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舆论如何承受民主之重?

★ 微思客得到作者授权推送此文,在此谨向朱庆育老师表示感谢!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

 

【莫惜墨編者注】

直接民主有其局限:对于小国寡民,举国参与公共事务的讨论和决策尚有实现的可能;而对于人多地广的大国,全民参与的成本过高,“代议制”因而成为了必要的次优选择。但是,科技发展至今,国民通过网络可以及时便利地发起或参与讨论,直接民主的障碍似乎已被突破,甚至有人宣称“网络民主”时代的到来。朱庆育老师此文,正是要讨论和反思网络科技能否真正促成直接民主的实现。本文经编辑删改之后,曾以“网络舆论难以承受民主之重”为名,发表于2009年8月10日的《法制日报》“声音•综合”版。该版有删节,此为原文。

繼續閱讀 “网络舆论如何承受民主之重?"

廣告

普京主义是如何炼成的

★ 本文转载自何清涟VOA博客,转载符合VOA的转载声明。如有转载,请符合原载处要求,特此说明。

0

普京主义是如何炼成的

何清涟

“黑格尔在某个地方说过,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他忘记补充一点: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闹剧出现。” — 卡尔·马克思

目前,俄罗斯在乌克兰北部、南部与东部边境陈兵10万,对乌克兰实施威慑。无论普京是否对乌克兰采取进一步动作,克里米亚弃乌入俄之功,在俄罗斯人的心目中,已将普京视为带领俄罗斯重返世界的英雄。无论国际社会对俄罗斯重返世界是否欢迎,对内实施专制、对外奉行强权的普京主义已经隐然成形。

普京主义及俄罗斯重返世界,为社会转型理论提供了一个新课题,即专制向民主转型不是单行道。只要专制的文化土壤没有被深挖改良,民意仍有可能簇拥专制强权复归。

繼續閱讀 “普京主义是如何炼成的"

Wei:当金融遇见民主

民主和金融并不是两个平行的概念。如果您关注金融时事,你会发现这两个词儿最近经常被放在一起。作为金融专业学生,能够和政治哲学的同学一起在这个板块讨论这个问题,实在是难得的机会。这篇小文主要总结金融界人士如何看待民主化,以及我们自己的观察和体会。

繼續閱讀 “Wei:当金融遇见民主"

民主是个好东西么?

民主是个好东西么?

孙金昱

提到民主,我们首先会想到什么呢,选举,议会,公民自由抑或是各式各样的社会运动?英国满是英式幽默的议会质询、乌克兰陷入的分裂的困局、台湾无法运转的“立法院”,又是否都能纳入到民主这个大框架中进行讨论?民主捍卫者许下承诺,平等、自由、人民自己来统治自己;然而,民主转型中众多国家也面临难题,分裂、低效或是社会失去秩序。大千世界,民主百相,民主到底是个好东西么?

繼續閱讀 “民主是个好东西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