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病态的“统合”中,如何寻找真实 | 微思客

文 | 行宵


普通读者“第二十六期”编者按:

为了便于理解这篇文章,作者对两个重要词汇进行解释:

首先是“自制”。自制是一种基本的手段,由进化伴随而来,是人脱离吮吸乳汁的情境后所必须掌握的规则。以思琪为例,她让自己喜欢上李国华,并且执着于他说爱。李国华打破了她原有世界与人格的制衡,使懵懂之爱逐渐失禁。

其次是“统合”,它指代了寻求交融、沉淀的过程,所谓自制与统合,其实就是变中求一。

Continue reading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病态的“统合”中,如何寻找真实 | 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李思磐:在中国,自由主义者也应是女权主义者 | 微思客

李思磐 | “新媒体女性网络”负责人
2012年11月,针对欧盟司法专员维维安·雷丁(Viviane Reding)提案欧洲上市公司保证非执行董事职位的女性比例,上海的一位媒体评论员在《南方都市报》发表了一篇评论。这篇评论四分之三是叙述立法分歧、双方的观点与政策的脉络,而在文章末尾,作者才亮出了他的观点:“就我个人而言,似乎更倾向于消极的法律观,在我看来,个人自由是一切权利中最重要的权利。新道德和新价值只有在一个社会中被选择,才是值得追求的,也才是真正有效的。” 

Continue reading “李思磐:在中国,自由主义者也应是女权主义者 | 微思客”

《解忧杂货店》:东野圭吾的高级鸡汤,为什么在中国如此畅销 | 微思客

文 | 宗城

普通读者“第二十五期”编者按

即便有东野圭吾的名气背书,《解忧杂货店》在中国的销量依旧出人意料。2014年,它的中文简体版出炉,迄今已售出700万册。在豆瓣,已经有26万人评价这本书,超过第2名《白夜行》5万人。在出版业显露疲态的今天,东野圭吾的小说可谓逆流而上。探讨《解忧杂货店》成功的秘密,成为一件饶有趣味的事。2018年初,先后两部改编电影的上映,再次激起观众对《解忧杂货店》的议论,借着这个契机,我们来捋一捋这个问题。(原文首发于看天下政商智库,本文为补充版)

Continue reading “《解忧杂货店》:东野圭吾的高级鸡汤,为什么在中国如此畅销 | 微思客”

选择自杀 | 微思客

人生如痴人说梦,充满喧哗与骚动,没有任何意义。

——莎士比亚

重木 | 微思客编辑
我一直觉得,许多人都会有一个“自杀时刻”,大都发生在人生观与世界观在混沌中渐渐开始成形之时。如果按时间顺序,第一次出现这样状况的大都会是在我们称之为“青春期”阶段。自我意识的独立和强化所导致的是对于所处社会、世界、人生和生活的一种更为形而上的疑惑。而这些问题又都是人类历代智慧者思考了许多个世纪的问题。对于这些问题,我们也大都会随着成长或知难而退,或找到了能说服自己和使自己相信的一种解释,从而开始融入世界,接受人生,由此开始创造自己的生活。

Continue reading “选择自杀 | 微思客”

当自由主义遇见女性主义 | 微思客

孙金昱 | 毕业于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现就读于伦敦大学学院,政治理论方向博士生候选人。

一、引言

做一个女性主义者正在变成一件越来越时髦也越来越容易的事。当一个人站在女性的角度为女性的权益大声疾呼,她/他便很可能被贴上“女性主义”的标签。这些权益主要包括女性的人身安全、女性的政治权利、女性的性与生育自主权、女性在家庭与社会中承担的义务和得到的福利、教育与就业机会等。

Continue reading “当自由主义遇见女性主义 | 微思客”

妇女节:消费主义与国家主义下的尴尬 | 微思客

邹林志 | 微思客撰稿人

2016年,微博名人范湉湉的一则广告引发争议,她在视频里宣称”女生节要取代妇女节“,因为妇女节会和姨妈巾、洗衣粉联系起来。而”哪个女孩子会被称之为妇女呢?“,因此,她呼吁”从12岁到80岁,所有的女性都应该抛弃“三八”妇女节,转而过“三七”女生节。这位自称为“女权主义者”的名人的言论引起了另一批女权主义者的反对,她们发起了“反三七过三八”的活动,宣称要给妇女去污名化。节日之争是不同叙述之争,其背后是男权主义统治秩序的话语与权力渗透;而当今处在消费主义与国家主义之下,所谓的红火的女生节和尴尬的妇女节之争,早已被遗忘。

0.jpg

 

Continue reading “妇女节:消费主义与国家主义下的尴尬 | 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