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伟雄:如何自学哲学(初阶篇)| 微思客

 

如何自学哲学(初阶篇)

王伟雄丨加州州立大学哲学系教授

我虽非南宫夫人或南极仙翁,也偶尔收到读者或网友的问题。昨天有网友问我:「如果想自学哲学,应该如何入手?」这问题不好答,要先知道问者的学识背景、自修哲学的目的、希望自修到什么程度等等,才可能提供一些自学的方法。追问之下,这位网友说自己是大学毕业程度,没读过任何哲学课程,只看过我的网志和一些网上的中文哲普文章,现在想进一步认识西方哲学 (我这里说的「哲学」,也是只限于西方哲学) ,不是要深入研究,兴趣而已,但不想做盲头苍蝇,事倍功半,更怕甚或「误入歧途」,读坏头脑。

好,就凭那句「怕读坏头脑」,我愿意花些时间提出较有系统地自学哲学的门径。先就这位网友的背景写「初阶篇」,过几天另写一篇给程度较高的人 (即对哲学已有些认识,大约等同完成了初阶),题为「进修篇」。

 

继续阅读“王伟雄:如何自学哲学(初阶篇)| 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哲学家与焊接工谁更有用?|微思客

1.jpg(图片来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xl5wD6U6fU 截图。编者注:需要更正的是,截图中显示的日期应为2015年11月10日。)

黄远帆丨主要研究元哲学、认识论,致力搭建学院经院哲学与外界的交流桥梁。


美国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在2015年的一次共和党辩论会上宣称,社会需要更多的焊接工,更少的哲学家。

可以说,卢比奥的论断蕴含了一种对哲学的偏见。通俗而言,就是认为哲学没有用,哲学不能用来果腹,哲学不能用来漂洋过海,哲学不能用来焊接,那么哲学到底有什么用?我还很清楚记得当年考上研究生去向上司提交辞呈时的情景。当上司得知我要去学哲学时,既惊讶又担心地感慨:「学哲学将来能干什么呀!」哲学无用论是人文无用论的一个典型。而另一方面,我们发现不太有人会去质疑自然科学是否有用。这背后隐藏着文学文化与科学文化的张力。

1959年5月,斯诺(C. P. Snow)于剑桥大学作了「两种文化与科学革命」的讲演。这次报告中,文学文化与科学文化的断裂被彰显了出来。自此之后,这方面的讨论不绝如缕。有趣的是,斯诺在报告中批评当时重文学轻科学的风气。然而在当下的社会,天平显然是偏向科学文化的。

继续阅读“哲学家与焊接工谁更有用?|微思客”

萨特讲座(三):社会总会选择其敌人 | 微思客

本次法国专题推送巴黎索邦大学比较文学博士生杨彩杰在香港所组织的萨特系列讲座。之前巴黎恐袭时,我们已经推送过该系列的第一讲《从哲学角度看尼斯恐袭:呕吐的世界》,这里为大家准备的是第二与第三讲。
 

杨彩杰 | 巴黎索邦大学比较文学博士生

继续阅读“萨特讲座(三):社会总会选择其敌人 | 微思客”

萨特讲座(二):他人就是地狱 | 微思客

 

本次法国专题推送巴黎索邦大学比较文学博士生杨彩杰在香港所组织的萨特系列讲座。之前巴黎恐袭时,我们已经推送过该系列的第一讲《从哲学角度看尼斯恐袭:呕吐的世界》,这里为大家准备的是第二与第三讲。
 

杨彩杰 | 巴黎索邦大学比较文学博士生

史上第一位哲学家:泰勒斯 | 微思客

最近,哲学普及推广者、时评人,来自香港的阿捷加盟微思客WeThinker传媒撰稿人团队。他将在微思客的平台上,将哲学普及进行到底。今天,我们推出他在微思客的第一篇作品,带你走进史上第一位哲学家泰勒斯。
阿捷 微思客传媒撰稿人,哲学普及推广者、时评人,经营博客《正心誠意》。写文目标之一:大婶或小童也能看明白我在写什么,然后这个世上不会再有亲戚问“哲学到底是读什么”。
谁是史上第一位哲学家?很多人也许会想到能言善辩、以死殉道的苏格拉底。但其实早在苏格拉底出世的一世纪前,史上首位哲学家已经诞生。他就是泰勒斯(Thales)。

继续阅读“史上第一位哲学家:泰勒斯 | 微思客”

张曦:孤独的自由并不美好

作者:张曦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由作者授权,首发于微思客。转载请事先联系微思客管理团队或作者本人。

【按语】

这是2016年4月20日在华南师范大学所做的一场哲学科普演讲的录音整理稿,有文字删减。为保持原貌,结构未做改动。张曦现任教于中山大学哲学系。

我们生活在现代世界之中,商业是这个世界的主要社会活动。在这个世界中,人要到社会之中,来满足他各种各样的需要。但从另一方面来说,社会又是我们恐惧的根源。因为我们感到与这个世界相处是不容易的。这个感觉很深,坐落于我们灵魂的深处。但除了恐惧,我们对这个世界也有所期待。我们从个体自处的境地走到世界中,并不仅仅为了满足自己的物质需要。有的时候,我们希望告诉这个世界一些什么、也希望这个世界告诉我们一些什么。所以,个体究竟如何和社会相处?个体究竟在社会中过什么样的生活?这个问题对于我们来说是根本性的哲学问题之一。

我们生活在一个非常特殊的年代。在这个年代中,我们被告知有一种特殊的人类价值,叫做“个性”。坊间有一种意识形态宣教告诉我们说,不用在乎别人的眼神,我们依然可以过得很好。但是,狄德罗在《自然之子》这部戏剧中,借剧中人物之口,说过这样一句话:好人都生活在社会之中,而坏人总是孤独自处。正是因为这本书,狄德罗和卢梭分道扬镳了。他们曾经是关系非常要好的一对好基友。因为卢梭采取了另外一种看法。卢梭认为,人的本性就是孤独的。所谓孤独的人,是说人的本性。自然人游荡在原始森林之中,处于wandering这样的一种状态中。自然人不会和他人有意识地坐下来。当自然人和他人有意识地坐下来的时候,人就已经离开了自然人的状态,进入到一个社会状态。人性的堕落就是从一个人愿意和另一个人坐下来过社会的生活开始的。

我们今天去思考个体如何与社会相处的问题时,我个人认为,无论是从学理上、还是从人性体验上来讲,都要格外注意一个问题。我们有时候确实非常认可现代个人主义思想中的许多观点,特别是认为存在一个本真的自我,而本真自我所构造的那种有个性的生活,被认为是我们个体生活意义的最终来源。但是当你在知识世界,或者真实的现实世界中,越来越多地体验和经历后,你可能会发现,你的思想世界中出现了一些新的道理,迫使你不得不重新思考个体与社会关系的本质。就是说,我们生活在社会之中,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个体在社会生活中,究竟如何自处?我们到底能不能在社会中过一个孤独自处的生活?今天的这个讲座,总体上就是围绕这个问题来展开的。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进入到这个主题之中。

继续阅读“张曦:孤独的自由并不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