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文学| “夜行火车的车窗”——继续来聊符号学

★本文原载于王敦(王熊daddy)的豆瓣阅读专栏。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推送,特此感谢王敦老师的大力支持!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第一讲:符号学

第二弹:“夜行火车的车窗”

王敦(王熊daddy)

先来看一段话,还是出自我屡次引用过的,加拿大那位很有名的文学理论家诺斯罗普·弗莱(Northrop Frye):

我们外面的那层“封皮”——如我所言,那个将我们与赤裸自然隔开的文化绝缘层——倒是很像一节灯火通明的夜行火车的玻璃窗子。(这个意象从我的童年就开始萦绕于我心)。在大多数时间里,这个车窗看起来是一面镜子,照出我们的内心活动——包括我们心中所理解的自然界。作为一面镜子,它给我们提供了这样一种意识:这个世界主要是作为我们人类生活的参照物而存在——世界为我们而创设;我们居于其中心,是其存在的全部意义。然而有的时候,这面镜子又恢复了它作为窗子的本来面目。透过这扇窗户,我们面对的景象不过是那个亘古不变、冷漠的自然界——在它存在的亿万年里我们并不存在;我们从它里面的产生仅仅是一个偶然。而且,如果它具有意识,它一定会后悔曾经造就了我们。窗子里的这另一幅景象立刻让我们陷入了另一种偏执,感觉我们是宇宙阴谋的牺牲品。我们发现自己——不是出于自我意志——(在宇宙的舞台上)被武断地赋予了一个戏剧角色。这个角色就是海德格尔所说的“抛入”。从这个角色中我们学不到台词。

继续阅读“亚文学| “夜行火车的车窗”——继续来聊符号学”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