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是书生》:近代知识分子的困境丨微思客

重木微思客编辑


知道这本书的作者周一良先生是因为余英时先生的《陈寅恪晚年诗文释证》,在其中,余先生引用了一段来自陆键东先生那本著名的《陈寅恪的最后20年》中的一件事,关于49年之后,陈寅恪先生的一个学生去广州劝说老师北上担任中央政府所赋予的职位。这件事让陈先生动了怒火,并毫不留情地指责自己曾经的一些朋友和学生“曲学阿世”“自投罗网”,在这其中,周一良先生被点了名。

《毕竟是书生》这本薄薄的小书里收了几篇文章,其中最重要的要数第一篇周一良先生的自传,在这篇文章中,周先生根据时间发展顺序,回忆了自己的家族和求学经历,与他人的交往(其中就包括陈寅恪先生)。当然,我觉得最重要的部分该是49年之后他所面临的来自新政府接连不断的政治运动,而在这一波强似一波的运动中,像他这样的知识分子首当其冲。 继续阅读“《毕竟是书生》:近代知识分子的困境丨微思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