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谈, 微思客版块

访问周濂(中):流沙中国下的正义可能 | 微思客大家访谈

编者按: 

2017年3月,周濂老师在美国波士顿接受了微思客的采访。在上一篇里,周濂老师谈到了知识分子应该如何参与到公共讨论当中,也谈到了当理想与现实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同时,周濂老师也分享了他在美国哈佛大学访学的感受。点击【阅读原文】回顾《访问周濂(上):后真相时代的公共讨论》)

在这一篇里,周濂老师会谈到川普当选与政治正确的问题,也会探讨哲学如何指导我们的生活,更会深入探讨一系列政治哲学的话题。

 

Continue reading “访问周濂(中):流沙中国下的正义可能 | 微思客大家访谈”

Advertisements
哲学文化, 微思客版块

周保松:我们曾经这样上课 | 微思客

编者按:


上一周香港书展,恰逢周保松老师的新书《在乎》签售,小编特意前去捧场。签售会下午3点开始,2:45就开始排起了长龙。排在我前面的是一位大叔,五十多岁的样子,手里拿着《在乎》还有新版的《小王子的领悟》。工作人员让他把自己的名字写在纸上,这样方便待会儿签售。大叔憨厚地笑着说:我也姓周,专门过来找周老师签书,我待会儿想让他写“同周共济”。

大叔之后轮到小编,小编自报家门(微思客)之后,让周老师签了一句“与微思客一起思考!”。托各位读者的福,周老师答应接受微思客的采访。而这本独一无二的《在乎》,将会作为活动福利,送给一位微思客的读者。

如何参与活动?

你只需要在文章底部留言,向周保松老师提问,即可参与活动。

我们将会从读者提问中选取五个问题,代表读者向周老师提问,并由他从五个问题里随机抽取一个问题。该问题的提问者即可获得这本独一无二的《在乎》。

Continue reading “周保松:我们曾经这样上课 | 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中国政府的人口政策变迁,代表了政改的何种转向?

杨松林|多伦多大学东亚系研究助理

去年两会的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不再提及严格的计划生育控制政策;随后的十八届中央委员会上,中国政府取消实施了超过30年的一胎政策,通过了普遍二孩政策。这种转变,意味着新一轮的政治改革似乎已经起航。

哈佛大学人类学系葛苏珊(Susan Greenhalgh)教授和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系韦爱德教授(Edwin A. Winckler)在《Governing China’s Population: From Leninist to Neoliberal Biopolitics》一书中认为,这是“中国列宁主义的新自由转向”(the neo-liberal shift of Chinese Leninism),中国政府正在面临一种更为深入的改革诉求;一种更为全面和制度化的政治改革:以人口为核心,辐射到社会形态的方方面面。

0

葛苏珊长期从事中国人口政策的人类学调研,关注于意识形态符号通过制度表达在社会大众中产生的心理、行为与思想上的影响;韦爱德则是著名的中国人口制度专家,联合国人口基金会顾问、美国国务院政策咨询专家、中国计划生育委员会顾问,其对于中国人口的制度学分析非常具有代表性。

这本书创新性使用福柯的“统治术”理论,通过人类学与政治学的结合,完成了对中国政府人口政策的全面分析和解读。

Continue reading “中国政府的人口政策变迁,代表了政改的何种转向?”

言之有物

政治正确的道理,不过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孙金昱|伦敦大学学院在读博士生,微思客编辑

奥兰多枪击案后,唐纳德·特朗普,这位靠逆政治正确而行既赢得眼球、又拿下选票的总统候选人再次向政治正确开火,称奥巴马总统拒绝使用“极端穆斯林”一词,应当下台;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若也拒绝使用改词,则应当退选——“我们再也受不了政治正确了。”

厌倦政治正确的特朗普和其支持者并非小众。在中文世界里,围绕着政治正确的辩论随着公众对西方世界关注的增加也变得激烈起来。甚至,中文世界要比政治正确的起源地更加厌恶政治正确。政治正确的反对者普遍认为政治正确软弱、虚伪、无用、廉价,回避问题,太过敏感,无原则保护弱者。

但是,在参与辩论之前,我们更应该搞清楚的是政治正确到底是什么。政治正确不是一个学理上的专业名词,因此我们也鲜少会看到一场正式的公共讨论或学术辩论中,持不同观点的各方会以政治正确作为核心概念进行进攻和防守。和平等、自由、公平、正义等这一类传统政治学概念不同,它不是一种价值或权利。 Continue reading “政治正确的道理,不过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法国文化

当我说我是法国左派时,我在说什么? ——法国左翼的历史渊源及价值内核

宋迈克|生活在巴黎,本职为电力电子工程师,空余时间关心时政,钻研政治史。参与鸡鸣时——巴黎文化沙龙的组织工作。

在当代中国语境下,“左”与“右”是时常被提起的词汇。“左”与“右”似乎大体被等同于“威权政治”“计划经济”与“自由主义”“市场经济”,甚至有时被用来形容对当局的态度。事实上,左右分野是刻画法国乃至欧洲政治的根本特征,曲折的历史给左翼和右翼以丰富的思想资源。中国语境下说起“左”与“右”时,往往是对这些丰富内容的过分简化与想象。

诚然,简化与想象是思想传播过程中必经的道路。但我想,把左右分野的完整面貌展示出来仍是一项值得做的工作。为此,对作为左右分野的历史来源和重要舞台的法国的政治史的回顾与反思必不可少。我自己对政治史有一些了解,个人是个左派,所以今天想就我自己的了解跟大家谈一下法国左翼从大革命开始到冷战结束的两个世纪间的历史,并从中试着提出一些左翼的思想内核与内部张力。个人水平、倾向和讲座形式所限,请大家不要把这些挂一漏万的介绍与分析视为参考资料,我希望它们能成为引起你去就某些内容查找资料的起点。 Continue reading “当我说我是法国左派时,我在说什么? ——法国左翼的历史渊源及价值内核”

微思客版块

福利主义、末人与文明的终结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来自于《南方周末》2016年4月5日文章,作者为南方周末评论员陈斌,微思客经授权发布。如要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作者:南方周末/陈斌

历史有诡异的一面。2001年9·11事件之后,美国布什政府先后发动了阿富汗与伊拉克两场战争,但并未消除原教旨主义与恐怖主义,终于,2015年巴黎发生了11·13事件,2016年布鲁塞尔又发生了3·22事件,但这两个地方是欧洲的中心地带啊。同样,2008年美国引爆了世界性金融危机,但是最受伤害的却是欧洲:冰岛破产,希腊债务危机……都两次了,大家本来想看美国的好戏,但发现躺枪的是欧洲。讲不通啊。

这背后的逻辑就是“薄弱环节”。二战之后,欧洲的防务主要靠北约与美军基地,有美国人出钱出人保护,欧洲能把大量的防务经费节省下来,但这节约下来的钱不是用于生产性的减税与经济发展,而是用于分配性的、纯消费性的福利支出。福利主义既损害经济效率与经济稳定性,也扼杀防卫能力与防卫意愿,令欧洲成为“薄弱环节”。

对福利主义的态度,欧美很不一样。虽然这些年来美国左转了不少,民主党政府推出了奥巴马医保,但“福利社会”,在推崇个人责任的美国大体上还是一个贬义词,在欧洲早已是不言自明的褒义词,是一边倒的政治正确了。福利主义侵蚀个人责任。虽然美国也有“占领华尔街”运动,但美国好在还有茶党,欧洲只有司空见惯的公营部门罢工与反紧缩游行了。

以上只是福利主义的病理切片,让大家有个直观感受。即将奉上福利主义的解剖结构,让大家从多个角度逐一品鉴。下文将阐明一个核心观点:福利有易发难收的特性,几乎只能加不能减,有内在的不可持续性与毁灭性;福利主义是里子的腐朽,恐怖主义是浅表的病症,物必自腐而后虫生,福利主义极有可能导致一个文明的毁灭与终结。这似乎有些耸人听闻? Continue reading “福利主义、末人与文明的终结”

荐书

荐书| 译林: 牛津通识读本《政治哲学与幸福根基》

▌温馨提示:8月21日,联合译林出版社,精选“牛津通识读本”丛书15本,举办“月庆有奖赠书”活动,给热爱思考和爱阅读的您。敬请关注!

 

【作者简介】

David Miller:牛津大学政治学理论教授、纳菲尔德学院官方院士。撰写或主编的著作和论文涉及政治学理论及政治哲学的许多领域,包括《布莱克维尔政治思想百科全书》(1987)、《论民族性》(1995)、《社会正义原则》(1999)和《公民权与民族认同》(2000)。2002年当选英国皇家社会科学院院士。

《政治哲学与幸福根基》序言

文/顾 肃(南京大学哲学与法学教授)

Continue reading “荐书| 译林: 牛津通识读本《政治哲学与幸福根基》”

微思客书评

列奥·施特劳斯到底说了什么

★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并标明作者。

作者: [美]凯瑟琳·扎科特 / [美]迈克尔·扎科特

出版社: 商务印书馆

副标题: 政治哲学与美国民主

译 者: 宋菲菲

出版年: 2013年

 

【微思客书评 | 内容简介】

列奥•施特劳斯是20世纪最具争议性也最神秘的哲学家之一。他被视为新保守主义的思想鼻祖,具有塑形布什政府外交政策的强大力量。真相果真如此?

一种普遍的观念认为,施特劳斯追随尼采、海德格尔和卡尔•施米特的足迹而属灵活变通的保守派。本书作者凯瑟琳•扎科特与迈克尔•扎科特对此 提出质疑,他们主张施特劳斯的标志性思想乃“返回古典”,这是由于施特劳斯相信,现代思想与相随而来的相对主义和虚无主义暗中破坏了政治健全,甚至影响了真正的哲学的可能性。他们由此推断,施特劳斯是自由主义民主清醒的捍卫者:他既认识到自由主义民主的优势,也意识到它的劣势。

本书亦考查了施特劳斯众多学生及追随者们形色各异的作品,揭示他们分裂为对立阵营的起因——源于施特劳斯本人思想内部的紧张关系。对于希望更充分理解这位谜样的哲学家与其极具争议的思想遗产的读者而言,本书是一部必读之作。(来自 豆瓣读书)

Continue reading “列奥·施特劳斯到底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