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版块, 普通读者

是什么让知识分子越来越灰头土脸?|微思客

a.jpg《驴得水》剧照,图片来自:https://movie.douban.com

编者按:

记得电影《驴得水》2012年舞台剧巡演时,宣传单上曾印上一行小字“一切知识分子都是纸老虎”,导演在解释这句宣传词时说:“ 面对社会,知识分子相当没有行动力,是最无力而容易妥协的。”抨击或表现知识分子灰头土脸的一面,并不是《驴得水》的首创,早在五四时期,鲁迅的《伤逝》与郁达夫的多部小说创作,都已然体现对当时知识分子行动的怀疑和反思。而钱钟书的《围城》、王朔的新时代市民小说与阎连科的《风雅颂》等作品也在不同时期揭露了知识分子群体在大时代下的尴尬。如今,当消费社会的观念不再新鲜,金钱代替知识成为大量年轻人的首要目标,知识分子已经且仍然在逐渐边缘化的进程中。知识分子被污名化,被成为很多人“降格”的工具,“百无一用是书生”也一次次被老调重弹。那么,是什么让知识分子沦落如此,是什么让知识分子越来越灰头土脸?本文初稿发布于706青年空间,二稿发布于《中国青年杂志》,完整版现首发于微思客。

“普通读者”第十期
是什么让知识分子越来越灰头土脸?

宗城 | 微思客编辑

一.知识分子不是知道分子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知识分子曾经是个风光的群体。虽然手无寸铁,却能通过手中一支笔,对社会结构和普遍价值观的构建发挥重要作用。福科曾说:“知识分子就是由于道德上的、理论上的、政治上的原因自觉地成为(可以发出自己声音的)普世、大众价值的代表。”而这些代表,在社会上也往往受人尊敬,甚至收获如潮的掌声。

Continue reading “是什么让知识分子越来越灰头土脸?|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微思客版块

提问齐泽克:信奉“天下大乱”是知识分子的傲慢? | 微思客

编者按:
斯拉沃热·齐泽克。他是当代最负盛名的哲学家,世间幸存的几位仍能发出振聋发聩声音的思想者之一、被同僚称作有“令人畏惧智慧”的理论家、马克思主义者。1月24日,微思客读者在《世界说专访斯拉沃热·齐泽克》中与大师同框,向齐泽克提问。小编特意将齐泽克的回答整理成文字,以飨读者。

向齐泽克提问 微思客读者:

pic-57.jpg

Continue reading “提问齐泽克:信奉“天下大乱”是知识分子的傲慢? | 微思客”

普通读者

《当知识分子遇到政治》:叙拉古,去还是不去? | 微思客

“普通读者”是微思客传媒于2016年底决定成立的新版块,版块名称源于意识流名家弗吉尼亚·伍尔芙的同名随笔精选集。微思客希望借“普通读者”,为诸君开辟一个文学自由谈的园地。在这里,我们都是普通读者,都可以针对文学作品和作者,甚至一切有关文学的光怪陆离之事,发表自己的意见。书评、随笔、有关文学的热点分析,都可以在“普通读者”发布。微思客欢迎各位读者,积极赐稿,一起在这片小小的园地里,种下我们的文学之花。今天是“普通读者”的第三期,撰稿人重木希望通过对一本书的思考,探讨知识分子与政治的微妙关系。面对“叙拉古”的诱惑,知识分子如何处理?让我们通过这篇文章进行思考。

Continue reading “《当知识分子遇到政治》:叙拉古,去还是不去? | 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一句顶一万句》与《驴得水》都是对知识分子的“当头棒喝”| 微思客

如果说,《一句顶一万句》的反知识分子写作是隐约的、暧昧的,那么电影《驴得水》对知识分子的“戳穿”和嘲讽已近乎露骨。

 

宗城 | 微思客传媒撰稿人 ,706青年空间专栏作者,凤凰文化、中青报、文汇APP外约作者

Continue reading “《一句顶一万句》与《驴得水》都是对知识分子的“当头棒喝”| 微思客”

微思客影院, 普通读者

《驴得水》:一切知识分子都是纸老虎 | 微思客

1942年,一群胸怀改变乡村的教育理想的老师们建立并维持着乡村学校,虽然冒领着“驴老师”的工资,依然条件艰苦,有限的水源,不断减少的生源是他们会议的主要内容,但是他们依然充满干劲,面对挫折,他们会四手相叠,“聚聚气儿”,决心要改变中国农村的“贫、愚、弱、私”。

 

邹林志 | 微思客撰稿人

Continue reading “《驴得水》:一切知识分子都是纸老虎 | 微思客”

思·法

陈夏红:法学家钱端升的思想改造

★本文的推送,得到作者陈夏红老师的特别授权。微思客团队感谢陈夏红老师的大力支持!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0 (4)

(图片来自网络)

【思·法  編者按】

可能许多人认为,1949年以后,大陆知识分子是因为受到强制洗脑,才被迫转变政治观念,放弃独立观察与思考的意识。但一些学者(比如许纪霖、杨奎松)通过具体考察个体的“思想史”,结合当时的大环境和个人境遇,发现这个问题并非如此平面。一些知识分子在选择时,表现出较强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我们已经不再满足于像过去人一样笼统地发问:为什么中国大陆的知识分子当年竟会那样软弱,停止思想,集体转向?我们现在越来越多地看到,事情并非那样简单。(杨奎松)无论是本文提到的钱端升,还是陈寅恪、董时进、马寅初、潘光旦、饶漱石……在思想改造运动中,呈现的状态是多样的。而他们,正是我们常挂口中的,留守大陆的知识分子群体中的一员。因此,或许我们有必要将问题进一步细化,尝试发问:当时留守大陆的知识分子各自做出怎样的选择?在思想上,经历怎样的转变?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这与个人经历、学识,以及国家动荡、新政权施为等,有怎样的关系?

基于这样细致的发问,陈夏红老师为读者梳理了民国法学家钱端升,在新政权成立后进行思想改造的过程。其实,可以自问,在同样的政治环境中,我们会比他们做的更好么?

Continue reading “陈夏红:法学家钱端升的思想改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