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兵:博士同学里,两位做了大官,后来进去了|微思客&毕业寄语

*原文标题为“风物长宜放眼量——在法学院2017届研究生毕业典礼上的讲话”。

何兵|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


一、失意时,要耐得住寂寞

1975年12月,我十一岁,小学四年级。老师忽然带领我们“反击右倾翻案风”,批邓小平,说他“翻案不得人心”。小学生,连左右都不太明白,知道什么“右倾”和“左倾”?“案件”是什么东西?他为什么要翻案?我们只明白一条,他不是好人,不得人心。一天放学回家,忽见住房的墙上,刷上醒目的标语:“将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进行到底”。我当时想,这底有多深?像旁边的河沟那么深,还是像水井那么深?想了一分钟,想不明白,我就去玩了。不到一年,毛主席去世。再过半年多,1977年7月,邓小平复出,任中央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主管并开始了教育改革,而我们曾经批判他,真是吓死宝宝了。原来这“底”只有一年半深,而且,他很得人心。

繼續閱讀 “何兵:博士同学里,两位做了大官,后来进去了|微思客&毕业寄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