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百味米,百样人 | 微思客

蔡澜:老实说,我并不会吃。

我只懂得比较。

觉得在住宅附近吃一碗平凡的云吞面,

不如加点努力,

走到远方,

吃一碗更好的。

刘彪 | 微思客传媒维护部负责人

pic-64.jpg

Continue reading “百味米,百样人 | 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微思客版块

如何正确打开“洗脑神曲”Pen-Pineapple-apple-Pen | 微思客

作者按:很多人会好奇,语言学到底是学什么的,是学很多种语言吗?语言学的范围很广,而我所擅长的语音和音系学,则是关于如何发音(articulatory phonetics)、声音的物理性质(acoustic phonetics)以及音和音之间的排列组合(Phonology)。本文希望通过一种好玩的方式,剖析一首“耳熟能详”的洗脑神曲,让大家能感受到语言学的魅力。

 

元嘉草草 | 微思客编辑、创意部部长;英国约克大学语言学博士候选人

Continue reading “如何正确打开“洗脑神曲”Pen-Pineapple-apple-Pen | 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如何定义“网络文学”|微思客

如果在互联网上发表的文学作品即可算作网络文学,那么,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或者说非网络文学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宗城|微思客撰稿人,706青年空间专栏作者

“网络”最初是电学领域的概念,1993年版《现代汉语词典》如此定义:“在电的系统中,由若干元件组成的用来使电信号按一定要求传输的电路或这种电路的部分,叫网络。”而在2012年的《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解释中,网络作为名词可以有四种解释,其中,第四种可供本文使用:特指计算机网络。有的地方叫网路。现代汉语词典同样有关于“网络文学”的解释——在互联网上发表的文学作品。由于采用网络为媒介,具有传播迅速、反馈及时的特点。而一般定义也认为,“所谓网络文学,就是以网络为载体而发表的文学作品,其本身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界限。”

Continue reading “如何定义“网络文学”|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喜剧包裹下的百态世相——伍迪·艾伦电影拾掇 | 微思客

编者按:伍迪·艾伦始终游走在主流与非主流之间,追随与抵触他的人可能不相上下,评论家褒奖他巅峰时期的犀利辛辣,也对他的因循守旧心生厌倦。

惜时 | 微思客传媒编辑

 

伍迪·艾伦已经被谈论过无数遍了,他被法国人称为“美国电影界唯一的知识分子”, 媒体给他冠上“文青导演”的标签,人们依然痴迷于他在《午夜巴黎》里用奇想与浪漫诗意所构筑的“流动盛宴”……作为始终与好莱坞流水线工业保持距离的高产导演,伍迪·艾伦游走在主流与非主流之间,追随与抵触他的人可能不相上下,评论家褒奖他巅峰时期的犀利辛辣,也对他的因循守旧心生厌倦。实际上,他的那些自编自导的作品大部分并非多么深刻或异乎寻常,看完电影,观众也许不关心他讲了什么,更多只记得永远堆砌着絮絮叨叨的台词,神经质主人公充斥着各种关于哲学、艺术、文学的论调,在诙谐幽默中夹杂着刻薄、批判,故作轻松地表达他的愤世嫉俗。
Continue reading “喜剧包裹下的百态世相——伍迪·艾伦电影拾掇 | 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法国性行为调查 | 微思客

Christophe rymarski | 法国《人文科学》杂志编辑

杜卿 巴黎四大文学系,微思客编辑

法国人一生中有多少性伴侣?

Marianne杂志在2014年委托Ifop所做的一项调查显示,法国男性一生中平均拥有13.1位性伴侣,女性为6.9位。可是,这些数据并不一定准确。俄亥俄学院的心理学教授Terri Fisher曾分析过此类调查的可信度。实验对象被分成两组,第一组中,男性和女性被连接在一个假的测谎仪器上,而在第二组,则没有这套设备。结果,第一组中的男性所承认的性伴侣数量远比第二组来得少,而女性则反之,第一组承认的比第二组多很多。所有人都在撒谎吗?总而言之,无论男女,根据国家的不同,性伴侣的数量大致介于6到10个之间。

Continue reading “法国性行为调查 | 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法国性学大哉问(二):性革命真的发生过吗? | 微思客

“没有束缚的享乐”,68学运提出的著名口号,使得关于性关系的法律取得巨大的进步。但是,我们可以将之称为“性革命”吗?

Régis Meyran 巴黎高等社会科学研究院人类学博士

杜卿 巴黎四大文学系,微思客编辑
Continue reading “法国性学大哉问(二):性革命真的发生过吗? | 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法国性学大哉问(一):“异性恋”一直作为准则存在着吗? | 微思客

编者的话:为了这期以法国为主题的推送,我本来在慢悠悠地写一篇关于政教分离的文章,怎想在休息时翻阅最新一期的《人文科学》杂志(Sciences Humaines),看到一个非常有涵养的题目:《关于性的69个问题》。于是便挑了两个问题做了翻译。也许在一些人看来这些不过是普及性的知识,不过我最近还是不断地在网上看到许多关于性的错误解读,因此,依旧有必要厘清一些基本的常识。最后附上一份关于法国性行为调查的简短报告,看看法国人是否真如世人所言,是在性观念上十分开放的民族。

Chloé Rébillard 法国《人文科学》杂志编辑

杜卿 巴黎四大文学系,微思客编辑
Continue reading “法国性学大哉问(一):“异性恋”一直作为准则存在着吗? | 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菲茨杰拉德:蝴蝶终有毁灭时

作者注:一百二十年前,F·S·菲茨杰拉德出生,他在人间只逗留了四十五个年头,就匆匆而去。作为美国“爵士时代”的代表作家,菲茨杰拉德争议颇多,无论是作品还是他的个人生活。他的代表作《了不起的盖茨比》仿佛对自己人生的寓言,他一生的写作都犹如对自己的扣问。本文从菲茨杰拉德的作品出发,结合其生平重要事件探讨,勾勒一个笔者眼中的“菲茨杰拉德”,和那本传世的《了不起的盖茨比》。
宗城|   九五后自由撰稿人,706青年空间专栏作者,凤凰文化、文汇app外约作者。

Continue reading “菲茨杰拉德:蝴蝶终有毁灭时”

微思客版块

历代隐逸、游侠文化与帝国统治意识形态的博弈(下)| 微思客

本文试图通过梳理隐逸、游侠两种文化在中国历史中发生发展演变过程,通过简短的中西对比,解释隐逸、游侠文化的中国特殊性,以及为什么我们可以把隐逸文化和游侠文化看做中国历史上和帝国统治意识形态博弈的两种异端。同时尝试得出这两种“中国古代的独特”文化带给我们的启示并对其进行反思。
 
明珠 | 北京外国语大学比较文学硕士,现为杂志编辑。人类学、社会学、文化学爱好者。
Continue reading “历代隐逸、游侠文化与帝国统治意识形态的博弈(下)| 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历代隐逸、游侠文化与帝国统治意识形态的博弈(上)| 微思客

本文试图通过梳理隐逸、游侠两种文化在中国历史中发生发展演变过程,通过简短的中西对比,解释隐逸、游侠文化的中国特殊性,以及为什么我们可以把隐逸文化和游侠文化看做中国历史上和帝国统治意识形态博弈的两种异端。同时尝试得出这两种“中国古代的独特”文化带给我们的启示并对其进行反思。
 
明珠 | 北京外国语大学比较文学硕士,现为杂志编辑。人类学、社会学、文化学爱好者。
“隐”和“逸”均有潜藏、藏匿、远遁之意。其反义词是“现”。 春秋时期,“隐”才获得特殊含义,即退出社会。《辞海》中解释“隐士”为隐居不仕的人,其实是不甚精确的。隐士首先是“士”,可理解为有一定地位的知识分子,不然做不上官的人何其多矣,怎能都是隐士。一般公认,有才能、有学问、能够出仕而不出仕的人,才叫“隐士”。
“侠”在《说文》中释为“俜也”,即放任和气力之意。这也是豪放之侠者常被称为“任侠”和“武侠”之因。《汉书》中,侠通挟,挟辅之意。这是侠常被看做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利他主义的人。
Continue reading “历代隐逸、游侠文化与帝国统治意识形态的博弈(上)| 微思客”
公告, 微思客版块

美剧审查与电影分级 | 微思客

对一个在中国电影、电视剧爱好者来说,大量的剧集都不能通过正常观看渠道获得,因为在中国实行了严格的管控制度。这篇文章中,作者发出了疑问,这些制度是合理的吗?
重木 微思客传媒撰稿人
近年来,美剧发烧友发现,一些美剧悄然间因为“政策问题”从视频网站下架。反复发生的事件,令网友们的目光一次次聚集到广电总局身上。在中国,什么样的电视剧与观众见面,由广电总局掌控。国产剧如是,外国剧也难以逃脱。广电总局通过这么多年不辞辛苦地劳动,把电视机、电影院和网络管理得井井有条,绝对不容许任何在他们看来是“不合适”的内容进入国民的视野之中,以此来保护国民思想的纯洁性。

Continue reading “美剧审查与电影分级 | 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长江图》的时空架构与史地线索 | 微思客

《长江图》终于在国内上映了,影片可视为导演杨超写给长江的史诗,在秦昊饰演的船长高淳的回溯之旅中,不仅他与安陆的艳遇充满魔幻和迷思,其中对消逝长江的慨叹也溢于言表。小编回家途中一次次经过长江大桥,但没能如此完整地凝望长江,可以说,胶片电影的独特颗粒质感,将雾气茫茫、水色旖旎的长江景象拍得相当震撼。尽管这部电影早已在今年年初的柏林国际电影节上获得摄影类大奖,但上映后的排片率依然低得惊人,电影“墙内开花墙外香”的尴尬境地实在叫人扼腕叹息。
谢昊 微思客传媒撰稿人
《长江图》上映之前发布过若干组概念海报,最打动我的一张是一副水墨画的横陈女体。一艘船沿着穿过女性身体的河流,由下往上驶往子宫,而被河流劈开的身体成为两岸起伏的山峦。
这幅海报暗示着电影的宏大设定,将长江比作女性的身体,船只的逆流而上既是在交媾中回归母体,也是沿着长江探寻文明的起源。
电影充满丰富的意象和隐喻,但基本叙事还算清晰。男主角高淳因父亲故去而继任船长,第一起运单便要从上海逆长江而上到达宜昌。出发时高淳找到一本名为《长江图》的诗集,后来发现在地图上标注的地点多次遇到同一个女人安陆。随着船舶前行,越到上游女人越年轻,最后一直来到长江源头安陆母亲的墓前。
而电影的第二层故事正是以倒叙的手法回顾这个女人的一生。在高淳逆流而上的同时安陆顺流而下,两人在不同的时空中相向而行,营造出一种别致的景观。值得玩味的是,高淳是南京市的下辖区,安陆是湖北省的县级市,两地分处长江流域的不同地段,也暗指两人之间的差异。
诗集作为全片重要线索作于1989年,考虑到高淳摆满船舱的书籍,不难认为这是他年轻时所写。原来高淳年轻行船时爱上了一位有家室的女人,两人顺流而下,一边写诗一边寻欢作乐。但很快就被女人的男人发现,男人忍受不了这样的耻辱而选择自杀。高淳出于种种考虑选择离开安陆,安陆万念俱灰,投河自尽,所幸活了下来。后来安陆继续沿江而下一路寻找救赎,最终来到上海,在驳船上经营皮肉生意。
值得一提的是,安陆自杀的丈夫由王宏伟扮演。王宏伟在贾樟柯早期电影《小武》、《站台》中饰演的外表玩世不恭、内心敏感细腻的县城青年,现在已是当代电影史上的经典符号。如今二十年过去,王宏伟成为老实木讷为情所伤的中年人,不免让人唏嘘。但细细一想,《长江图》中自杀桥段的刚烈和颓唐何尝不带有当年小武的影子。
如果将这两层故事讲好,以一本诗集串联起两个时空的魔幻爱情故事,已经需要相当不凡的叙事技巧和人文关怀,在乌烟瘴气的国产片市场中已经非常难得。但通观全片,导演杨超的野心显然不仅于此。
电影以爱情为主线逆流而上,从长江沿岸重要城市选取宗教、掌故、地标、民俗等典型意象,呈现宏大立体的史地背景和时空格局。但这些意象的加入一定程度上弱化叙事,降低了观赏亲和度,也是电影多受指摘的重要原因。
在《长江图》的观影过程中,我不自觉地联想到今年上映的韩国电影《哭声》。《哭声》讲述了发生在一个小山村的惊悚悬疑故事,却通过重重隐喻传达现实映射和宗教关怀,尤其指向韩国近现代史上本土宗教和日本神道教的冲突。但必须承认,由于文化的隔阂和疏离,第一遍的观影体验相当糟糕,直到对相关历史文化略加了解才明白导演的良苦用心。
而与之相通,《长江图》通过男主角一场逆流而上的航行,用丰富的意象架构起长江的壮阔图景。文化意义上的长江是中国人共同的精神家园,有诗性的想象,有历史的传承,有代际的更迭,非有在地的长期生活经验不能理解。同时,电影不指涉具体一端,发散性的铺陈和大量留白可以最大程度唤醒观众的生命经验。
我家在四川一座县城,长江一条二级支流穿城而过。小城人安逸自得,享受着长江水系的丰沛滋养,却也时时向往顺流而下,见识大江大海的波涛。因此,我对长江流域的生活图景并不陌生,也对《长江图》中撷取的史地意象有着充分的文化想象。
按照船舶行进的顺序,在长江入海口上海,高淳和安陆第一次相遇。此时安陆已经从不经人事的少女沦落风尘,长江也历经了上万公里的征程,从朴拙的田园牧歌驶向成熟的工业文明。
在荻港万寿塔,安陆与僧人辩难罪与非罪。丈夫因自己不忠而自裁,安陆背负沉重的罪孽,苦苦追索救赎之道。辩到最后却是信仰的虚无,佛教依然不能给予解脱。与安陆相对应,节庆日一群人在河滩上烧香拜佛,向所有的神仙祈求福报。不信神固然是一种虚无,信所有神未必不是一种更悲哀的虚无。
船舶继续航行,安陆在河岸的沙地上写下屈原《天问》中的诗句:“天何所沓?十二焉分?日月安属?列星安陈?”屈大夫诘问天地如何交界,日月星辰如何布列,当是抒发怀才不遇的悲愤。安陆借用屈原的诗句对高淳背弃承诺进行控诉,同时也是电影对经典文化符号的致敬。值得玩味的是,安陆投河自尽,正暗合屈大夫魂断汨罗的结局。
上海至宜昌,电影选取的都是带有东方古典美学色彩的意象。在和悦洲、小孤山、观音阁,高淳和安陆一次次重逢,又一次次错过,但长江的魂灵始终萦绕在侧。直到三峡大坝,人类的力量将长江拦腰截断,水位抬高上百米,库区自然人文环境深刻改变。旧的美学体系被打破,新的审美被建构。放眼望去,整座大坝俨然一座机械教堂。
于是,在一片雾气弥漫中,望着大坝开阖,高淳潸然泪下。
编辑:惜时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经作者授权首发于微思客,如果需要,欢迎转载,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并标明‍‍作者。
「微思客WeThinker」是一个服务全球华语人群的媒体。我们创建于2014年2月21日,通过移动设备、网页浏览器、电子杂志、FM音频等新媒体介质,关注全球范围内的公共事件,向全球华语读者推送精彩文章,共同打造更好的公共生活。每天,上万名的读者通过各种形式,阅读、聆听我们的内容。
「微思客WeThinker」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志愿者团队。团队成员分布在中国大陆、台湾、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新西兰等地。我们秉持“跨界思维、国际视野、协同探索、分享新知”的理念,致力于搭建一个跨学科、跨领域的交流平台。“微思客沙龙”不定期在线上、线下举办,覆盖了包括性别平等、统独争议、公共艺术、国际秩序、网络专车、企业社会责任等诸多议题。

Continue reading “《长江图》的时空架构与史地线索 | 微思客”

观察

中国人素质低吗?|微思客

“中国人素质低”是真是假?如果说中国人相对不尊重社会规范,那原因又是什么呢?我们期待听到您的见解。欢迎在微信后台留言,也欢迎投稿回应。

投稿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许英杰 | 微思客传媒撰稿人
在宜家专卖店里,许多人不顾身边嘈杂的人群,悠然自得的躺在那些设计精美的大床上,静静的休憩甚至沉睡,仿佛是在自己精心营造的浪漫小屋里。这些颇具行为艺术色彩的画面已然成为中国宜家店的一幕独特景象。

Continue reading “中国人素质低吗?|微思客”

盘古客

盘古客|从菜市场到厨房的另一种生命政治

★本图文原载于书《芭樂人類學》。感谢作者林秀幸授权微思客推送。如果需要转载,请联该网站编辑,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434.

从菜市场到厨房的另一种生命政治

林秀幸

沿着台三线的路上,都是客家菜小店的招牌。老家附近的店,我大概知道其优劣,但是我忍住饥饿为了回家吃昨天的剩菜。我要在这里替剩菜说话,剩菜不见得不好吃,譬如我的剩菜是一锅红烧肉,竹笋,丝瓜,鱼汤,其实相当丰盛。但是我们总是很容易被路旁的小吃店吸引,而不愿回去面对旧菜。回家后就虚情假意地把这些剩菜冰起来,三、五天之后,昧着良心,再名正言顺地把它丢掉。

Continue reading “盘古客|从菜市场到厨房的另一种生命政治”

逻各斯

逻各斯| 2014年,哲学家们的圈内荐书

★如需转载,请注明:本文转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内文推荐阅读资料来源于 Leiter Reports: A Philosophy Blog。

逻各斯版块|编者按
提到Brian Leiter,哲学圈的朋友恐怕不会陌生。在这里,先给大家做个简要的介绍。Leiter先生出生于1963年,是一位美国哲学家,目前任教于芝加哥大学。他是芝加哥大学法律、哲学和人类价值中心的创建者,也是Philosophical Gourmet Report的发起人,在法律和哲学圈都有比较大的影响。在2014年年末的时候,他在自己的博客发起一个问题讨论:Best philosophy books/articles you read this year? 随后,有许多学者参与讨论,分享了自己的见解。相信,大家能够从这个分享中获得不少有益的参考。在本文中,我仅为大家摘取John Gardner和Thom Brooks的分享。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大家点击本页面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当然,如果您点不开,很可能是被墙了。为了保险起见,附上链接,便于大家搜索。 

 

2014年,哲学家们的圈内荐书

摘自Leiter Reports: A Philosophy Blog

Continue reading “逻各斯| 2014年,哲学家们的圈内荐书”

酷评

酷评| 香港小说中的“幻想”与“身份”

0-7

图为电影《胭脂扣》海报,由李碧华同名小说改编。

★ 本文为著名汉学家、悉尼大学教授杜博妮(Bonnie S. McDougall)的英文论文The Uses of Fantasy in Hong Kong Fiction: Shaping Colonial and Postcolonial Identities,由微思客成员郭毅编译,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文章及作者完整信息。

Continue reading “酷评| 香港小说中的“幻想”与“身份””

MARSHLAND

Marshland| 媒体为什么不能高冷地谈论气候变化?(上)

0-6

★如需转载,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 并标明作者和完整作者信息。

版块介绍:这是微思客专注于环境议题的版块,“Marshland”意喻着一个复杂并待我们不断探索的领域。我们探寻人与环境的关系。

编者按:气候变化这个主题已经在主流媒体的报道视野里存在了25年左右,但如何讲好气候变化的故事,即便是最专业的媒体也感到难以拿捏。对于需要冲突性、事件性和人物个性的新闻故事,气候变化提供了相反的因素,消耗着受众的阅读兴趣。由于“所有人、所有事物都置身其中”,气候报道的面向众多,但各种角度的故事似乎都给媒体设置了话语陷阱,人们也开始付诸于艺术和哲学,寻求新的叙述方式。然而必须承认,媒体报道为气候变化成为一个被全球普遍认识的概念和议题,做了极其重要的基础性工作,才为气候变化进入文化的维度提供了可能,促成新的艺术主题和品类的产生,并日渐形成当下人类生活的新语境。

Continue reading “Marshland| 媒体为什么不能高冷地谈论气候变化?(上)”

盘古客

盘古客| 王尔德:复兴作为谎言的艺术

★本文属「盘古客」携手「西洋•字花」的跨版块合作。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卡特陳。另外,图片来自http://t.cn/RzEduvw。

0-2

【盘古客 × 西洋•字花 编者按】

写这篇文章的初衷,来自最近参加一系列文艺活动(歌/舞剧、静态展览、行为艺术、独立电影放送会等)后心里产生的疑惑——艺术是什么?坊间流行这样一种说法——“看不懂的就是艺术。”这个问题引起了我的兴趣,究竟为什么我们看不懂艺术[作品]?我于是想到了提出“为艺术而艺术”(art for art’s sake)的王尔德(Oscar Wilde),并从《谎言的衰落:王尔德艺术批评文选》(江苏教育出版社, 2004年版)一书中得到了一些启示。同时,我也发现,这句口号并没有想象中的纯粹。一方面,王尔德只是提倡艺术处理的纯粹,即艺术只服从于美;另一方面,他的这种主张具有强烈的目的指向,体现了艺术的担当。(By卡特陳@西洋•字花)

关于艺术这个议题,我们欢迎读者朋友在微信后台/微博或通过邮件(wethinker2014@163.com)分享您的感悟或看法。

Continue reading “盘古客| 王尔德:复兴作为谎言的艺术”

西洋·字花

跨界艺术| ​狐眼爱语:穿梭于你我之间的TA

★本文转载自“发生艺术节”2014年11月24日的推送。经主办方人员同意进行推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0

(图为第六届发生艺术节《狐眼爱语:穿梭于你我之间的TA》的官方海报)

围观《狐眼爱语》

文/黛琪 图/陈靖文、Henry Continue reading “跨界艺术| ​狐眼爱语:穿梭于你我之间的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