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导者还是顺应者——未来国际秩序中的中国角色 | 微思客

徐晨 | 微思客撰稿人


袁鹏老师在《四百年未有之变局——中国、美国与世界秩序》一书中对中国与美国的关系,以及国际秩序的未来走向,做了非常深入地探究和极富有意义地分析,让人看后颇有通透之感。

1.jpghttps://goo.gl/XJx1oj

继续阅读“主导者还是顺应者——未来国际秩序中的中国角色 | 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又一种忠诚?——对吕正惠先生《新中国统治下的寻常百姓》的一点评论|微思客

林猛|任教于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政治学研究所,并担任中山大学中国公益慈善研究院兼职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民主理论与制度、公民社会与社会组织、当代中国政府与政治研究,亦较多从事学术翻译工作。

《历史缝隙中的寻常百姓——父亲母亲的一生一世》

作者:么书仪

台湾人间出版社

继续阅读“又一种忠诚?——对吕正惠先生《新中国统治下的寻常百姓》的一点评论|微思客”

中国城市社区的前世今生|微思客

禹昂|山东大学社会学系本科生,微思客特约撰稿人

对于生活在西方世界的城市居民来说,中国意义上的“社区”是一个非常陌生的概念。虽然可以直译为英文community,但与这个词在英文语境中所指的自发生活共同体不同,中国的“社区”首先是一个城市治理的地域单元,其边界和功能都从一开始就由国家设定。而且,通过高度制度化的居民委员会,国家在中国的社区中保持着持续的在场。

继续阅读“中国城市社区的前世今生|微思客”

重拾李约瑟难题:为什么现代科学诞生于欧洲而与中国无缘? | 微思客国庆荐书

编者按:在李约瑟的《文明的滴定》中文译著出版之际(商务印书馆,2016年8月),小编非常希望向微思客的读者推介此书。但需要声明的是,这篇文章并非是译著的广告文,笔者也尚未得到机会阅读译作,只是借此机会愿与读者重拾李约瑟难题,领略其本人对这一问题思考的精密与深邃。

李汶龙 |  爱丁堡大学科技法博士生,微思客编辑

继续阅读“重拾李约瑟难题:为什么现代科学诞生于欧洲而与中国无缘? | 微思客国庆荐书”

历代隐逸、游侠文化与帝国统治意识形态的博弈(下)| 微思客

本文试图通过梳理隐逸、游侠两种文化在中国历史中发生发展演变过程,通过简短的中西对比,解释隐逸、游侠文化的中国特殊性,以及为什么我们可以把隐逸文化和游侠文化看做中国历史上和帝国统治意识形态博弈的两种异端。同时尝试得出这两种“中国古代的独特”文化带给我们的启示并对其进行反思。
 
明珠 | 北京外国语大学比较文学硕士,现为杂志编辑。人类学、社会学、文化学爱好者。
继续阅读“历代隐逸、游侠文化与帝国统治意识形态的博弈(下)| 微思客”

历代隐逸、游侠文化与帝国统治意识形态的博弈(上)| 微思客

本文试图通过梳理隐逸、游侠两种文化在中国历史中发生发展演变过程,通过简短的中西对比,解释隐逸、游侠文化的中国特殊性,以及为什么我们可以把隐逸文化和游侠文化看做中国历史上和帝国统治意识形态博弈的两种异端。同时尝试得出这两种“中国古代的独特”文化带给我们的启示并对其进行反思。
 
明珠 | 北京外国语大学比较文学硕士,现为杂志编辑。人类学、社会学、文化学爱好者。
“隐”和“逸”均有潜藏、藏匿、远遁之意。其反义词是“现”。 春秋时期,“隐”才获得特殊含义,即退出社会。《辞海》中解释“隐士”为隐居不仕的人,其实是不甚精确的。隐士首先是“士”,可理解为有一定地位的知识分子,不然做不上官的人何其多矣,怎能都是隐士。一般公认,有才能、有学问、能够出仕而不出仕的人,才叫“隐士”。
“侠”在《说文》中释为“俜也”,即放任和气力之意。这也是豪放之侠者常被称为“任侠”和“武侠”之因。《汉书》中,侠通挟,挟辅之意。这是侠常被看做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利他主义的人。
继续阅读“历代隐逸、游侠文化与帝国统治意识形态的博弈(上)| 微思客”

单一税与累进税,哪个更可取?|微思客

封面图片:曹一(来自南方周末)

 

实行低税率的单一税更合适。
陈斌|南方周末评论员 

据报道,2016年及今后一个时期财政工作的重点,包括“加快财税体制改革,推进中央与地方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适度加强中央事权和支出责任,完善中央和地方收入划分”,“积极推进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改革”等。

继续阅读“单一税与累进税,哪个更可取?|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