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读者

《当知识分子遇到政治》:叙拉古,去还是不去? | 微思客

“普通读者”是微思客传媒于2016年底决定成立的新版块,版块名称源于意识流名家弗吉尼亚·伍尔芙的同名随笔精选集。微思客希望借“普通读者”,为诸君开辟一个文学自由谈的园地。在这里,我们都是普通读者,都可以针对文学作品和作者,甚至一切有关文学的光怪陆离之事,发表自己的意见。书评、随笔、有关文学的热点分析,都可以在“普通读者”发布。微思客欢迎各位读者,积极赐稿,一起在这片小小的园地里,种下我们的文学之花。今天是“普通读者”的第三期,撰稿人重木希望通过对一本书的思考,探讨知识分子与政治的微妙关系。面对“叙拉古”的诱惑,知识分子如何处理?让我们通过这篇文章进行思考。

Continue reading “《当知识分子遇到政治》:叙拉古,去还是不去? | 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开眼看世界

神一般的泰国国王,真值得万众爱戴吗?|微思客

许英杰| 微思客WeThinker传媒撰稿人

世界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去世了,普密蓬‧阿杜德,这位在泰国具有神一般地位的老国王,曾经在多个历史的关键节点力挽狂澜,被视为泰国政治的减压阀和引领泰国政治革新的开明之君,在1997年被正式尊称为“普密蓬大帝”。

Continue reading “神一般的泰国国王,真值得万众爱戴吗?|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雾霾、网络审查、中国政治

局内旁观的西斯托  深秋霾夜于北京

 

送水的阿姨没带手机,于是陪她去便利店付款。顺手拿上刚送到的pm 2.5检测仪,一路下楼, 指数从卧室的14上升到楼外的204。阿姨继续朗声大笑,谈着儿子的光明未来,我的心却一直往下掉。

Continue reading “雾霾、网络审查、中国政治”

酷评

为什么国足越踢越烂,球迷却越来越爱?|微思客

许英杰| 微思客WeThinker传媒撰稿人

毫无意外,国足又一次输了,而且是输给了内忧外患的叙利亚和鸟不拉屎的乌兹别克斯坦。网络段子手不忘揶揄,称“叙利亚各派为此停火48小时进行庆祝,授予国足诺贝尔和平奖也不过分”。

自从1949年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以后,这个国家早已远离了“国穷民弱”的历史,似乎一直沉浸在“快速进步、实现奇迹、创造辉煌”的激情中。但至少在足球这个领域,近70年来,我们却一直未能站起来,还屡屡感到一种东亚病夫式的屈辱。曾经“冲出亚洲、走向世界”还是一个催人奋进的目标,现在已经成了一个悲壮的口号了。

Continue reading “为什么国足越踢越烂,球迷却越来越爱?|微思客”

酷评

又一种忠诚?——对吕正惠先生《新中国统治下的寻常百姓》的一点评论|微思客

林猛|任教于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政治学研究所,并担任中山大学中国公益慈善研究院兼职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民主理论与制度、公民社会与社会组织、当代中国政府与政治研究,亦较多从事学术翻译工作。

《历史缝隙中的寻常百姓——父亲母亲的一生一世》

作者:么书仪

台湾人间出版社

Continue reading “又一种忠诚?——对吕正惠先生《新中国统治下的寻常百姓》的一点评论|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何海波:在美国看大选之“拉票记”|微思客

何海波|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

这是我多年前“在美国看大选”(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看)的续篇。

上次在美国,正好是希拉里和奥巴马争夺民主党内提名;时隔8年,希拉里再次站到了美国政治舞台的中央。这回她不但赢得党内提名,而且似乎比那口无遮拦的对手更有希望些。这一次来美国,我希望不仅从报纸电视和日常闲谈中了解美国选举,而且更好地了解美国社会。

Continue reading “何海波:在美国看大选之“拉票记”|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辩护人》——从商人、法律人到政治人|微思客

当下,有更多人在匍匐前进,即便环境日益艰难,仍初心不改。每个人选择这么做的动因不同。一些人看不懂,觉得何苦令自己遭难,或认为别有用心。但还是有更多人表达了关注和支持。因为他们懂得,只有大家一起有尊严、有自由地生活,个体在其中也才能感到尊严和自由。虽然我们各自经历有别,但有共识——对不幸常怀悲悯,对不公总有愤慨。

 

斯伟江|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

Continue reading “《辩护人》——从商人、法律人到政治人|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欧树军:走出“网络乌托邦”宣言 | 微思客

本文为欧树军副教授为《探寻网络法的政治经济起源》所写的序言。

 

欧树军 |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政治学系副教授

二十年前,约翰·佩里·巴洛(John Perry Barlow)在瑞士达沃斯器宇轩昂地宣示,网络空间将成为一个新世界,这个新世界没有物质、没有肉体,没有边界,更没有等级、特权、偏见和压迫;这个新世界不接受现实世界的教化、约束、殖民和统治,也不接受任何法律和政治的强制和支配,这个新世界有自己的文化、道德、不成文法典,也有自己的社会契约和纠纷解决机制;总之,这个新世界的治道更人道、更公平、更文明,它将会终结工业世界的政府专制。“你们关于财产、表达、身份、迁徙的法律概念及其关联对我们不适用。这些概念建立在物质的基础上,我们这里没有物质。”长期以来,这一毫不妥协的网络空间自由主义宪章,一直被视为网络空间的政治与法律研究的理论前提。

Continue reading “欧树军:走出“网络乌托邦”宣言 | 微思客”

公告

反驳李小云:职业公益人不是超级志愿者 | 微思客

编者按:上周微思客推送了一篇文章《李小云:公益让我们超越了对资本的憎恨和对自本人贪婪的预设》。文章推送之后,读者对此文的反馈非常热烈。有读者说“社会资源分配不公平,不去质问政府、不去检讨制度,而是企图通过公益来进行资源再分配?“ “中国中产也被剥削得不行,还要通过把公益渗透中产阶级来调节财富分配?”。为此,小编特意找到了曲晨的这一篇反驳李教授观点的文章,给读者提供不一样的视角。

曲晨|凯风基金会项目助理 Continue reading “反驳李小云:职业公益人不是超级志愿者 | 微思客”

观察, 微思客版块

特朗普與共和黨右翼的合流

黎蜗藤|历史学者,研究兴趣为中国边缘地区历史

這兩周,共和民主兩黨相繼召開全國大會。大会最主要的目的當然是正式提名本党的总统候选人。除此之外,是否呈现出“團結的大會”,以及黨的行動綱領(platform)如何寫就,也是重要的看點。二戰之後,在大會中激烈爭吵的黨到最後都輸掉了大選。行动纲领是黨內有政治效力的宣言,列明了該黨执政后未来四年内的追求目标,可以被視為该党在重要議題上的正式立場。

Continue reading “特朗普與共和黨右翼的合流”

微思客版块

张千帆:沉默比“道德绑架”更危险|微思客

张千帆|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0707

前些日子,围绕知识分子的沉默是不是一种“权利”,萧瀚老师写了篇质疑我的文章(《律己的道德以及社会分工》)。辩论到了这个阶段,就开始有点好看了,因为我们进入了“角色互换”的境界。

萧瀚是一位极勇敢的写手,他写的一些东西连我都替他担心,而他也为自己的敢言付出了代价。然而,恰恰是他反对所谓的“道德绑架”。和他相比,我则保守许多。在某种意义上,我恰是那个坚持“职业主义”的人。

我认为中国敢言者太少,而敬业者也不多。敢言固然可贵,但是并不能代替敬业,而我之所以偶而也貌似勇敢地说了几句话,完全是职业性质使然——我的专业是宪法,以宪法评论政事,肯定会批评国家政治中诸多不尽如人意之处,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至于要求别人如何,我是十分不屑的。在这个问题上,我是一个忠实的儒家,凡事先做好自己,然后也就没有时间、精力和兴趣去管他人了。

因此,我对这个问题的个人态度是和萧瀚完全一致的。但是如果有人关心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并提出要求,我会回到自己的专业出发点,坚持他是有这个权利的;无论在法律还是道义上,道德批评并无任何不当之处。这是我和萧瀚的分歧所在。

Continue reading “张千帆:沉默比“道德绑架”更危险|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文明与秩序不是理所当然的

陈斌|南方周末评论员。

畅想100年后,我们的后人会如何看待与定义刚刚过去的21世纪?这是一个人工智能的世纪,还是文明遭受重大挑战的世纪?如果是后一种,那未来历史学家极有可能把2001年美国9·11事件视为世界历史意义上的21世纪开端。

说到这里,许多人或已经脑补了:哦,你说的“文明遭受重大挑战”,就是指恐怖主义啊。大谬不然,这样的说法实在太抬举恐怖主义了。

恐怖主义对文明的威胁,比我们想象的要小得多。真正能够摧毁文明的,只能是来自文明内部的腐败因素。就像一个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可能挨不过一次小小的感冒,你不能将问题归因为“这感冒太恐怖了”,尽管这种因果关系在表面上是成立的。你知道被摧毁的免疫系统、不设防的身体才是问题所在。

因此,恐怖主义只是文明遭受来自内部重大挑战的外显症状。 Continue reading “文明与秩序不是理所当然的”

微思客版块

重新认识政治,还政治以应有的尊严

作者:陶东风

【编者按】在昨天这个本该表达爱意的日子里,微思客却因推送了对岸新任领导人的讲话而经历了禁封。主编和主创团队迅速为微思客搬了新家,帖子发出后,大家在工作群中调侃笑谈了团队的处变不惊和重生速度。从今日起,微思客在本公号更新一如往常,也希望故友新知继续和我们一起前行。昨日小满节气,农田中的作物开始逐渐成熟,也正如微思客团队处理“意外事件”的行动和态度。今天推送的文章,本来并不专为重生而做,但是今天来看,却更加让人深思。

在中国,“政治”是一个被中国式权力斗争、批判运动等败坏了的概念。很多人认为政治是最肮脏的东西,政治就是夺权、搞阴谋、整人、谋私利等等。政治被污名化之后,人们对政治表现出了两种非常典型的态度:

一是因为政治肮脏因此远离政治,躲避政治,明哲保身。这种人虽然自己并不热心政治,但却同样畏惧政治,畏惧权力,不敢去惹政治。当自己的生存和政治发生密切关系的时候,也就是躲不过去的时候,他一定会顺从政治,会按照权力的要求去做一个顺民,表明自己对某种政治理想的忠诚。这是一种顺民式犬儒主义。

另一种是热衷政治,准确说是热衷权力。这种人同样认为、甚至更加坚信政治是肮脏的,政治就是权力斗争。他们参与政治不是出于信念,不是为了与民谋利,不是为了恢复公共生活的尊严;而是出于利益,为了向上爬,为了争权夺利,因此他们对政治的理解在本质上与明哲保身派没有区别。这种人是混世式的犬儒主义者。为了信念而从政的政治家,为了利益而从政的是政客。如果一个国家只有政客而没有政治家,这是这个国家政治败坏的最根本标志。在这样的语境中,阅读阿伦特的政治理论无疑如浴春风,耳目一新,可以说,阅读阿伦特的最大收获之一,就是刷新了我们对于“政治”(以及相关的“权力”)概念的理解,更新了对政治这种世俗社会实践的思考,呈现了这个概念的全新含义。阿伦特继承亚里士多德开始的“政治动物”思想,她把人类的“积极生活”(相对于“沉思生活”)分为行动,劳动和制作。相比于劳动和制作,行动——即政治——的突出特点就是它的无功利性、复数性、公共性,政治是超越了生命必然性、暴力和强制之后人所从事的崇高而尊严的实践,政治无关乎统治,只有在平等的自由人之间才会有政治实践活动。

要改变政治的污名化,就要为政治正名,恢复政治的尊严,恢复公民对于政治的热情,告诉人们还有另一种政治,干净的、坦坦荡荡的、有尊严的政治,即公民政治和民主政治。一个人不可能生来就对政治冷漠,对政治的冷漠本身就是黑暗政治培育的一种态度。中国人之所以对政治态度冷漠,根本原因在于公共事务与公共权力被少数人操控,用来为自己或自己的小集体谋私利,公共空间变成了所谓当权者把持的“官场”。大众缺少甚至完全没有参与。由于极权主义对公共空间和公共事务的绑架和操控,这些人对公共生活和公共世界已经彻底丧失信心。不关心政治和不能参与政治是互为表里的,不关心是不能参与的结果。反抗极权政治的力量绝不可能来自这些消极躲避政治的人,只能来自热心另一种政治,即公民政治民主政治的人。

人物

霾天垢土说玉闪

★本文原载于作者博客追远堂,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特别推送。如需转载,请务必联系作者。

霾天垢土说玉闪
萧瀚

我要在失明的眼眶里,

寻找最后的羽毛,

对着青草、对着秋天,

书写灰尘的诗稿,

我发誓要和西西弗同在。

——阿多尼斯:“致西西弗”

郭玉闪是谁?

……

由于某些原因,查看完整全文,请访问微博@WeThinker微思客。

原文作者萧瀚,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微思客影院

影评| 谈姜文:再看《阳光灿烂的日子》

0-4

图为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海报

 

★ 本文经作者授权首发于微思客,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文章及作者完整信息。

编者按:

沸沸扬扬的《一步之遥》,让我们想起《阳光灿烂的日子》。很少有一部电影能够像《阳光》一样,持久地在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中占一个独一无二的地位。也很少有导演能像姜文一样,用20年和5部作品,让自己成为一个无法被人忘记的导演。在对《一步之遥》评价两极分化的当下,不妨让我们放下成败观,一起回到姜文出发的地方,去回味那个既属于姜文、也属于我们的阳光灿烂的日子。

Continue reading “影评| 谈姜文:再看《阳光灿烂的日子》”

读者来稿

读者来信| 社会主义政“教”结合模式的分析

★本文经作者授权,独家授权微思客首发。如果需要,欢迎转载。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 ‍‍作者刘健。

新中国的教育与政治

——社会主义政“教”结合模式的分析

刘健

内容摘要:本文综述了中国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在教育方面的改革历程,从领导人物的观点,来分析其对整个中国社会的改造。着重点在教育体制、教育方式、教育思想方面来讨论。以政治与教育结合为出发点,试图解释中国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不同的教育理念背后蕴藏的历史动机,并且对未来的教育方向进行展望。同时也批判地看待了改革开放以来包括中国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的教育成果。

关键词: 教育 政治 社会主义建设

Continue reading “读者来信| 社会主义政“教”结合模式的分析”

荐书

荐书| 周保松:我们非如此不可

★本文经作者周保松授权推送,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完整保留此说明,并注明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周保松。

0-4

周保松:《政治的道德:从自由主义的观点看》,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14。

我们非如此不可
──《政治的道德:从自由主义的观点看》序
周保松 Continue reading “荐书| 周保松:我们非如此不可”

特别策划, 狮子,醒了!

三个虚无主义问题

三个虚无主义问题

郑玉双

1941年,刚到美国没几年的的列奥·施特劳斯在纽约的New School for SocialResearch的一次研讨会上做了题为“德国虚无主义”的讲座。这个讲座的内容直到1999年才发表在Interpretation杂志上。也就是说,直到世纪末,人们才得到这位二十世纪最重要的保守主义政治思想家关于虚无主义的讨论的全貌。

Continue reading “三个虚无主义问题”

特别策划

何种政治,谁之世界

何种世界,谁之政治?

孙守飞/文

 

强世功教授在北大法学院2013届毕业典礼上的演讲文,我用心拜读了三遍。该文读来,真是令人荡气回肠,英雄气长。若我有幸也是当时坐在台下的一名听众,我或许可以在恍惚中看到,奥德赛、伯利克里、林肯、马克斯·韦伯的幽灵们纷纷从他身上走了出来。一时间,本来略带柔软的忧伤气氛的毕业场合,则可能因为他的一席雄浑高亢之言,瞬间化作了某种“神圣的空间”。而我也仿佛置身于伟大的战争即将打响之际,变成了一个马上要奔赴战场的战士,正在接受一名伟大领袖的精神洗礼。不过很可惜,我离他太远。而且我也自知,我不是他所说的“法律人”,更不愿意成为任何“军团”的战士,因此我有点难以理解,一个法学学者,将法律与战争以及“霍布斯式的世界”联系起来,并赋予“法律人”为“国家”、“历史”和“人民”一战的神圣使命,到底有着怎样的“证成性”和“正当性”[1]可言。让我有点不解的还有,强世功教授在这篇演讲文中,提到了这样的问题:“本·拉登究竟是恐怖分子还是神圣的殉道者?金日成究竟是流氓还是政治家?斯诺登究竟是叛国者还是人权的捍卫者?”他认为,在新旧交接的世界秩序和“全球分裂”的时代背景之下,这些问题,也是每一个法律人要面对的“纷争”和“分歧”,而不能仅仅为“个人权利”而战。我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法”去回答他提出的问题,但我可以假设一点:这归根结底是一个“何种世界,谁之政治”的问题。

Continue reading “何种政治,谁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