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媒槽

媒体为什么不能高冷地谈论气候变化?|微思客

朱李李 | 新闻学人,前环境记者,现居英国,先后供职于非盈利和市场分析机构。关注环境污染、能源、气候变化、城市化、食品安全、CSR和社会自治等“泛环境”领域。
在美剧《新闻编辑室》第三季中,有这样一个情节:美国环境署将要发布的科学报告显示,大气层中的温室气体浓度达到了历史新高。报告的撰写者之一被请到演播室在晚间新闻里向观众解释,这一研究意味着人类已经错过了将全球平均气温升幅控制在二摄氏度以内的机会,并语出惊人地说迎接人类的是全球性大灾难。经验老道的男主播不断地引导嘉宾讲出一些人类得以自救的办法,但换来的是“一切都已经晚了”,“等待我们的将是极端天气、海平面上升、大规模气候难民和瘟疫大爆发”。这让男主播没好气地在镜头前摔了笔,因为嘉宾的言论让他们的报道砸锅了,作为一档严肃新闻节目他们传播了恐慌,也播出了一则受众和他们自己都不喜欢的故事:一则不折不扣的坏消息,且告诉观众“你对此无计可施”。

 

(图片来源:http://www.hypable.com/the-newsroom-season-3-premiere-date-announced/)

Continue reading “媒体为什么不能高冷地谈论气候变化?|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微思客版块

谁在说话?对《人民日报》的一次身份审视 | 微思客

重木 | 微思客传媒撰稿人

 

日前,《人民日报》对豆瓣、猫眼等网站的公开发难,批评其有“水军”刷分,发布恶意的、不负责任的言论,严重破坏了中国电影的生态环境。此次发难直接触发大量反弹,整个舆论界一面倒地支持豆瓣等网站。

Continue reading “谁在说话?对《人民日报》的一次身份审视 | 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一位作者的忧与喜 | 微思客

身为一位作者,这一年来,我留下很多文字,也留下很多反思。我愈发意识到写作不仅仅是个人之事,作者写出的文章,在自我实现之外,也要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要应对读者的期待和批评。所以,每走过一段路,我都会再回过头看一眼,之于写作,便是某一个夜晚,灯下对自己的扣问。我并没有获得十全十美的解答,我的自我反省,也可能有浅薄之处,但我愿意将这些反省的文字整理起来,呈现给读者。有一句话如今有些“烂大街”了,但第一次听,我到底是被打动的,在这段“作者按”中,我想分享给你们——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宗城 | 微思客传媒撰稿人 ,706青年空间专栏作者,凤凰文化、文汇APP、中青报外约作者

Continue reading “一位作者的忧与喜 | 微思客”

莫惜墨

恐怖源于媒体?——媒体恐慌论介绍及启示|微思客*纪念9.11

编者按:距9.11事件已历十五年,恐怖主义尤似幽灵,飘荡在各国上空。恐怖分子为什么热衷于制造骚乱、夺取无辜人的性命?他们的目的绝对没有杀伤无辜这么简单。恐怖主义的真正意图,也许并不在于事件本身,而在于事件给其他人带来的影响。换言之,恐怖分子是希望通过制造死亡事件来传递他们的信号——恐怖。

可以设想,如果没有大众媒体的存在,恐怖分子将无法达到这个目的。他们正是借助媒介向世界传递他们的声音。在传播学中,有“媒介恐慌论”的说法,即媒介在恐怖的传播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给受众带来恐惧感的,不是恐怖分子,而是媒体。那么,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媒体实际上扮演着恐怖分子帮凶”这个问题?我们不禁要问,媒体与恐怖主义之间是怎样的关系?媒体是否还要报道恐怖事件?新闻又应该如何展现恐怖事件的主题,才能减小对社会的负面影响?0

邵培仁|浙江大学传播研究所所长、教授

 

Continue reading “恐怖源于媒体?——媒体恐慌论介绍及启示|微思客*纪念9.11”

微思客版块

真实的世界,虚拟的世界:媒体、信息与谣言|微思客

 

编者按:我们如今生活在一个后事实(post-factual)时代,虚拟正逐步取代真实,媒体深刻地影响着我们对世界的感知。对信息愈发依赖的同时,信息爆发造成的谣言四散,却使得我们又对媒体产生抵触与困惑,走进矛盾的怪圈中。我们该如何理解媒体与信息?我们该不该为漫天的谣言感到忧虑?法国学者Pascal Froissart所做的讲座将回应这两个问题。虽然欧洲新闻界的语境与中国大不相同,他给出的答案或许并不适合于国内,但仍具有参考价值。

作者:Pascal Froissart|巴黎第八大学信息科学研究员

编译:杜卿巴黎第四大学法语文学专业,微思客传媒编辑 Continue reading “真实的世界,虚拟的世界:媒体、信息与谣言|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告别新闻业的自恋感

忘情风|生活在南方的媒体人。

不久以前,我去听一场新闻从业者的学术讲座。讲者当时是知名的理想主义者,某报的首席记者,写出的报道颇有影响、也常有争议。不过,到学校来举办学术讲座,大多数记者也只能就自己的某篇代表作剖析来龙去脉,讲故事的立意,大于学术上的反思与辨正。

这位先生也果不其然,开口就宣称自己的江湖地位,顺势导入奠定地位的代表作,讲惊心动魄的调查、曲折惊险的采访,三段式的最后是升华——到底有没有舆论审判?他以自己的亲身阅历给出的答案是,自己初入江湖是认为没有的,现在认为是有的。而正是认识到舆论审判的存在,从截然相反的角度切入,才造就了自己的名篇。

类似于我们经常听到的学术讲座,“这是一个探赜真相、不畏险恶的,关于勇敢、正义、良心的故事”,讲者总是愿意传达这样的理念。故事的冒险性和正义性,通常会深深感染未出茅庐的莘莘学子们,于是他们笃定决心,要秉持着铁肩担道义的理想,要成为鞭笞黑暗的社会良心,从此扎身进入了深似海的新闻生涯中去。

怀秉理想主义是一种精神状态,也没什么不对。但新闻业对人的感召中,我们通常看到的是超越感召的自恋——没错,是有不断的议程设置在改变社会状态,也通常有记者以一己之力,扳倒某个高官、改变某项法律。然而,这也对应产生了“舍我其谁”的自恋气质,拔高新闻业的公共精神。不过,新闻业再怎么具有公共精神,说到底也只是一项职业,假如谈奉献、谈责任,那为何还有这么多人跳槽转行?

所谓“自恋”,是在做一份养家糊口的职业时,过分的渲染其上的道德光环,甚至把它描绘成吸引自我的唯一。当然,有些人愿意这样做,但其成为普遍式的新闻教育时,不可救药的自恋心态就开始蔓延,前些年纸媒状态还好时,这种状态甚嚣尘上,媒体人总是觉得自己的职业高人一等;这些年纸媒状态下滑,以理想生存的浓眉大眼们,也开始自觉放低身价了。从自我反省的角度来看,市场经济不愧是个好东西。 Continue reading “告别新闻业的自恋感”

祛魅

媒体真能同情遭患难的人吗?| 微思客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经作者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团队或作者公号“有趣的文章(youqudewenzhang)”。

编者按: 新闻工作者的职业素养常体现在他们面对受难者时所采取的报道手法与态度上,这些态度与写法也是新闻本身的价值所在。本文虽作于2年前,但于新闻载体有所变化,且灾祸频发的今日,仍有借鉴意义。    

媒体真能同情遭患难的人吗?

王世宇 文

我喜欢你执拗的构想,

我也愿扮演这个角色。

可如今演的是另一出悲剧,

但求此番别能用我。

我孤单,一切在伪善中沉沦。

人生啊,真非同小可。

——帕斯捷尔纳克《哈姆莱特》 Continue reading “媒体真能同情遭患难的人吗?| 微思客”

莫惜墨

莫惜墨| 媒体已对你的思维做了手脚

image/beforeitsnews.com
编者按
研究者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关系:我们所关心的事项与媒介所报道的内容具有高度的相关性,但是究竟是媒体影响了我们的判断,还是我们在左右媒体的工作,这一点仍存在分歧。议程设置理论 (agenda-setting theory) 就是这样一个致力于证明因果方向的理论。支持者会认为,媒体很重要的一个社会作用是为公众设置要在未来讨论的议程。按照议这个理念,并不是你突然对某个议题发生了兴趣,媒体的重复报道早已对你产生了潜移默化的作用。
 

媒体已对你的思维做了手脚

李汶龙

Continue reading “莫惜墨| 媒体已对你的思维做了手脚”

吐媒嘈

吐媒槽| 中国媒体的角色错位与调适

★本文为浙江大学邵培仁教授在中国传播学会2014年年会暨“新世纪的中国传播学”学术研讨会的主题发言,微思客经授权推送。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中国媒体的角色错位与调适

邵培仁

当前中国媒体角色存在错位和危机,现已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既接通不了媒体全球化的网络,也追赶不上国家现代化的步伐;既同传统角色渐行渐远,也与现代角色若即若离。中国媒体角色的矛盾和冲突,导致媒体公信力和社会声望下跌。因此,必须重新认识中国媒体的身份和角色,主动设计和重新定位中国媒体正向、健康、和谐、统一的以及能够适应社会变化和时代趋势的角色特征。 Continue reading “吐媒槽| 中国媒体的角色错位与调适”

吐媒嘈

从当下走向明天的传媒学科

★本文经浙江大学邵培仁教授授权推送。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 历史反复证明:一个新媒介的诞生即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意味着一种新文化和新生活的出现。只有那些与这一时代的标志性媒介相匹配的人和事物才能获得飞速发展,而那些与之不匹配的或相抵触的人和事物将因此而受到损害并在竞争中处于劣势。因此,了解和熟悉媒介的特点和需求,使自己的心理与行为与其吻合和匹配,就成了当代人的必修课。

Continue reading “从当下走向明天的传媒学科”

墙外看中国

墙外看中国| 本周外媒速览20140419

★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系微思客@马由游。

1)经济学人——走进中国NGO(Enter the Chinese NGO)

25年来已有超过50万NGO在中国注册。有预测称随着对NGO政策的放松,在未来几年内数量会翻倍增长。

虽然部分NGO涉及的领域因太过独立被中国政府视为西方和平演变的体现,但不少实用主义者也承认NGO的增长帮助政府缓和了民怨,提供了教育医疗等社会服务。

权衡利弊下,政府决定放开NGO的设立,但仅限于小规模和局部地区。

随着NGO数量的增加,相对的法律保护体系也在完善中。然而就目前发展来看,NGO的发展仍有许多限制:第一,允许被注册NGO的种类大多仅限社会服务,而其他劳工团体和教会组织等仍属违法。第二,政府不允许独立集资,这让即使被承认合法地位的NGO很难筹措资金运营。

Continue reading “墙外看中国| 本周外媒速览20140419”

牛肉·厨师·红酒炖牛肉, 特别策划

牛肉、厨师、红酒炖牛肉

 

[写在前面的话]

看见这样的标题,各位可能以为是“美食佳肴”介绍栏目,若是这样,你们可能会失望。您不妨换个角度,来脑筋转弯;阅读思考后,可能会哈哈大笑,但千万不要怒火升起。我可会跟您说,羅蘭巴特说,作者以死,文章写完,就是读者的天下,您可以响应。转台,还是继续阅读与思考,对话与讨论。您将会属于哪一种?

———————-

牛肉、厨师、红酒炖牛肉

法蘭寇

一大块生牛肉,要怎么吃?

总不能像虬髯客大口吃生牛肉,大口喝酒. 顾客肚子饿了,要去吃饭。根据每个人的习惯会选择不同的餐厅,打个比方,若去西餐厅可以点什么?煎牛排,有人爱三分熟,加点胡椒盐,撒上一点粗盐;有人爱五熟,七分,全熟;有人不喜欢用煎,喜欢用烤、有些人偏爱红酒炖牛肉;即使是生牛肉,鞑靼牛肉,也是绞碎的牛肉加盐、胡椒粉、辣椒酱、酱汁;意大利的生牛肉Carpaccio,也是切成薄薄一片,加上洋葱末、大蒜末、橄榄油与香料,卷起来一口一口吃,裁示人间美味。

Continue reading “牛肉、厨师、红酒炖牛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