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起一路的灯:周保松老师的教育理念 | 微思客大家访谈

编者按 
策划博群书节、电影节,主办思托邦沙龙,香港中文大学的周保松老师每年要花相当多的时间在这项校内外小有名气的“博群计划”上,他坦言:“做这些活动,我们这些老师都是志愿工作者,教学工作一点也没有减少。可以说,我将我学术生涯中的七年时间都奉献给博群了,但这是值得的,因为我看到这些工作的教育意义。”很多参加过“博群计划”的同学都感叹:没想到在大学校园里还能以这么浪漫的方式读书、看电影、体悟自然。但其实在周老师看来,他的初衷一直都很明确,他策划的这些文化活动,本质都是在践行自己的教育理念。在大学教育愈发“职业化”、“专科化”的当下,周老师依然坚守钱穆先生在新亚学规中提倡的:“你须先求为一通人,再求成为一专家。”

 

继续阅读“燃起一路的灯:周保松老师的教育理念 | 微思客大家访谈”

Advertisements

周保松:初恋的脆弱|微思客

编者按:对于处于热恋期的伴侣而言,任何人生哲理,在彼此看来都不过是陈词滥调。然而,随着感情的投入,正是这种陈词滥调,如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越忽视,越变得难以忽视。于是乎,有人主动拥抱,有人殊死一搏,有人理所应当,有人过犹不及。

人生百态,不过如是。何为?

就像周老师说的那样,任何恋情的初始,包括初恋,大多热衷于海誓山盟的追求永久,而“曾经拥有”的大道理,在那时总显得“正确却不合时宜”;所以,在创作时,“文学和电影为了避免这种挫败而总是安排故事主角早逝,以使得美好定镜于生命的某一刻”。可是这样的处理方式,一方面让人们对爱情充满憧憬向往,另一方面让人们忽视潜在现实问题,活在爱情幻想或幻灭中的人群,因此走在感情种种极端里,变得自我迷失。

难道真的就无药可救?尤其对于伴侣们,无论热恋期,磨合期还是成熟期,爱情的消亡总归是宿命?又或许,大家总给予爱情过高或者过低的期待:谁都愿意在恋情中爱惜对方,保护对方;但彼此总将这种保护,在某种程度上变成了满足自我安全的控制。《小王子》里将这种行为称为“驯养”:彼此从未真正尊重过对方的意志,并在以爱为名义互相伤害中,忘记了相爱的初衷。

林夕话斋,“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谁不懂得欣赏谁,谁不懂得珍惜谁?没有什么付出是想当然的,也没有什么付出是不需要限制的。

所以,对于情侣们,“曾经拥有”的道理并不需要忽视或者避之不及。毕竟,正因为知道爱情的来之不易,彼此才更需要明白倍加珍惜,好好保管;而对于受过情伤的朋友们,也不要因为懂得了这个道理而放弃对爱的追求,毕竟,道理和爱情一样,同样不过转瞬即逝,并不恒常,更不可能真的成为什么咒语。相反,只要愿意相信,愿意坚持,爱情就不会消逝,反之亦然。

想起宋禅师天目文礼的一首诗,“不汝还兮复是谁?桃花落满燕子矶。日斜风动无人扫,燕子衔将云际飞。”某种程度上,谁都可以成为那只燕子的,它并不只是空想。

若你不信,看一下周老师的这篇文章吧,我猜,他应该愿意“把这陈年风褛,送赠你解咒”吧。

 

继续阅读“周保松:初恋的脆弱|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