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性问题的银幕诉说—— 基于《楚门的世界》、《禁闭岛》和《雪国列车》的分析

★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并标明作者。

 

现代性问题的银幕诉说——

基于《楚门的世界》、《禁闭岛》和《雪国列车》的分析

文/石烁

一、现代性的文学性象征——铁屋、铁笼与洞穴

从1912年到1919年,鲁迅寓居北京“S会馆”,“夜独坐录碑,殊无换岁之感”。一日钱玄同来访,劝鲁迅“做点文章”。鲁迅的回答成了后来《呐喊•自序》中最为经典的那一段话:“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

繼續閱讀 “现代性问题的银幕诉说—— 基于《楚门的世界》、《禁闭岛》和《雪国列车》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