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读者

曹禺:回不去的黄金十年 | 微思客

“普通读者”是微思客传媒于2016年底决定成立的新版块,版块名称源于意识流名家弗吉尼亚·伍尔芙的同名随笔精选集。微思客希望借“普通读者”,为诸君开辟一个文学自由谈的园地。在这里,我们都是普通读者,都可以针对文学作品和作者,甚至一切有关文学的光怪陆离之事,发表自己的意见。书评、随笔、有关文学的热点分析,都可以在“普通读者”发布。微思客欢迎各位读者,积极赐稿,一起在这片小小的园地里,种下我们的文学之花。今天是“普通读者”的第一期,恰逢中国著名现代话剧剧作家曹禺逝世二十周年。我们决定推出一篇回顾曹禺创作生涯“黄金时期”的文章,作者为微思客编辑宗城。

“普通读者”第一期

曹禺:回不去的黄金十年

宗城 | 微思客文学编辑

“太阳升起来了,黑暗留在后面。 但是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Continue reading “曹禺:回不去的黄金十年 | 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微思客版块

诺贝尔文学奖是“作家杀手”吗? | 微思客

很难说获得诺奖对作家的创作毫无影响。1980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沃什曾这样形容辛波丝卡:“害羞,谦虚,诺奖对她是个负担。她在自己的诗里面静默,她不会把自己的生活写进诗里。”对于一些作家而言,诺奖既是一份肯定、一种荣耀,也意味着短时间内大量的曝光、持续不断的邀请、难以拒绝的“应酬”。

 

宗城 | 微思客传媒撰稿人 ,706青年空间专栏作者,凤凰文化、中青报、文汇APP外约作者

Continue reading “诺贝尔文学奖是“作家杀手”吗? | 微思客”

酷评

文学有边界?从鲍勃·迪伦获诺奖谈起|微思客

重木|微思客传媒撰稿人

北京时间2016年10月13晚7时(瑞典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10月13日下午1时),美国著名民谣歌手鲍勃·迪伦(Bob Dylan)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在这一消息公布之前,叙利亚著名诗人阿多尼斯获奖的假消息在网上疯传,结果一些主流媒体也误以为是真的。最终当诺贝尔官网放出鲍勃迪伦的信息和相片时,人们才在一头雾水和迷惑中渐渐确定获奖者并非诗人,而是一个民谣歌手。舆论哗然,我想这个说法并不夸张。

Continue reading “文学有边界?从鲍勃·迪伦获诺奖谈起|微思客”

酷评

除了消费“村上”、惊叹鲍勃·迪伦,文学奖对局外人还有什么用?|微思客

宗城 | 微思客撰稿人,706青年空间专栏作者,凤凰文化、文汇APP外约作者

鲍勃·迪伦把歌唱到了瑞典文学院。

昨天傍晚,从朋友圈得知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新得主。不是此前疯传的阿多尼斯,不是提安哥,也不是罗斯,而是鲍勃·迪伦!一位常人眼中的民谣艺术家。

此前波澜不惊的“诺奖”话题,一下子炸开了锅。诺奖的评委们再次告诉世人——这从来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奖。莫言、莫迪亚诺、阿列克谢耶维奇,今年的鲍勃·迪伦,诺奖评委们自己就像叛逆的老顽童。

Continue reading “除了消费“村上”、惊叹鲍勃·迪伦,文学奖对局外人还有什么用?|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如何定义“网络文学”|微思客

如果在互联网上发表的文学作品即可算作网络文学,那么,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或者说非网络文学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宗城|微思客撰稿人,706青年空间专栏作者

“网络”最初是电学领域的概念,1993年版《现代汉语词典》如此定义:“在电的系统中,由若干元件组成的用来使电信号按一定要求传输的电路或这种电路的部分,叫网络。”而在2012年的《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解释中,网络作为名词可以有四种解释,其中,第四种可供本文使用:特指计算机网络。有的地方叫网路。现代汉语词典同样有关于“网络文学”的解释——在互联网上发表的文学作品。由于采用网络为媒介,具有传播迅速、反馈及时的特点。而一般定义也认为,“所谓网络文学,就是以网络为载体而发表的文学作品,其本身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界限。”

Continue reading “如何定义“网络文学”|微思客”

亚文学

苏格拉底因何牺牲?

苏格拉底因何牺牲?

阮炜

苏格拉底的名声固然是在其身后由柏拉图一类拥虿构建起来的,但在文明史上,一个伟大哲学家竟被民众法庭判刑处死,毕竟是绝无仅有的事。一直让人困惑的问题是,苏格拉底究竟是不是因“败坏青年”和“不敬神”的罪名而被处死的?如果是,“败坏青年”和“不敬神”在何种意义上构成了重罪乃至死罪?如果不是,苏格拉底究竟是在哪种情况下,因为说了什么或做了什么而获死刑?他的死可以避免吗?

Continue reading “苏格拉底因何牺牲?”

西洋·字花

西洋•字花| 非洲非历史,海洋即历史

★本文为微思客特约作者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封面图片来自http://pic5.bbzhi.com/zhiwubizhi/haidishijiebizhi/haidishijiebizhi_413899_4.jpg。

西洋•字花| 编者按
本期,我们想与您分享的是来自圣卢西亚(东加勒比海邻近大西洋的岛国)诗人、92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德瑞克·沃尔科特(Derek Walcott)的两首诗——A Far Cry from AfricaThe Sea is History. 细心的读者可能会发现,我们这次并没有附上诗歌的中译文。这是因为,我们尚未找到比较满意的译文。不过,对英语不熟悉的读者无需担心,在以下这篇文章中,我们的特约作者将对诗歌进行逐句点评,欢迎阅读!同时,我们也希望,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尝试翻译诗歌并分享译文。(投稿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Continue reading “西洋•字花| 非洲非历史,海洋即历史”
西洋·字花

西洋•字花| 午宴之歌

★本文为微思客特约作者雨果戴所作。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务必完整保留此说明并声明: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雨果戴。封面图片来源http://t.cn/RZK33vT。

西洋•字花板块| 编者按
在许多年以后,倘若你与旧爱人的再会不只是在街角的擦肩而过,而是一顿午餐时间的约会,那会是怎样的心情?是久别重逢的兴奋还是依旧不舍的深情?还是别的?针对这个话题,电影《午宴之歌》(The Song of Lunch)戏剧性地再现了克里斯托弗•里德(Christopher Reid)于2009年创作的同名叙事诗,影片中的中年男子与分开了十五年的旧爱相约到老地方共进午餐。然而,物非物、人非人的苍凉让本来既紧张又期待的他不断陷入自我的幻想世界之中。二人饭局由此变成了一人意识流。他劝酒又喝酒,却越醉越清醒。也许,久别重逢,还是擦肩而过比较好。(观影链接:http://t.cn/h6xHmX) 

《午宴之歌》

相距一张餐桌,够不着的距离

雨果戴

 

0-14

许多年后,再见旧爱时,你过得更好,还是我过得更好。还是不重要。 Continue reading “西洋•字花| 午宴之歌”

西洋·字花

西洋•字花| 文学访谈录

★本文为微思客编辑及特约作者联合出品,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另外,图片来自http://t.cn/RzBsbXS。

【西洋•字花 编者按】

年底的这次推送, 正值喜庆的季节,小编特意请来了几位特约作者一起“过节”,浅谈了关于文学的几个比较接地气的问题。如对以下议题有更多的看法,欢迎在微信后台、微博或发送邮件到wethinker2014@163.com与我们分享。

文学访谈录

人物:阁楼上的疯LZL、陈大米、雨果戴、卡特陳

Continue reading “西洋•字花| 文学访谈录”

西洋·字花

西洋•字花| 玫瑰, 不仅是玫瑰

★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卡特陳。另外,所有配图来自网络。

【西洋•字花 编者按】

在上次的文学沙龙上,有小伙伴说,她在阅读文学作品时,特别关注文中关于气候环境的描写。未知小伙伴的这个答案,会否引起读者朋友们的思考?我们在阅读中,是否把注意力过多地放在故事里的人物、情节而把如气候环境之类的所谓背景描写看作是纯粹的渲染?的确,“分主次、抓重点”是个“快、准、狠”的应试策略。可是,这份刻意真的能充分释放文学的魅力吗?在小编看来,文学是艺术,艺术离不开玩家。文学如人生,人生是一盒巧克力,尝的是惊喜。因此,文学欣赏应该是一件随心、随性的事情。

在这点上,《香:文学 历史 生活》可以说是一个以个人兴趣为起点、挖掘文本意涵,实现趣味与知识紧密结合的例子。该书作者奚密女士从日常生活中的芬芳疗法出发,探索了一系列植物背后的典故及其作为文化符号的意义。这让小编想起了美国作家格特鲁德·斯泰因的名句:“玫瑰是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脱离语境来说,这句话要表达的意思可以是“事物正如其所是”,抑或“事物的名字能引发出与其相关的意象及情绪的联想”。奚密女士在该书中所表达的恰恰是这句话的第二种解读——玫瑰,不仅是玫瑰。下面是小编从该书中提取的一些有趣的片段。 Continue reading “西洋•字花| 玫瑰, 不仅是玫瑰”

逻各斯

村上春树、民粹主义和文学的道德价值

★本文经作者王凌皞授权推送。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转自微思客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王凌皞,浙江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

 

【逻各斯·第九期|编者按】

▌“假如这里有坚固的高墙和撞墙破碎的鸡蛋,我总是站在鸡蛋一边。”——村上春树

这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在2009年“耶路撒冷文学奖”的获奖感言。此后,每每遇到社会事件,不少人总会想起这句话。在无处不在而又巨大的“体制”面前,每一个“个体”是那样渺小与无力,我们受到体制的塑造与侵蚀,很容易丧失自我,在这个世界生存,我们需要鼓励与支持,更需要面对高墙的勇气。

然而,面对村上的说辞以及一些公知借此进行的立场表达,有人回应说:我们不能立场先行。高墙会做对的事,而鸡蛋也会做错事。究竟站在哪一边,需要看事情做的是对还是错。

我们应该怎样看待作家村上春树的表达,借此表态的公知是不是不分青红皂白的站队者?文学与哲学的差异在哪里,它们又对我们的自我理解、对我们的公共生活意味着什么?

本期逻各斯,让我们一起阅读王凌皞作品《村上春树、民粹主义和文学的道德价值》。

Continue reading “村上春树、民粹主义和文学的道德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