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会对know yourself感到疑惑和失望丨微思客

元嘉草草案:Blue的这篇文章,看似是在质疑know yourself公众号的“初心”是否还在,实质是对所有临床心理学工作者的一个沉重拷问。

ky对于公共性议题有意无意的回避,不仅仅是时代下的缩影(ky从崛起到快速扩张,恰恰是中国互联网言论自由从宽松到收紧的几年),也在某种程度反映了临床心理学对于个体背后更宏观的社会背景以及公共性因素的不重视。广州女权运动者黄叶韵子在一次女权主义沙龙中谈到,当她因为抑郁症寻求心理咨询师帮助的时候,她当时的心理咨询师对于她作为女性遭遇到的歧视归因为个人的原因,并没有看到社会性对于女性的歧视以及她可能遭受的文化性创伤。这一点让她非常失望。

另外一个例子,是近期考研学生焦越在网上质疑清华大学在研究生入学时涉嫌性别歧视。一个心理学博主对此事的评价是,大学因为怕学生出事需要负责,会在面试时候淘汰掉那些疑似“有心理问题”的学生,他认为这是很正常的国情,而且“90%喊歧视的人,内部问题才是ta们人生不顺心的绝对主要影响因素”。他的观点被众多心理学博主认可且附和。且不说仅仅依靠面试时候10几分钟的交谈就判定一个人的心理健康水平是否科学,这样的操作是否涉嫌对于心理健康歧视也值得深究。

当一些心理咨询师把个体的遭遇仅仅归因于个人,而看不到个体背后社会结构性的影响,这其实是非常片面的。Blue也在文章里质疑,ky创始人钱庄在演讲中对于“虚无”的表述太过于岁月静好(“只要世界上有一个深深懂得你的人,或者是一个帮助你了解你的人存在,和ta在一起是,就真的觉得世界是不重要的。”),而忽视了更宏观的公共性。对此我深以为然。如果说,心理学是帮助人们认识自己,know oneself, 那么思考“我是谁”这样的命题的时候,不应该只局限于个人层面,满足于在自我构建的小圈子里面岁月静好,更应该站到更宏观的角度,从公共性角度、哲学角度思考,我与他人的关系,我与社会的关系,我与人类这个共同体之间的关系。

不得不承认的是,国人也是从近20年开始才逐渐重视的心理健康,即便现在也依然很多人对于心理健康问题讳疾忌医。可能对于很多人来说,连达到个体层面的岁月静好都很难,更不用说从公共性角度思考人生。但这种把“个体心理健康”跟“社会性”割裂的观点,恰恰就是Blue一文所批判的。一些个体层面的创伤很有可能是历史、社会、国家政策、文化等等交互作用下的结果。缺少了宏观角度的know yourself只可能是虚假的、有限的“懂我”。

繼續閱讀 “为什么会对know yourself感到疑惑和失望丨微思客"

廣告

川普的心理解析 —— 政治心理学 | 微思客

★本文原载于书《菜市场政治学》(http://whogovernstw.org/),作者:吴冠升/普渡大学政治学博士生。感谢该网站编辑授权微思客推送。如果需要转载,请联系该网站编辑 whogovernstw@gmail.com。

随着美国总统大选越来越接近,两党候选人的民调差距几经更迭,美国选民们也都议论纷纷,不知道两位候选人当选后会做出怎样的政策决定。生硬的民调数字或许无法完整回答这个问题,但加入两位候选人的内心分析,就可以从他们的个性、决策模式,以及对美国的愿景,推敲出些许端倪。今年(2016)六月,美国西北大学心理系教授Dan McAdams 在美国的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发表一篇文章「川普的内心世界」(The Mind of Donald Trump)(a),以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川普的人格特质及身为总统的可能决策模式,以下将摘录McAdams文章中的重要部分,来分析川普的性格特质。

繼續閱讀 “川普的心理解析 —— 政治心理学 | 微思客"

荐书|译林: 牛津通识读本《生活中的心理学》

▌温馨提示:8月21日,联合译林出版社,精选“牛津通识读本”丛书15本,举办“月庆有奖赠书”活动,给热爱思考和爱阅读的您。敬请关注!

作者简介

Gillian Butler:英国牛津大学 Warneford 医院的临床心理学家。之前曾在牛津大学从事精神病学方面的研究。

Freda McManus:英国牛津大学精神医学系认知治疗研究人员。主要研究方向是焦虑障碍的心理治疗。

 

《生活中的心理学》序言:一本好的心理学入门书

文/黄希庭(当代中国心理学家)

心理学是研究心理现象的科学,它源自生活但又高于生活。 繼續閱讀 “荐书|译林: 牛津通识读本《生活中的心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