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正确打开“洗脑神曲”Pen-Pineapple-apple-Pen | 微思客

作者按:很多人会好奇,语言学到底是学什么的,是学很多种语言吗?语言学的范围很广,而我所擅长的语音和音系学,则是关于如何发音(articulatory phonetics)、声音的物理性质(acoustic phonetics)以及音和音之间的排列组合(Phonology)。本文希望通过一种好玩的方式,剖析一首“耳熟能详”的洗脑神曲,让大家能感受到语言学的魅力。

 

元嘉草草 | 微思客编辑、创意部部长;英国约克大学语言学博士候选人

繼續閱讀 “如何正确打开“洗脑神曲”Pen-Pineapple-apple-Pen | 微思客"

廣告

如何定义“网络文学”|微思客

如果在互联网上发表的文学作品即可算作网络文学,那么,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或者说非网络文学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宗城|微思客撰稿人,706青年空间专栏作者

“网络”最初是电学领域的概念,1993年版《现代汉语词典》如此定义:“在电的系统中,由若干元件组成的用来使电信号按一定要求传输的电路或这种电路的部分,叫网络。”而在2012年的《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解释中,网络作为名词可以有四种解释,其中,第四种可供本文使用:特指计算机网络。有的地方叫网路。现代汉语词典同样有关于“网络文学”的解释——在互联网上发表的文学作品。由于采用网络为媒介,具有传播迅速、反馈及时的特点。而一般定义也认为,“所谓网络文学,就是以网络为载体而发表的文学作品,其本身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界限。”

繼續閱讀 “如何定义“网络文学”|微思客"

喜剧包裹下的百态世相——伍迪·艾伦电影拾掇 | 微思客

编者按:伍迪·艾伦始终游走在主流与非主流之间,追随与抵触他的人可能不相上下,评论家褒奖他巅峰时期的犀利辛辣,也对他的因循守旧心生厌倦。

惜时 | 微思客传媒编辑

 

伍迪·艾伦已经被谈论过无数遍了,他被法国人称为“美国电影界唯一的知识分子”, 媒体给他冠上“文青导演”的标签,人们依然痴迷于他在《午夜巴黎》里用奇想与浪漫诗意所构筑的“流动盛宴”……作为始终与好莱坞流水线工业保持距离的高产导演,伍迪·艾伦游走在主流与非主流之间,追随与抵触他的人可能不相上下,评论家褒奖他巅峰时期的犀利辛辣,也对他的因循守旧心生厌倦。实际上,他的那些自编自导的作品大部分并非多么深刻或异乎寻常,看完电影,观众也许不关心他讲了什么,更多只记得永远堆砌着絮絮叨叨的台词,神经质主人公充斥着各种关于哲学、艺术、文学的论调,在诙谐幽默中夹杂着刻薄、批判,故作轻松地表达他的愤世嫉俗。
繼續閱讀 “喜剧包裹下的百态世相——伍迪·艾伦电影拾掇 | 微思客"

法国性行为调查 | 微思客

Christophe rymarski | 法国《人文科学》杂志编辑

杜卿 巴黎四大文学系,微思客编辑

法国人一生中有多少性伴侣?

Marianne杂志在2014年委托Ifop所做的一项调查显示,法国男性一生中平均拥有13.1位性伴侣,女性为6.9位。可是,这些数据并不一定准确。俄亥俄学院的心理学教授Terri Fisher曾分析过此类调查的可信度。实验对象被分成两组,第一组中,男性和女性被连接在一个假的测谎仪器上,而在第二组,则没有这套设备。结果,第一组中的男性所承认的性伴侣数量远比第二组来得少,而女性则反之,第一组承认的比第二组多很多。所有人都在撒谎吗?总而言之,无论男女,根据国家的不同,性伴侣的数量大致介于6到10个之间。

繼續閱讀 “法国性行为调查 | 微思客"

法国性学大哉问(二):性革命真的发生过吗? | 微思客

“没有束缚的享乐",68学运提出的著名口号,使得关于性关系的法律取得巨大的进步。但是,我们可以将之称为“性革命”吗?

Régis Meyran 巴黎高等社会科学研究院人类学博士

杜卿 巴黎四大文学系,微思客编辑
繼續閱讀 “法国性学大哉问(二):性革命真的发生过吗? | 微思客"

法国性学大哉问(一):“异性恋”一直作为准则存在着吗? | 微思客

编者的话:为了这期以法国为主题的推送,我本来在慢悠悠地写一篇关于政教分离的文章,怎想在休息时翻阅最新一期的《人文科学》杂志(Sciences Humaines),看到一个非常有涵养的题目:《关于性的69个问题》。于是便挑了两个问题做了翻译。也许在一些人看来这些不过是普及性的知识,不过我最近还是不断地在网上看到许多关于性的错误解读,因此,依旧有必要厘清一些基本的常识。最后附上一份关于法国性行为调查的简短报告,看看法国人是否真如世人所言,是在性观念上十分开放的民族。

Chloé Rébillard 法国《人文科学》杂志编辑

杜卿 巴黎四大文学系,微思客编辑
繼續閱讀 “法国性学大哉问(一):“异性恋”一直作为准则存在着吗? | 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