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为人文主义者:纪念齐格蒙特·鲍曼丨微思客

编者按:齐格蒙特.鲍曼,在其自身经历的影响下开始了对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详实而深入的研究,并揭露出存在其中的陷阱与雷区,和由此而导致的巨大悲剧;鲍曼晚年反复提醒人们不要遗忘历史,并且在这个“液态世界”中能保持住自己,而不会随波逐流,重蹈历史覆辙……

陶力行丨自由撰稿人、冰川思想库编辑

640.jpg齐格蒙特.鲍曼

“能说的都是说得清楚的,说不清楚,那就闭嘴。”

繼續閱讀 “称为人文主义者:纪念齐格蒙特·鲍曼丨微思客"

廣告

公共说理为什么重要?| 微思客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发表于《政治思想史》2015年第4期。已获作者授权,转载请事先联系作者或微思客团队。

公共说理为什么重要?

李文倩

理查德·卫克莱(Richard Velkley)在《启蒙与现代性:对理性令人不安的审判》一文中写道:“现代性的永久主题就是由理性导演的对自己的审判。”[1]从 这句话中,我们一方面看到,在现代性的境遇中,理性占据着主导性的位置。关于这一点,我们如果将其与传统社会做一对比,则可能有更好的理解。在现代之前,人们更多地遵从传统、习俗等,而当人类进入现代社会之后,则凡事都要问一个:为什么?理性在现代性境遇中的主导地位,固然是理性之内在力量的展现,但也意 味着理性要担负起更大的责任。而在此过程之中,理性难免犯错,这就招致这样一个结果,即理性的自我审判,成为现代性的一个“永久主题”。由此引出的重大议题是,在理性之自我审判与不可避免的巨大张力之间,理性还有出路吗? 繼續閱讀 “公共说理为什么重要?| 微思客"

海外汉学与反思| 先锋性的汉学研究:解构+批判+和解

*本文由微思客首发。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务必完整保留此说明,并注明: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杨松林。封面图片来源: http://fairbank.fas.harvard.edu/about-fairbank-center

全新版块:海外汉学与反思| 开刊语
本文是海外汉学系列的开刊语,作者旨在以书信的形式将带有“先锋”性质的海外汉学成果予以简略介绍。随后文章将以海外汉学成果为媒介,对其内在的思维模式和理论背景予以阐释,并围绕“现代性批判与反思”的核心理念,提出不同的思路,以展现一个处于学术试验田中,且正在形成的另一个“可能”的中国形象。

jk_fairbank_color_0

海外汉学:一个“可能”的中国

——给读者们的一封信

杨松林

繼續閱讀 “海外汉学与反思| 先锋性的汉学研究:解构+批判+和解"

现代性问题的银幕诉说—— 基于《楚门的世界》、《禁闭岛》和《雪国列车》的分析

★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并标明作者。

 

现代性问题的银幕诉说——

基于《楚门的世界》、《禁闭岛》和《雪国列车》的分析

文/石烁

一、现代性的文学性象征——铁屋、铁笼与洞穴

从1912年到1919年,鲁迅寓居北京“S会馆”,“夜独坐录碑,殊无换岁之感”。一日钱玄同来访,劝鲁迅“做点文章”。鲁迅的回答成了后来《呐喊•自序》中最为经典的那一段话:“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

繼續閱讀 “现代性问题的银幕诉说—— 基于《楚门的世界》、《禁闭岛》和《雪国列车》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