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思磐:在中国,自由主义者也应是女权主义者 | 微思客

李思磐 | “新媒体女性网络”负责人
2012年11月,针对欧盟司法专员维维安·雷丁(Viviane Reding)提案欧洲上市公司保证非执行董事职位的女性比例,上海的一位媒体评论员在《南方都市报》发表了一篇评论。这篇评论四分之三是叙述立法分歧、双方的观点与政策的脉络,而在文章末尾,作者才亮出了他的观点:“就我个人而言,似乎更倾向于消极的法律观,在我看来,个人自由是一切权利中最重要的权利。新道德和新价值只有在一个社会中被选择,才是值得追求的,也才是真正有效的。” 

继续阅读“李思磐:在中国,自由主义者也应是女权主义者 | 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事实vs价值:请女性主义运动远离科学?| 微思客·国际妇女节特别策划

编者按:此为微思客团队在三八国际妇女节特别策划。

三八国际妇女节(International Women's Day)是为了纪念妇女权利的运动而设立,在这一天,我们庆祝妇女在经济、政治和社会等领域做出的重要贡献和取得的巨大成就。微思客特意在这一天,推送一篇关于女性主义与科学的文章,以飨读者。

作者:刘满新 | 自由撰稿人

科学与女性主义

我们今天越来越有意识地去纪念那些曾经被排斥和被遗忘的女科学家。科学界也开始承认她们的重要性,流行电影如《隐藏人物》和Google Doodles的居里夫人诞辰等,都在提醒我们去记住她们。越来越多人承认和重视女性在科学中的贡献,这与女性主义运动分不开。在女性主义的影响下,科学史研究者记录下了历史上科学界一直排斥女性的证据。对科学学科形成有重要贡献的女性手工艺生产者和参与者一直被科学体制边缘化和排挤;直到上世纪中后期,女性一直极少被科学界和大学的科学专业承认;就算获得科学界承认,女性科学家在各个领域中都是少数。[1]像法国科学院,当年竟然拒绝获得诺贝尔奖的玛丽·居里加入,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继续阅读“事实vs价值:请女性主义运动远离科学?| 微思客·国际妇女节特别策划”

我为什么要徒步中国?—— 一个抑郁症女性的自述 | 微思客沙龙(广州)

抑郁症患者、女权主义者、非主流……当这些标签都放在一个人身上的时候,她的故事会是怎样?本文作者黄叶韵子用她细腻的语言,描述了她患抑郁症时的一系列心理活动以及如何破茧而出,找回自我的旅途。面对着和家人之间的冲突、家人期待的自己和真正的自己之间的冲突,黄叶韵子选择用徒步的方式,找回自己。她的经历,也鼓励着很多和她一样的人,那些不被社会主流所接受、认可的人,不畏惧,和她一起,走在路上。

祛魅| 女性主义与男女平等

★本文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独家推送,特此说明。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刘满新。图片来源均为baike.soso.com。

女性主义与男女平等

刘满新

作者注:本人之前开展了一次话题为“女性主义与男女平等”的试验性的讨论课,因为是试验性的,所以当时只写下了简单的讨论提纲。现在有时间根据当时讲课的内容以及与同学们的互动所延伸的想法整理出这篇较为完整的讲义,希望对同学们有所帮助。因为是讲义,着重在课堂上引起同学们的讨论,所以文中很可能出现引用的不严谨。若文中出现疑似抄袭,很可能确实有问题,本人将及时改正,谢谢。

继续阅读“祛魅| 女性主义与男女平等”

言之有物|“她”的日常

★本文由微思客首发,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文章来源。(封面图片来自:http://www.duitang.com/people/mblog/145545361/detail/)

“她”的日常

孙金昱

记得小学时学习“他”“她”“它”的用法时,老师会这样教:当指代者为男性时,使用“他”;指代女性,使用“她”;动物和东西用“它”。如果指代一群人或物,当中只要有一个男性就使用“他们”,全部为女性时才用“她”,全部为动物或者无生命物时,才用“它”。如果不知道所指的人的性别,则使用“他”。

后来学习英语,区分he,she,it的用法,也和汉字的使用差不多,不同之处在于,英语中无论他们她们还是它们,都简单地用they表示。另外,由于英语中“他”与“她”的读音差别不小,而he的使用频率有远高于she,课堂练习中也常常出现用He来指代Mary, Lily 或者Han Meimei的情况,常常引起一阵欢笑和老师大声地纠正。

继续阅读“言之有物|“她”的日常”

言之有物| 女权与不美的女性

女权与不美的女性

  孙金昱

伸张女权会减少女性的美么?或者说,只有不美的女人,才会去伸张女权么?

在许多反女权者看来,确实如此。在这里,美的含义包括外表好看,更重要一方面,美的含义也包括德行之美、气质之美、性格之美。在反女权者眼中,即使女权者符合了他们对外表美的要求,譬如He for She运动的倡导者艾玛•沃特森,她/他们也难以通过第二轮美的检验, 即德行有亏,气质缺失,性格不佳。这两天看到的两组和女性有关的漫画刚好能够为这一观察提供一些事实支持。

继续阅读“言之有物| 女权与不美的女性”

言之有物| 英剧分享:Up the Women

★本文由微思客首发。如需转载,请注明: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孙金昱

英剧分享:Up the Women

孙金昱

言之有物| 编者按
虽然春节假期结束,现在已经不是有大把时间追剧的好时节,不过趁着这一阵女性主义得到热议的东风,小编向大家推荐一部BBC出品英剧 Up the Women,它演绎了二十世纪初英格兰某小镇女性争取选举权运动的一系列故事。不过,别紧张,这可不是历史大叙事,而是一部轻松幽默的喜剧。

相比于大名鼎鼎的“神夏”,Up the Women可算小众。剧中并没有帅气拉风的男主角,也没有什么烧脑的情节让人屏息凝神,但是小众自有小众的魅力。二十世纪初本就是新思想与新发明层出不穷的年代,这些新生事物与小镇上的普通居民之间会产生怎样的互动,一起来看看吧。
Up the Women
1
故事发生在1910年代一座叫做Banbury的小城。受到在伦敦的女权运动的启发,主角Margaret(第一排中间)在家乡Banbury将一批女性好友组建的小社团转换成了一个女权运动组织。先来一张英伦风十足的合照吧:

http://www.comedy.co.uk/guide/tv/up_the_women/

虽然以争取选举权为最主要的目标, 这却并不是一个展现了尖端理论水平和大无畏抗争精神的组织,或者说,这并不是这部喜剧希望展现的。Margaret作为组织者富有热情和理想主义精神,不过,时常也会犯迷糊、不自信;Emily(第二排左三)是年轻的贵族小姐,有男孩子般的勇敢却也有男孩子般的稚气;Gwen(第二排左二)任劳任怨、为人随和,却不能拿主意;Eva(第二排左四)开朗活泼,不过嫁做人妇且为人母的她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权者……正是这些角色身上存在的矛盾与反差产生了一个接一个的笑点,也展现了在思想碰撞的时代中,理念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和选择,而人们的选择又如何推动观念的进一步变化。

虽然小城中大部分的男性居民并不喜欢女权运动,Margaret的组织还是吸引了男性支持者,比如爱慕Emily的青年Thomas(第二排右一)。这个容易害羞,甚至有时带点“娘娘腔”的男孩出现在女性群体中自然也产生了不少“笑果”,也让剧情更加平衡、丰富。

自然,即使是喜剧也不能缺少一个“反派”。Emily的母亲Helen(第一排左一)正是这样的角色。她保守而高傲,即使对于电灯这样让众人惊叹的神奇发明,也毫无好奇心地评价为“毫无必要”。而对于女权运动,她的经典评价是,“一个女人到底需要选票做什么?我告诉我丈夫投票给谁他就会投给谁,还有比这更好的制度么?(What on earth do women need a vote for? My husband votes for who I tell him to vote for. What could be a better system than that?)”

2

如何观看:

目前,这部影片还没有被字幕组翻译,所以感兴趣的各位只能各显神通了。这部剧已经播到第二季第九集,在BBC iplayer上更新,提供英文字幕,不过需要英国境内ip地址。


http://insidemediatrack.com/2013/05/bbc4-up-the-women-picture-gall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