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纪霖:今天,我们如何爱国|微思客

  1. 国家是什么

戴志勇:近来,中国海周围纠纷不断,尤其中日之间情势一度紧张,国民的爱国情绪高涨。你怎么看待爱国主义?

许纪霖:按照洛克的观点,古典自由主义者认为国家是必要的恶,是实现个人权利的工具,没有内在价值,如何限制统治者的权力才是重要的事。古典自由主义者很少研究国家的意义,很少谈爱国主义,甚至认为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是中国现代化过程中的两个病灶。

然而,我对爱国运动怀有同情性的理解。我们要思考的是,国民有爱国的义务吗?

近一百年前的民国之初,在陈独秀和李大钊之间,曾经发生过一场争论。陈独秀憎恨袁世凯的倒行逆施,在《甲寅》杂志发表文章《爱国心与自觉心》,轰动一时。他认为,国家只是人民福利的工具,对于残害人民的国家,没有什么爱可言。李大钊随之写了《厌世心与自觉心》,他从陈独秀激愤的厌世之论中,看到了他对 国家的挚爱之情。的确,一个常常批评国家的人,往往是爱得真切而生恨,而真正的不爱,乃是冷漠。陈独秀的问题是将政府与国家混淆起来,而在李大钊看来,国家不是袁世凯可以代表的,是属于所有国民的共同体,所谓的自觉之心,乃是一种“改进立国之精神”,为“求一可爱之国家而爱之”。 繼續閱讀 “许纪霖:今天,我们如何爱国|微思客"

赵月枝:从全球视野和批判角度审视中国传播与权力的关系

赵月枝:从全球视野和批判角度审视中国传播与权力的关系

作者介绍:赵月枝,现任加拿大西门菲莎大学传播学院副院长,全球媒介检测与分析实验室主任。是传播学批判学派中卓有成就的华人学者。她因杰出成就获加拿大国家特聘研究教授(Canada Research Chair)职位,从事开拓性重点研究;在国际传播领域提出的“跨文化政治经济学”(transcultural political economy)等理论具有创造性;对中国传媒制度和社会转型有独创分析;对有关信息技术和文化产业政策的研究有战略性和前沿性。其成果被国际传播学界和汉学界权威广泛认可。

文章有点儿长,但值得细读。这不是一篇地铁阅读文,请留出阅读时间,希望你能看完。

[关键词]市场 国家 社会 权力 阶级 公共领域

如果说社会文化发展形式和不同社会力量之间的传播关系是传播研究的主旨,那么,社会权力关系就是传播研究不可避免的核心问题。而要把握这个问题,就有必要梳理当代中国传播研究面对的双重理论遗产:美国实证研究和传统马克思主义。 繼續閱讀 “赵月枝:从全球视野和批判角度审视中国传播与权力的关系"

移民系列| 童志超:民主与国家——对自由移民权利的反驳

★本文系微思客团队六月主题策划周“移民,何处是家园”系列推送的第七篇。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童志超。

阅读 童志超《自由主义式的国家认同观

 

民主与国家——对自由移民权利的反驳

童志超

在全球化不断深入的今天,人们是否拥有自由迁徙和移民的权利正成为一个值得探讨政治哲学的问题。按照很多世界主义者(Cosmopolitan)的理想,我们不仅该支持以跨国贸易为主导的资本自由流动,更应积极推动废除现有的各种移民限制,让一个真正意义上没有国家边界的世界逐渐成为现实。与之相反,社群主义者(Communitarian)则认为出于保留自身文化传统的考量,一个国家完全有权利制定自己的移民准入标准,国与国之间的人为边界是不可能被完全消除的。

繼續閱讀 “移民系列| 童志超:民主与国家——对自由移民权利的反驳"

强世功:北大法学院2013届毕业典礼演讲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还有各位同学:

大家上午好。

五天前,杨晓雷老师给我发短信,说同学们希望邀请我在毕业典礼上讲几句话,我突然意识到,十年时间,瞬间即逝。我想起,刚好在十年前,我也在这个场合,代表老师向毕业的同学致辞。十年以后,我想一想,我要说的话,还是十年前说的那些话。可是我今天,不能重复再讲,我只能,接着讲。

繼續閱讀 “强世功:北大法学院2013届毕业典礼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