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瀚:政治海洛因:帝国崛起的幻觉| 微思客

萧瀚|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帝国崛起之所以是一种病,是因为它离开了一个国家本身存在的依据,即政府存在的唯一理由是保障本国国民的人权。

黄钟在他最新出版的《帝国崛起病》的自序中有这么一段话:“(我的理想之一),就是探究人之为人,在一个什么样的政体下才会面对权力而不显渺小……这本书,就是我追梦过程中的一个思想小结,虽写的都是他国故事,但我相信道不远人。”

繼續閱讀 “萧瀚:政治海洛因:帝国崛起的幻觉| 微思客"

重拾李约瑟难题:为什么现代科学诞生于欧洲而与中国无缘? | 微思客国庆荐书

编者按:在李约瑟的《文明的滴定》中文译著出版之际(商务印书馆,2016年8月),小编非常希望向微思客的读者推介此书。但需要声明的是,这篇文章并非是译著的广告文,笔者也尚未得到机会阅读译作,只是借此机会愿与读者重拾李约瑟难题,领略其本人对这一问题思考的精密与深邃。

李汶龙 |  爱丁堡大学科技法博士生,微思客编辑

繼續閱讀 “重拾李约瑟难题:为什么现代科学诞生于欧洲而与中国无缘? | 微思客国庆荐书"

整体主义的迷魂汤

整体主义的迷魂汤

Cutebone/文

(收到邀请,让我就wethinker上述主题发表点自己的看法,那我就打一回酱油。如读者即将会看到的,此评论还是很水的,仅有的两处“干货”都是“抄袭”别人的。)

强世功教授的“论证”挺简单的:目标是“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现实是国际政治是一个“霍布斯式的世界”,在这个残酷的现实中,“(中国)国家的权利”、“(中国)文明的权利”收到了来自“美国缔造的世界”的无情打压,然后他问:中国的法律人,乃至每一个中国人,我们应该怎么做?我们能牺牲自己的权利去争取文明/国家的权利么?生怕我们会错意,强教授还“善意”地提点了一下:具体来说,本•拉登究竟是恐怖分子还是神圣的殉道者,金日成究竟是流氓还是政治家,斯诺登究竟是叛国者还是人权的捍卫者?

不少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ïve的朋友可能会挑战对于国际政治的现实主义解读。我不修国际政治,故飘过。但我想问的是:为什么我(或你)要在意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我为什么要用是“否有助于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来指导自己的生活?或类似地(我又忍不住想起了“秋夫子”),为什我要在意“中国文化的主体性”?“中国文化的主体性”又是为了谁?乍看之下,这个问题挺无厘头的:太粗鄙了,连文明/文化都不要了。但如果我们把当下流行的“文明/文化”换成“无产阶级”,然后告诉你,为了无产阶级的胜利,你应该时时刻刻准备着,必要的时候还应该牺牲自己的利益/权利。你会如何反应?

繼續閱讀 “整体主义的迷魂汤"

强世功:北大法学院2013届毕业典礼演讲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还有各位同学:

大家上午好。

五天前,杨晓雷老师给我发短信,说同学们希望邀请我在毕业典礼上讲几句话,我突然意识到,十年时间,瞬间即逝。我想起,刚好在十年前,我也在这个场合,代表老师向毕业的同学致辞。十年以后,我想一想,我要说的话,还是十年前说的那些话。可是我今天,不能重复再讲,我只能,接着讲。

繼續閱讀 “强世功:北大法学院2013届毕业典礼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