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版块

《辩护人》——从商人、法律人到政治人|微思客

当下,有更多人在匍匐前进,即便环境日益艰难,仍初心不改。每个人选择这么做的动因不同。一些人看不懂,觉得何苦令自己遭难,或认为别有用心。但还是有更多人表达了关注和支持。因为他们懂得,只有大家一起有尊严、有自由地生活,个体在其中也才能感到尊严和自由。虽然我们各自经历有别,但有共识——对不幸常怀悲悯,对不公总有愤慨。

 

斯伟江|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

Continue reading “《辩护人》——从商人、法律人到政治人|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特稿

域外| 美国如何处理冤假错案?

★本文原载财新博客“兰语充数”,经作者授权推送,微思客团队感谢兰荣杰老师的大力支持!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美国如何处理冤假错案?

兰荣杰

一个美国学者曾经戏谑地说:“在法律领域,我们在很多方面都有丰富的经验,包括制造冤假错案。”这其实并不是开玩笑。虽然没有官方统计数据,但根据密歇根大学洗冤登记中心(The National Registry of Exonerations)的统计,自1998年以来,全美已经有1473名蒙冤入狱者得以平反,其中仅2013年就有87起。相比美国200多万的在押犯,这个数字似乎并不多。不过任何人都会问的一个问题是:除了已经确认的冤案,究竟还有多少人蒙冤在押?一个更为艰难的问题则是:究竟有多少人已经蒙冤死亡?科学家常说,我们只知道我们知道多少,却永远不知道我们不知道多少。这句话放在冤案的背景下,却总是让人有不寒而栗之感。 Continue reading “域外| 美国如何处理冤假错案?”

思·法

报关心浦案友人书

★本文的推送,微思客得到《律师文摘》杂志社的授权,在此谨表示感谢。如需转载,请联系《律师文摘》。

 

报关心浦案友人书

张思之

6月9日17时30分,意外地得到机缘会见浦志强,恰在等见之时,网上传出一些关于“会见”的说法,“所”里警官甚表不解,反复解说,“我们安排你单独会见”,其他人不可能仿行。会见室除有一位官员负责安全外,估计没有实施监控措施(如录像),交谈整整一小时未受到任何干扰。浦入室,似乎也感意外,坐定,两人隔窗互握致意。见他长发很湿,应是刚刚洗了头。

Continue reading “报关心浦案友人书”

特别策划, 毕业季

毕业季·致青春|Martha Nussbaum: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毕业演讲

0CA0IZIHW

(Martha Nussbaum,照片来自网络)

If you would like to read the English version, Please click Here.

★本文系“毕业季·致青春”系列主题策划第二期,经译者王凌皞授权推送。如有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照下述方式注明来源:转自微思客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芝加哥大学教授Martha Nussbaum,译者浙江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王凌皞。

Continue reading “毕业季·致青春|Martha Nussbaum: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毕业演讲”

特别策划

叶竹盛:死磕派律师

★微思客得到叶竹盛老师的授权推送,在此,微思客团队谨向作者表示感谢!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征得同意。

【编者按

据新京报发布的消息,有“死磕派”律师之称的浦志强,近日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2013年,浦律师获颁《中国新闻周刊》“影响中国2013年度法治人物”,颁奖词如是写道:他被称为律师界的“死磕派”,却对法制改进抱有最大的善意。在一个个尖锐得让人道德和良心无法承受的事件中,他选择了一系列劳教案作为切入口。他试图以微小之善,一点点融化看似牢不可破的制度坚冰,他在守护当事人的法治梦,也是完成自己作为法律人的“良心活”。

同样被归为“死磕派”律师的迟夙生,最近在微博中称,其代理的案件,公诉人在庭审时说,“这里是法庭,不是讲法律的地方”。涉事法院公布庭审视频,公诉人实际表达的是,“……对这类证据有什么要求,法律写得很清楚。我不想在这里讲法律,来宣传什么法律是怎么写的。我们主要是查明事实,核实证据,专门把法律在这里一条一条学习的话,没这个时间。”迟律师的断章取义,也让自己陷入争议。

“死磕”,表现的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和某人某事作对到底的态度。以此形容一些刑事辩护律师,乍一听,有些市井江湖气。

那么,到底什么是“死磕派”律师?

Continue reading “叶竹盛:死磕派律师”

特别策划

兰荣杰:律师如何批评法官

★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告(wethinker2014),作者系浙江大学法学院兰荣杰讲师。

【编者按】

有人会质疑,法庭是庄严神圣的地方,法官应当被尊重,“死磕”行为不值得提倡。杨金柱律师给出了他的理由,“当这个法庭已经完全丧失了程序正义,已经完全不尊重法律的时候,你这个法庭的法官就不值得我尊重了。因为我尊重他,就等于我不尊重法律了。所以这点我特别反对某些律师在文章中所写的,哪怕一个法庭违法了也应该尊重它的,不应该。”

面对被“死磕”,深圳某法官说,“‘死磕派律师’往往将居中裁判的法官作为死磕的对象。走行为艺术,给法官送红薯;走舆论路线,庭审时直接发微博;走揭露路线,将揭露法官的审判违规行为成为辩护的主要内容。而法官也对律师采取了一些高压手段,将律师驱逐出法庭,对扰乱法庭秩序的律师进行拘留,甚至内地个别法官将律师铐在篮球架上暴晒。”他认为,法官与律师的“对立”局面,责在双方。

最高法副院长、一级大法官沈德咏在《如何防止冤假错案》一文中,提出要“充分发挥辩护律师在防范冤假错案上的重要作用”,在这里谈到“死磕派”律师,他说,“现在出现了一种非常奇怪的现象,律师不与公诉人对抗,反而同主持庭审的法官进行对抗,甚至演变成了‘对手’,律师要‘死磕’法官,社会上有人说现在的律师与法官关系是‘像雾像雨又像风’……”。沈反思产生这一现象的法官责任。首先,个别律师不遵守规则的情况是客观存在的,但法官是否也存在小题大做、反应过度的问题?其次,法官们的思想深处,有无轻视刑事辩护、不尊重律师依法履职的问题?第三,工作关系上有无存在重视法检配合而忽视发挥律师作用的问题?第四,法官是否恪守了司法中立的原则和公正的立场?

沈院长的剖析,可以理解为律师何以选择在法庭“死磕”的一层原因。

那么,在大陆语境下,法官与刑辩律师到底呈现出一种怎样的关系,该如何看待二者间或紧张、或和谐的共存状态?刑辩律师可否批评法官?如果可以,在何种场合批评?批评的界限何在?

Continue reading “兰荣杰:律师如何批评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