿大的难民,在前往机场的路上,去看他身在越南的妻子。

“刚来加拿大的时候,我非常非常失望。”
“为什么?”
“这里的人太蠢了。我在捷克斯洛伐克黑暗的政治环境下习惯了人人自危处处提防的生活环境,管好自己的嘴,不然就被抓进监狱。这里的人无忧无虑,又傻又真,办事效率慢得简直没有生于忧患的意识。”

“那么为什么选择加拿大呢?”
“我是偷渡过来的,很多人和我一起穿越边界线的时候死了。我的国家把每一个说坏话的人抓进监狱,我不得不离开,再待下去我会疯的。”

“你爱你的国家么?”
“我不会再回去了。也不能,偷渡者回去会被抓起来的。”
他哭了。

晚上八点,社区街道边开得最显眼的花田旁站着一个戴草帽的妇人。她婚姻失败后独自从哥伦比亚的委内瑞拉带着年幼的女儿来到加拿大,已经三十多年。二月份刚刚退休。

“二十多岁带着女儿独自来到加拿大半工半读很不容易吧?”
“当你意识到你跟过去的土地完结了的时候,你就有勇气面对了,实际上,你不得不,眼前这片土地就是你的命运了。”

“有什么老人之言么?”
“年轻的时候一定要做好理财计划。我快四十岁才开始为政府工作,但退休金的要求是为政府工作三十年以上,现在经济不景气,政府裁掉了四分之一的员工,我二月时也没能幸免于难——如果撑得过这两年,我本来是可以拿绝大部分的原本工资做退休金的。”

“会想回委内瑞拉过晚年么?”
“不,女儿就是我的全部了。过两年会把房子卖了,找一个离女儿近的小村庄养老,就这样。”

下午五点,他下班后去儿子的店里补货。他放弃国内副教授的工作,九十年代出国从头开始,带着一双儿女和妻子读完硕博。儿子从这边上的初中,还是像传统的中国家长承担了他的大学学费,毕业后给他买了个咖啡店经营。

“那个时候出国的人少啊,还不都逮着机会就走了。”
“您是怎么确信国外的生活会比国内好的呢?”
“那个时候小女儿是二胎,偷偷生的,放在农村和奶奶住,朋友们都不知道——出国对于我们一家来说就是一家团圆,一家团圆就是比原来好。”

“出来之后和之前预想的差距大么?”
“那时候觉得出国是出人头地的事儿。当时一个月八百块钱工资,一个学院里才有一个计算机,黑白的只能输入文字的那种,出国每年拿的全额奖学金是工资的好几倍,美国当时的大学图书馆里就已经有彩色电脑了。当时国内现在还是明显落后的,现在不一样了,想挣钱反而要留在国内,出来就图个食品安全空气质量,还有些怕国内人情关系的人图个清静。”

他叫自己中华民族的香港人,英国移民,港大本科,美国名校硕博六年,加拿大工作,刚刚三十岁。
“英国护照对我来说只是让旅行容易一些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走学术这条路本来就是哪里有工作去哪里,我并不在意是哪个国家。”

我爸妈还都在香港,而且一辈子打算都在香港。”

“香港移民潮五六十年代就开始了,六月事件之后大部分香港人都想拿到外国护照。”

(“可是大陆人都没有那么着急地出逃啊。”)
“那是你们的问题。”

 

移民系列, 主题策划周

移民系列| 童志超:民主与国家——对自由移民权利的反驳

★本文系微思客团队六月主题策划周“移民,何处是家园”系列推送的第七篇。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童志超。

阅读 童志超《自由主义式的国家认同观

 

民主与国家——对自由移民权利的反驳

童志超

在全球化不断深入的今天,人们是否拥有自由迁徙和移民的权利正成为一个值得探讨政治哲学的问题。按照很多世界主义者(Cosmopolitan)的理想,我们不仅该支持以跨国贸易为主导的资本自由流动,更应积极推动废除现有的各种移民限制,让一个真正意义上没有国家边界的世界逐渐成为现实。与之相反,社群主义者(Communitarian)则认为出于保留自身文化传统的考量,一个国家完全有权利制定自己的移民准入标准,国与国之间的人为边界是不可能被完全消除的。

Continue reading “移民系列| 童志超:民主与国家——对自由移民权利的反驳”

移民系列

移民系列| 周保松:一个人的移民史

★本文系微思客团队六月主题策划周“移民,何处是家园”系列推送的第六篇。本文选自《走进生命的学问》(北京三联出版社,2012),并经作者周保松授权推送。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完整保留此说明,并注明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周保松。

 

活在香港——一个人的移民史

周保松 Continue reading “移民系列| 周保松:一个人的移民史”

移民系列

移民系列| 笑蜀:绝望可以理解,中国无法告别

★本文系微思客团队六月主题策划周“移民,何处是家园”系列推送的第五篇。本文经作者笑蜀授权推送,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为保证阅读体验,背景稍有删减;为保证顺利推送,原文用字稍微做了技术化处理,特此说明。

【编者按】
2013年,香港大学选新校长,结果一名英国人马斐森最终胜出,这是港大四十一年来第一次由非华裔人士担任校长。几名港大教授表示不满,理由是不仅对方学术普通,而且“不懂香港、不懂中国”,港大陈婉莹教授在这场争论中投出第一块石头,她狙击马斐森的檄文《港大不能在时代的责任面前退却》,便激起了公众的强烈讨论。

港大应该坚守本土吗?与此相对的,是更多香港人欢迎英国学者做港大校长,究其原因,背后乃是轰轰烈烈的去中国化运动。在这个新闻背景下,作者做了一些思考的延伸,文章稍有节选,以使读者更能清晰的接触到主题:中国可以逃离吗?我们该怎样告别中国?
Continue reading “移民系列| 笑蜀:绝望可以理解,中国无法告别”

移民系列

移民系列| 昆德拉:“无知”的归国侨民

★本文系微思客团队六月主题策划周“移民,何处是家园”系列推送的第四篇。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卡特陳。

Staromestske Namesti in Prague

(图片来自网络)

【西洋•字花 编者按】

移民,为什么总是“生活在别处”?这是侨民普遍体会到的问题。本期「西洋•字花」和您一起读捷克裔流亡作家米兰•昆德拉的《无知》,看看两个归国侨民遇到什么样的窘境,作出了什么样的反思。卡特陳将从小说的结构入手,层层剥开故事最深层的主题。 Continue reading “移民系列| 昆德拉:“无知”的归国侨民”

移民系列

移民系列| 熊培云:谁人故乡不沦陷

★本文系微思客团队六月主题策划周“移民,何处是家园”系列推送的第三篇。本文经作者熊培云授权推送,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编者按】
“当我离开摇篮,世界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大约在两百多年前,当夏多布里昂回到布列塔尼故乡时,曾经这样感慨,因为作家再也寻找不到“儿时的圣马洛”了。

当我们成为异乡人,就意味着我们正在失去故土。“移民”这个话题,大多时候,意味着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的搬迁、逃离,然而,拿开恢弘的格调,我们亦能发现,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就如同离开自己的故乡,而今天,我们的故乡都在一一沦陷。

我们的故乡因何沦陷,我们可以理解为,他们沦陷在权力与资本合谋的阴影下。但只有亲历和感受,我们才更能体会,生活在这篇土地上的黑暗与无奈。 Continue reading “移民系列| 熊培云:谁人故乡不沦陷”

移民系列, 主题策划周

主题策划周| 移民,何处是家园?

★本文欢迎转载,但请注明来源: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在远方写作。

0-2

移民,何处是家园?
在远方写作

2013年,全球移民人数达到2.32亿。

在这个巨大数字的背后,是一个又一个鲜活的个体,而他(她)们的身上有着太多的故事。他们或主动,或被迫,离开自己的故乡,走向一个未知的世界。移民走在他乡的路上。有人说,他(她)们“生活在别处”。

无论是被迫的离乡背井,还是主动的勇敢决绝,在“登陆”的时刻,移民就像跳进另一个鱼缸中的鱼儿,面临的是无数的挑战。“我究竟是谁?”、“我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社会?”,得到新大陆的通行证,并不意味着自我理解与身份认同的顺利切换,也并不意味着破译了新大陆的生存哲学。

移民的身前与身后,何处是家园?

Continue reading “主题策划周| 移民,何处是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