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经济与我们

她们的笑容我们应该守护 | 微思客

图片为韩国电影《熔炉》剧照。
本文摘要

 

未成年人性侵案件,被害人由于是特殊群体,理应得到更多关注,现实中,对未成年的法律保护问题相对复杂和多层次。一旦发生,对于受害者的侵害也是肉体与精神上的双重打击,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未成年的相关权益却又往往为人所忽略。性侵未成年人案件的分析,难点在于罪行认定和责任加重现象的判断。

 

刘彪 | 微思客编辑

 

8月12日,作家陈岚微博转发网友爆料,称南京南站候车室内,一名年轻男子若无其事地对其同行的女童进行当众猥亵。微博文中配4张照片,其中一张上有一名20岁左右小伙子的正面照,并被网友指认是涉嫌猥亵小女孩的人。

Continue reading “她们的笑容我们应该守护 | 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微思客版块, 微思客影评、书评

《辩护人》——从商人、法律人到政治人|微思客

当下,有更多人在匍匐前进,即便环境日益艰难,仍初心不改。每个人选择这么做的动因不同。一些人看不懂,觉得何苦令自己遭难,或认为别有用心。但还是有更多人表达了关注和支持。因为他们懂得,只有大家一起有尊严、有自由地生活,个体在其中也才能感到尊严和自由。虽然我们各自经历有别,但有共识——对不幸常怀悲悯,对不公总有愤慨。

Continue reading “《辩护人》——从商人、法律人到政治人|微思客”

酷评, 微思客版块

退出欧盟单一市场,英国怎么办,怎么看? | 微思客

编者按: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1月17日在伦敦发表主旨演说,阐明了英国在即将启动的脱欧过程中的目标。演说的关键点是英国将退出欧盟单一市场(single market)的声明。这一声明终结了近半年的硬脱欧/软脱欧的政策辩论(软脱欧派认为英国虽然按照公投民意脱欧,但应为了经济利益,留在单一市场)。

pic-27.jpg英国公布脱欧方案:退出欧盟单一市场

HyLiu |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法律系(LLB),求学、工作于世界各地,关注法律,政治等话题。

欧盟单一市场的重要理念是让天下(欧盟内)没有难做的生意。但下文将会为大家解释,单一市场不单是简单的市场 ,只要选择尊重脱欧公投结果,退出单一市场几乎是必然选择,英首相退出单一市场的决定也毫无意外。更复杂的问题是,退出单一市场后,英国将如何继续与欧盟做生意。

Continue reading “退出欧盟单一市场,英国怎么办,怎么看? | 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19世纪中叶以前美国的家庭暴力问题与“隐私”概念之关系 | 微思客*反家暴日特稿

编者按:

11月25日是国际消除家庭暴力日。在中国,当面对家暴时,我们总会听见一种声音:“家丑不可外扬”。很多女性受害者会因为这种声音羞于举报,甚至遭受舆论的二次伤害。也因为这样的观念,使得大众对于在公共场合的“家暴”态度非常模糊,往往是无动于衷、放任不管。而其实早在18世纪,美国和英国也经历过这样的“家丑/家暴不可外扬”的阶段,其背后是家暴与“隐私”的概念、界定不清晰。本文从18世纪英美的“反家暴法”谈起,分析美国独立后,法律上对于“反家暴”的转变,以及19世纪后期公私领域的重新界定。

 

方志操|(编译作者)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社会学博士候选人,研究历史社会学战争与国家形成,国家社会关系

Continue reading “19世纪中叶以前美国的家庭暴力问题与“隐私”概念之关系 | 微思客*反家暴日特稿”

法律白话文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是进步象征还是各国取暖大拜拜?| 微思客*法律白话文

法律白话文&微思客

我们是来自台湾东吴法学院校友院生的团队。我们希望台湾能成为尊重人权的法治社会,所以试着透过网路、用不一样的方法传达法律知识、和大众一起思考:法律到底是什么?答案其实藏在大家心中,只是法律太咬文嚼字,那就让我们和你一起写下属于台湾的法治篇章!
李柏翰 | 英国萨塞克斯大学博士生,现于英国萨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SUSSEX)从事孤冷的烟酒生涯,在阅读中练习创作,从写作里发挥想象。

 

Continue reading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是进步象征还是各国取暖大拜拜?| 微思客*法律白话文”

思·法

贾敬龙是不该杀的|微思客


何海波|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

我不认识贾敬龙和他的亲属,也没有人跟我讲起贾敬龙的案子。我是从微信里看到“刀下留人”的呼吁。我看到时,最高法院的死刑复核已经下达数天,贾敬龙的生命只怕是以钟头来计了。

我隐约感到,这个判决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而几位为贾敬龙呼呼的学者没有指出。我上网搜索了相关材料,又从朋友那里获得了贾案的一、二审裁判文书。

看了裁判文书,我更加确信,贾敬龙不该杀!

Continue reading “贾敬龙是不该杀的|微思客”

思法

脱欧后的英国是否可以摆脱欧盟法?——以数据保护法为视角 | 微思客

陈家宏 爱丁堡大学IT法博士生
李汶龙 | 爱丁堡大学IT法博士生,微思客编辑
2016年6月23日,全球的目光都聚集在大英帝国。历史性的一幕发生了:在脱欧公投 (EU Referendum) 中,脱欧派最终以微弱的优势压倒了留欧派 (51:49),这个欧盟中的“异端”终于以这样的方式退出了欧盟——曾被认为有望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联盟。从英国首相到市井平民,谁都没有想到在欧洲一体化进程仅不到半个世纪,就遭遇如此严重的危机。当英国人还在为直接民主造成的结果瞠目结舌的时候,秒表已经开始计时:根据里斯本条约第50条 [1],英国与欧盟有两年的过渡期协商脱欧的具体安排,而英国首相杜丽莎·梅 (Theresa May) 也在近期表示将于明年3月之前正式启动脱欧程序。[2] 也就是说,英国将在2019年3月之前正式和欧盟说分手。
Continue reading “脱欧后的英国是否可以摆脱欧盟法?——以数据保护法为视角 | 微思客”
法律白话文

联合国秘书长:国家的公仆还是人民的外交官?| 微思客*法律白话文

法律白话文&微思客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10月6日就下任联合国秘书长人选提名进行正式投票,葡萄牙前总理古特雷斯不出意料获得提名,确认为下一届联合国秘书长人选。安理会随即正式向联合国大会193个成员国推荐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为下一任秘书长。那么,联合国秘书长究竟是一个怎样的职务?来自台湾「法律白话文」团队的作者李柏翰的分析。
李柏翰英国萨塞克斯大学博士生,现于英国萨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SUSSEX)从事孤冷的烟酒生涯,在阅读中练习创作,从写作里发挥想象

Continue reading “联合国秘书长:国家的公仆还是人民的外交官?| 微思客*法律白话文”

微思客版块

《辩护人》——从商人、法律人到政治人|微思客

当下,有更多人在匍匐前进,即便环境日益艰难,仍初心不改。每个人选择这么做的动因不同。一些人看不懂,觉得何苦令自己遭难,或认为别有用心。但还是有更多人表达了关注和支持。因为他们懂得,只有大家一起有尊严、有自由地生活,个体在其中也才能感到尊严和自由。虽然我们各自经历有别,但有共识——对不幸常怀悲悯,对不公总有愤慨。

 

斯伟江|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

Continue reading “《辩护人》——从商人、法律人到政治人|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欧树军:走出“网络乌托邦”宣言 | 微思客

本文为欧树军副教授为《探寻网络法的政治经济起源》所写的序言。

 

欧树军 |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政治学系副教授

二十年前,约翰·佩里·巴洛(John Perry Barlow)在瑞士达沃斯器宇轩昂地宣示,网络空间将成为一个新世界,这个新世界没有物质、没有肉体,没有边界,更没有等级、特权、偏见和压迫;这个新世界不接受现实世界的教化、约束、殖民和统治,也不接受任何法律和政治的强制和支配,这个新世界有自己的文化、道德、不成文法典,也有自己的社会契约和纠纷解决机制;总之,这个新世界的治道更人道、更公平、更文明,它将会终结工业世界的政府专制。“你们关于财产、表达、身份、迁徙的法律概念及其关联对我们不适用。这些概念建立在物质的基础上,我们这里没有物质。”长期以来,这一毫不妥协的网络空间自由主义宪章,一直被视为网络空间的政治与法律研究的理论前提。

Continue reading “欧树军:走出“网络乌托邦”宣言 | 微思客”

公告

江湖上一次失败的公司并购 | 微思客

还是那句老话,法律、经济,去发现不同事物之间的联系~

沈占明 | 微思客传媒撰稿人
在金庸的《笑傲江湖》中,嵩山派的总经理左冷禅有个夙愿:面对江湖中实力强大的垄断集团日月神教的步步紧逼,打算将正派中以单兵作战为主要斗争方式的各小门派整合成一个大集团公司,提高竞争力。
而第一步便是联合嵩山、泰山、华山、衡山和恒山五个独立公司形成托拉斯,打造五岳派联合集团,原来的各个门派成为股东,分配利润,但是托拉斯董事长——新五岳派的掌门人掌握集团的剑谱技术,负责业务规划和财务分配。这个计划有着不错的基础,一是五个公司有着长期的来往关系,江湖地位远高于其他小门派,为了表示诚意,左冷禅还制作了一面缀着珍珠宝石的五色旗子做标志,两个主要的领导——嵩山派的左冷禅和华山派的岳不群或明或暗支持合并,其他三派领导也要么默许要么通过委托代理前期投了赞成票。
但此次合并的结局却是悲剧,发起人左冷禅和新任集团的董事长岳不群,一个被合并子公司老总令狐冲杀死,一个更是被集团员工仪琳刺死洞中,合并以闹剧收场,那么这起公司合并的问题出在哪儿呢? Continue reading “江湖上一次失败的公司并购 | 微思客”
酷评

酷评| 毕福剑事件的美国宪法角度分析

毕福剑事件的美国宪法角度分析

仝宗锦

毕福剑事件牵涉到言论自由、隐私权等诸多法律问题,本帖试图主要从美国宪法的角度进行简要讨论。之所以这样做,主要有这样几个考虑:1、中国法上关于言论自由等法律问题的理论、实践并不充分;2、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理论和实践较为丰富,也具有相当的域外影响;3、正反论者在参与辩论的时候,相当一部分都援引了美国的材料,虽然他们得出的结论迥然各异;4、用美国宪法来阐释中国问题,一方面固然可能由于理论实践的中西错位而影响解释力和操作性,但也可能因此部分回避了毛泽东评价问题在中国的政治敏感性,而使得有关讨论呈现更多学术意味。因此,本帖主旨并不意图支持或反对毕福剑本人,也不意图开启关于毛泽东和中共党史问题的意识形态讨论,而只是试图以某种头脑风暴的方式揭示其比较法上的可能问题。

Continue reading “酷评| 毕福剑事件的美国宪法角度分析”

莫惜墨

莫惜墨| 对欧盟被遗忘权的反思

对欧盟被遗忘权的反思

李汶龙

欧盟在全世界首次提出被遗忘权无疑是对就大数据时代隐私保护问题的最佳研究范本。这一制度的提出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数字隐私的危机,有效地应对了科技带来的生态变革。但是,欧盟版本的被遗忘权制度本身也存在着严重的漏洞,有待进一步修正。本文将结合数据隐私理论的发展脉络,以及欧盟法的具体特征展开分析。

Continue reading “莫惜墨| 对欧盟被遗忘权的反思”

逻各斯

逻各斯| 法律仅仅是政治的晚礼服吗?

★本文原载于“澎湃新闻·思想市场”,经作者授权推送。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版权编辑(wethinker2014@163.com)。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逻各斯版块|编者按
无论身处哪一个社会,法律都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然而,仔细想来,面对这样一个可以对我们产生深刻影响的事物,我们却知之甚少。有人说,政治充满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而这一切需要通过法律来粉饰。换句话说,是法律让政治看起来美好。与此同时,不少人一听到“法治”就会心潮澎湃,似乎有了法治就万事大吉。当我们把法律纳入到政治现实当中,我们可以看到另一番景象。这篇文章希望是一剂“镇定剂”,破除大家对于法律过于片面和过于理想的认识。(编辑:@在远方写作) Continue reading “逻各斯| 法律仅仅是政治的晚礼服吗?”
思·法

思法| “造魅”的危险与“祛魅”的必要

 

0-20

图片截取自澎湃新闻《查尔斯·泰勒:如何在世俗社会进行合理的宗教表达?》一文

★本文由微思客首发。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务必完整注明: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善泽。

“造魅”的危险与“祛魅”的必要

善泽

Continue reading “思法| “造魅”的危险与“祛魅”的必要”

酷评

来论| 如法理学所能(下)

[图片截取法律出版社2005年《法理学》一书封皮]

★本文系微思客特约作者作品,由微思客首发,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向文磊。

如法理学所能(下)

向文磊

分享即冗余?

然而这不是说法理学界毫无尝试。尽管与部门法的对话(肉搏?)几乎完败。比如法律行为的合法性、源流考等探讨,不论是张文显对于法律行为的“望文生义”(朱庆育语),还是黄金荣的“追溯苏联”(参见黄金荣《法理学上的法律行为》),都被朱庆育的一场“概念疏证”(参见朱庆育《法律行为概念疏证》)搞的哑口无言。 Continue reading “来论| 如法理学所能(下)”

酷评

酷评| 上海新年踩踏事件:在满足知情权与消费遇难者之间

★本文由复旦大学信息与传播研究中心首次刊发,微思客经授权推送。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图片来自mafengwo.cn 。

上海新年踩踏事件:

在满足知情权与消费遇难者之间

上海外滩新年踩踏事件的报道,引发了读者和报道者之间的讨论,尤其是针对媒体对遇难者在社交网络上的信息的引用。如何在满足知情权与消费遇难者之间把握好尺度,几位来自复旦大学信息与传播研究中心的老师也就此事进行了圆桌讨论。以下是此次非正式学术圆桌讨论纪要。

Continue reading “酷评| 上海新年踩踏事件:在满足知情权与消费遇难者之间”

思·法

思法| 改革开放后中国法律系统的演进:回顾、反思与挑战(下)

★本文欢迎转载。但请务必完整转载并注明:本文首发于“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善泽。改革开放后中国法律系统的演进:回顾、反思与挑战()。

 

改革开放后中国法律系统的演进:回顾、反思与挑战(下)

善泽

实质理性与回应型法律系统的正当性困局

被迫回归实质理性的法律系统被重新打入形式主义的冷宫,极易沦为政治需要与行政便宜的背书工具。诚然,纯粹工具性的法律系统由于无需再面对“自我创造并维持正当性”的艰巨任务,相较于具备形式理性的法律系统,对自身内部结构的稳定性与自洽性的需求都大为降低——这表现在教义化的智识体系陷入“不堪所用”或“脱离实际”的尴尬境地,而维持法律系统内部秩序的诸种要件(典型如遵循前例、上诉审与事实审的层级与分工、既判力原则、证据规则等)则被曲解或漠视。 Continue reading “思法| 改革开放后中国法律系统的演进:回顾、反思与挑战(下)”

特稿

域外| 美国如何处理冤假错案?

★本文原载财新博客“兰语充数”,经作者授权推送,微思客团队感谢兰荣杰老师的大力支持!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美国如何处理冤假错案?

兰荣杰

一个美国学者曾经戏谑地说:“在法律领域,我们在很多方面都有丰富的经验,包括制造冤假错案。”这其实并不是开玩笑。虽然没有官方统计数据,但根据密歇根大学洗冤登记中心(The National Registry of Exonerations)的统计,自1998年以来,全美已经有1473名蒙冤入狱者得以平反,其中仅2013年就有87起。相比美国200多万的在押犯,这个数字似乎并不多。不过任何人都会问的一个问题是:除了已经确认的冤案,究竟还有多少人蒙冤在押?一个更为艰难的问题则是:究竟有多少人已经蒙冤死亡?科学家常说,我们只知道我们知道多少,却永远不知道我们不知道多少。这句话放在冤案的背景下,却总是让人有不寒而栗之感。 Continue reading “域外| 美国如何处理冤假错案?”

思·法

思法| 方流芳:话语权威 v. 法学自主性

(米歇尔·福柯 Michel Foucault,1926年10月15日-1984年6月25日,法国哲学家和思想史学家、社会理论家、语言学家、文学评论家。)

 

★本文原刊于方流芳老师财新博客,现经授权推送。如果需要,注明原始出处,并注明转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方流芳。

Continue reading “思法| 方流芳:话语权威 v. 法学自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