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说新语, 微思客版块

“苦咖啡文学”:正常社会的正常产物丨微思客

阎连科先生把“只是关注一个微小人群中的小伤感、小温暖、小挫伤、小确幸;像苦咖啡一样,温暖中带一点寒冷,甜美中有丝丝苦涩”,并且在这类文学作品中,“读者只能看到一个人群在某一种情况下生存境遇中的小困难、小波折,看不到整个国家、整个民族或者人类面临的生存困境。”称作苦咖啡文学

重木丨微思客撰稿人,编辑


在日前由凤凰网主办的“阎连科文学课”上,作家、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阎连科先生称,像村上春树这样的“苦咖啡文学”正在当今文坛泛滥,经典的转移正在发生。 Continue reading ““苦咖啡文学”:正常社会的正常产物丨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微思客版块, 普通读者

村上春树消失了 | 微思客

村上春树,图片来自:豆瓣图片
普通读者“第二十一期”编者按


村上春树在诺奖期间保持沉默,既是由于“无话可说”,也在于他不想让自己受到更多困扰。一旦他发声,无论是正面还是负面的反馈,都会引发热议,他本就被大众窥探的生活也将被进一步打扰,甚至,在部分好事者的捕风捉影下,还会生出莫须有的揣测。比如:假设村上春树恭喜石黑一雄获奖,好事者就会进一步追问他,甚至套一下他对诺奖的看法,以及:为什么独独恭喜了石黑一雄,不恭喜迪伦?如此这般,村上春树更别想清净了。(本文首发于《中国青年》,完整版发布于微思客)

Continue reading “村上春树消失了 | 微思客”
逻各斯

村上春树、民粹主义和文学的道德价值

★本文经作者王凌皞授权推送。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转自微思客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王凌皞,浙江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

 

【逻各斯·第九期|编者按】

▌“假如这里有坚固的高墙和撞墙破碎的鸡蛋,我总是站在鸡蛋一边。”——村上春树

这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在2009年“耶路撒冷文学奖”的获奖感言。此后,每每遇到社会事件,不少人总会想起这句话。在无处不在而又巨大的“体制”面前,每一个“个体”是那样渺小与无力,我们受到体制的塑造与侵蚀,很容易丧失自我,在这个世界生存,我们需要鼓励与支持,更需要面对高墙的勇气。

然而,面对村上的说辞以及一些公知借此进行的立场表达,有人回应说:我们不能立场先行。高墙会做对的事,而鸡蛋也会做错事。究竟站在哪一边,需要看事情做的是对还是错。

我们应该怎样看待作家村上春树的表达,借此表态的公知是不是不分青红皂白的站队者?文学与哲学的差异在哪里,它们又对我们的自我理解、对我们的公共生活意味着什么?

本期逻各斯,让我们一起阅读王凌皞作品《村上春树、民粹主义和文学的道德价值》。

Continue reading “村上春树、民粹主义和文学的道德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