逻各斯, 微思客版块

艾玛·沃森露乳照风波:媒体批评失焦,对人不是事|微思客

黎伟麟、陈婷枫丨01哲学团队,更好地理解,更好的逻辑。


美国杂志《名利场》(Vanity Fair)刊登了一辑爱玛屈臣(编者注:内地翻译艾玛·沃森,英文名Emma Watson)的相集,其中一张更大胆露出爱玛的胸部下缘,引发各界争议。有人狠批她伪善,一方面标榜自己是女性主义者,但另一方面却卖弄性感,有物化自己之嫌。爱玛的支持者则以女性主义(Feminism)的另一重意义反击,坚持女性拥有自由选择的权利。是次争议不但揭露了大众对女性主义的理解纷陈,也展示了演艺界女性主义者所面对的困局。说女权,又岂止”坦胸露臂就是卖弄性感”,如斯简单?

1.jpg(图片来源:https://cleanbeautyco.com/emma-watsons-response-anti-feminist-criticism-everything/)

《名利场》发布女性裸露照片引发女权风波并非首次。姬拉丽莉(Keira Knightley)、施嘉莉祖安逊(Scarlett Johansson)及茱莉安摩亚(Julianne Moore)等女星都曾经为这本知名杂志拍摄裸露部分乳房、背部甚至全身的照片(全部都没有露点)。狄美摩亚(Demi Moore)甚至在1991年怀孕七个月时,只用单手遮掩胸部拍摄封面,轰动一时。这些在大众传媒发布的女星裸露照片通常会被指摘行为不检点、卖弄性感、甚至渲染色情。但是,像今回爱玛屈臣般激烈的评论还算罕见。因为大部分女明星都没有像爱玛,多年来都在台前幕后展现女性主义者和知识份子的身份;而且自2014年起爱玛获联合国妇女权能署选为亲善大使,因此各方对她拍摄露胸照片的反应尤其激烈。

Continue reading “艾玛·沃森露乳照风波:媒体批评失焦,对人不是事|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微思客版块

19世纪中叶以前美国的家庭暴力问题与“隐私”概念之关系 | 微思客*反家暴日特稿

编者按:

11月25日是国际消除家庭暴力日。在中国,当面对家暴时,我们总会听见一种声音:“家丑不可外扬”。很多女性受害者会因为这种声音羞于举报,甚至遭受舆论的二次伤害。也因为这样的观念,使得大众对于在公共场合的“家暴”态度非常模糊,往往是无动于衷、放任不管。而其实早在18世纪,美国和英国也经历过这样的“家丑/家暴不可外扬”的阶段,其背后是家暴与“隐私”的概念、界定不清晰。本文从18世纪英美的“反家暴法”谈起,分析美国独立后,法律上对于“反家暴”的转变,以及19世纪后期公私领域的重新界定。

 

方志操|(编译作者)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社会学博士候选人,研究历史社会学战争与国家形成,国家社会关系

Continue reading “19世纪中叶以前美国的家庭暴力问题与“隐私”概念之关系 | 微思客*反家暴日特稿”

微思客版块

黄芸:以自由看待女权 | 微思客

 

作者简介:黄芸,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工学学士,南昌大学哲学硕士,北京大学哲学博士,曾任江西师范大学哲学系讲师,南京大学哲学系博士后,现为独立学者,研究伦理学政治哲学、宗教学、中西比较。
在中国推进女权的两个主要障碍,一在官,一在民。在官府方面,是极权主义的全面控制其臣民的企图,它将国家视为高于任何组成这个国家的个人的独立的存在,而将个人(包括女性的子宫)视为服务于国家目标的工具。在民众,则是儒学塑造的以男性为中心的传统习俗,以及在这一习俗影响下的法律和制度。前者导致了臭名昭著的计划生育政策,以及在2015年三·八前夕出重手抓捕五位女权人士。后者则突出表现在汉人社会的生育偏好,这种偏好在传统中国曾经导致普遍的溺毙女婴的行为,在当代,随着科技进步,以及计划生育国策的强制推行,它使得中国许多家庭选择堕女胎,从而造成新生儿性别比长期严重失衡。而性别比失衡又导致其他一系列社会问题,如剩男、卖淫、拐卖妇女等。 Continue reading “黄芸:以自由看待女权 | 微思客”
公告

美丽的女权徒步 | 微思客沙龙(广州)嘉宾特辑

沙龙

微思客联合黄油社举办“当女权行动派遇上哲学”广州沙龙。沙龙嘉宾有自由撰稿人刘满新、北京大学伦理学政治哲学博士黄芸老师以及三位女权行动派的女权人士黄叶韵子、肖美丽、张累累。我们将在这一周不断推送沙龙嘉宾的文章,以飨读者。
时间:2016年8月27日14:00
地点:广州叁楼青年空间(华师站B出口东方之珠花园盈晖阁)
编者按:2013年,女权行动者肖美丽发起一场从北京到广州的反对性侵害徒步行动,公众号“女权之声”在当时记录下了美丽在中原大地的行动过程。从接触女权行动至今,美丽一直坚持用她的行动去改变这个社会。今天,我们重读旧闻,去了解当年那个“疯狂”的行动,去认识那个充满生命力的肖美丽。编者对文章进行了些许删减,读者可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女权之声”页面了解全部内容。

女权主义行动派的“疯狂”:“这个念头让我开心极了”

Continue reading “美丽的女权徒步 | 微思客沙龙(广州)嘉宾特辑”
特稿

《欢乐颂》 男权视角下的职场女性颂歌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原刊于《破土工作室》,作者杨婷婷,微思客经该公众号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原网站。

杨婷婷

【编者按】

最近一部电视剧《欢乐颂》挺火的,刻画了五个年龄、背景、性格各异的女人在大都市浮沉成长的故事,相对于国产现代剧里一水儿的玛丽苏脑残设定,小编认为该剧最大的优点无非是直接切中了当下的社会现实,五种人生,不一样的标签和资本背后充斥着偶然更有必然,每个人似乎都能从这几个角色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关于这部剧的讨论,有的从阶级差异角度分析,有的谈论该剧的金钱观,下面这篇文章作者从女性视角探讨女性在男权话语下的被动位置。大家若有什么想法,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0

这部剧播出之前是以都市职场女性剧来宣传的,从这个定位可以看出,这部剧的主体是女性,主题是都市职场。主题可以理解为对女性主体的颂歌。主体,从哲学角度而言,与“客体”相对,指对生活和未来有认识和实践能力的人。

那么,《欢乐颂》中的女性真的是主体吗?以剧中处于较高阶层的两位女性曲筱绡和安迪为例,曲筱绡,精灵古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初入商海的小老板,古灵精怪,通晓人情世故。从她回国的第一天起,竞标成功,当上老板,顺风顺水。但是,她的所谓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男性的权威,运作本金来自于身家超群的父亲,人脉资源来自于一直喜欢着她的男性好朋友姚滨。如果剔除背后这些男性的支撑,曲筱绡的“成功”又会是怎样的另一番面目呢?

Continue reading “《欢乐颂》 男权视角下的职场女性颂歌”

微思客版块

《直美与加奈子》:家暴之殇,谁来承担?

作者:惜时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已获作者授权发表于微思客。转载请事先联系作者或微思客团队。

编者按:日剧向来注重对社会现实的深入挖掘,有很强的社会批判性,而且角度往往独辟蹊径,从近几年的热播剧来看,女性议题越来越多地被提及,所透射出的女性意识也愈发强烈。像《昼颜》讲的是女性出轨的话题,《不结婚》讨论了女性对传统婚姻观念的反叛,《问题餐厅》聚集了一批遭遇家庭、职场性别歧视的“问题女性”,集中为女权发声。《直美与加奈子》聚焦家暴话题,讲述方式其实比较残酷,它没有给出答案,反而把人引入社会其它层面的思考。

加奈子,年轻家庭主妇,丈夫是银行精英,居住在东京新桥区一幢高档公寓,她的人生理想是在家相夫教子,为下班回家的丈夫准备可口的晚餐,把房间收拾得整洁有致,在别人看来,她生活在一个幸福的中产阶级家庭。

她的朋友直美时常羡慕她嫁给家境优渥的男人,成为全职太太,而身为职场女性,直美虽然优秀能干,却一直没能如愿去美术馆工作,忙碌地周旋在形形色色的客户当中,一把年纪还没有结婚对象。

直到有一天直美到加奈子家做客发现加奈子眼角的淤青,才知道结婚以来,加奈子一直饱受丈夫达郎家暴,达郎人前伪装成谦谦君子,背地里却动不动就对加奈子拳脚相加。长期活在恶魔丈夫阴影里的加奈子,对婚姻只剩恐惧却不知如何脱离苦海。只要达郎活着,她一定会死在他手上。好朋友的遭遇也是直美母亲曾经经历的一切,直美从小目睹父亲殴打母亲的暴力情景在她眼前重新闪现,愤恨之余,为了帮加奈子彻底摆脱丈夫毒手,他们合谋杀死了达郎。不料计策漏洞百出,达郎的姐姐对他们紧咬不放,事情的真相一步步败露。

这是日剧《直美与加奈子》讲述的故事,有公路电影《末路狂花》的痕迹,不过塞尔玛和路易斯的犯罪是在偶然事件下的被迫选择,而加奈子和直美的杀人计划则是一场精心的预谋,女主人公间的坚固友情都让人唏嘘不已。同样地,两部作品都带有浓厚的女权色彩,《直美与加奈子》聚焦日本家庭暴力问题,剧情有一些巧合经不起仔细推敲,比如恰好找到了和达郎长相一样的人来掩人耳目,恰好直美的外商客户有老年痴呆症等就不在此详加争辩。看完这剧我想说的是,关于家暴主题,故事以一个让人绝望的设定开始,女主人公在黑暗的大网中奋力挣扎,为了自由选择极端方式“以暴制暴”,这本身不就充满嘲讽吗?

Continue reading “《直美与加奈子》:家暴之殇,谁来承担?”

微思客版块

SK-II广告关照不了精英女性;和颐事件,微博只能“冷漠”

 作者:朱小朱

最近和颐酒店发生的袭击女房客“弯弯”的事件,借助微博的曝光和传播,激起了全民关注和讨论。一时间,女性安全和权益仿佛成了主流议题。如果仔细观察这个传播链条,不难发现此事引发如此强烈的关注,除了议题本身的话题性、与广大女性的共情和权益相关性,最开始进入公众视野是借助了主流商业性新媒体平台。在话题进一步被炒热的过程中,社交媒体、或者说得更具体一点,“营销号”,扮演了极其关键的角色。有《和颐酒店女生遇袭,微博是如何不冷漠的》的文章,分析此事的传播路径发现,遇袭女生“弯弯”的单条微博12小时内60余万转发量、5亿多阅读量,全赖数个专业营销大号的发声。确实,引爆话题的关键节点几乎全部来自营销号的转发和传播。

 

之后此事走向了网络空间里的严肃讨论,包括学者、女权主义者的跟进,女权行动派在和颐酒店门口的抗议,甚至对北京公安较为迅速地立案和抓获嫌疑人也起到了一定的舆论压力作用。这更激发了众多女性在许多社交网络平台上,对自己过往避而不谈的遭遇暴力和不友好对待的共同诉说。一系列积极的现象仿佛预示着,主流商业性新媒体为女性议题进入主流话语、对中国女性主义思潮的扩展带来了新生机。

 

然而,我们可以这样期待吗?为什么营销号会关注并传播这一公共事件?其特殊的成分在于它关乎广大女性的人身安全,尤其是城市的、中上阶层的、相对年轻的女性的安全。如果从很多需要独自出差或游玩的女性的强烈反应来看,这个人群范围姑且可以划得更细一点,而且与营销号的受众群是不谋而合的——深度使用网络的、受过良好教育、有较强自我权利意识、有信息和商品消费能力的、以女性为主体的受众。年轻的女性当事人熟稔地运用社交媒体,掌握最利于传播的发布时点和发声方式,有意识地把握最高传播效率,将此事导向了许多颇有意义的针对女性权利地位的严肃讨论,也体现出“社会性别化的数字鸿沟”,在这群勇于发声、并掌握正确发声方式的女性身上,好像并不明显,她们在关乎自己性别权益的公共议题上似乎借助主流商业新媒体掌握了话语权。

Continue reading “SK-II广告关照不了精英女性;和颐事件,微博只能“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