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保松:做一只有尊严的蛋丨微思客大家访谈

 

编者按

01.jpg

今年一月,脱口秀演员李诞在接受许知远采访时提到自己在《南方人物周刊》实习时的一次幻灭经历。在那之后,他认清了世界运行的规律,并选择迅速地加入其中,力求让自己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社会化”的进程。这期“十三邀”节目一出便引起热议,有人继续批评许知远的不合时宜,也有人将靶子对准了李诞这样的年轻人。

如今似乎是这样一个时代:退居小我的人越来越多,且这一现象呈现出日渐年轻化的趋势,不仅中年人在社会的重重压力下愈发现实,年轻一代也变得日趋精致而冷感,对稍有历史感的事物感到兴味索然,更不要说警惕房间里的大象了。与此同时,社会和舆论本身也正在制造并迎合这种趋势,我们不禁想问: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如今的社会是一个适合年轻人自由发展的环境吗?

在“迫不得已”变得利己的青年们背后,有一些背弃初心、拥抱建制的知识人。这些在学术界享有极高声望和庞大资源的学者们纷纷转向,背后的原因和造成的影响值得我们认真对待。

即便如此,面对充斥着诸多不公而令人沮丧的大环境,明辨是非的人不应感到气馁。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曾以高墙和鸡蛋来比喻体制和个体,乍听起来十分鼓舞人心,但在香港中文大学任教的周保松老师看来,这一比喻本身有许多值得进一步深思之处。高墙并非铁板一块,作为鸡蛋的我们也并非无能为力,只要仍保有一定的自主意识和道德意识,即使在最恶劣的环境,也能活得生机勃勃。

Read More »

Advertisements

汶川地震十年祭:我在西安经历的5.12 | 微思客

元嘉草草 | 微思客编辑
编者按
我犹豫了很久要不要写这篇文章,编辑部也就要不要发这篇文章讨论了一番。最后,我决定写,编辑部决定发。面对如此悲恸的国难,个人的煽情与感动微不足道。但我相信每一个亲历者的经历都是有意义的,或许角度不一样,或许不够宏观深度不够,但并不会因为其经历不够“感人”、事例不够“典型”就没有诉说的资格。
我想跟大家分享十年前我在西安经历的5.12汶川地震,我害怕如果我不记录下来,我会遗忘。作为旁观者的我们,当年款也捐了,泪也流了,似乎能做的也做了,但十年之后,面对着公道与真相的缺失,我们还能做些什么?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十年之后,国内一篇像样的调查报道都没有,反倒是立足香港台湾的端传媒做了深度追踪。十年之后,5.12成了感恩日,受害者家属被噤声;十年之后,我们对现实感到失望却无能为力。
640.jpg 

Read More »

为什么超级英雄总是赢?丨微思客

重木 | 微思客撰稿人
作者按:近日漫威《复仇者联盟3》上映,超级英雄再引讨论
关于英雄征途的故事模式,从古至今,依旧如此,令人颇为厌倦,但也好奇,即为什么直到如今,我们对于(超级)英雄和他们那套路十足的成长经历以及征途的迷恋依旧与荷马时代相差无几?而超级英雄这一被看作“出格者”的形象,到底意味着什么?本文主要以《雷神3:诸神黄昏》为基本模板,对这一问题进行适当的讨论。
 640.jpg                                                   迪士尼经典电影《白雪公主》剧照

Read More »

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吗? | 微思客

 

题记
互联网有一种过滤功能,各种不实信息迟早总是要露馅的。谣言止于智者,更止于信息的公开与透明,止于常识的普及而非刻意的宣传教育,止于让大家让人说话而非捂住众人的嘴只允许听到一种声音。
——权力不消除本能的傲慢,地命海心者们不消除对权力本能的膜拜,不仅法治不可能得以建立,我们甚至无法摆脱“上有西太后,下有义和团”式的悲哀。

吕良彪 | 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笔名阿呆

B大一百二十周年校庆典礼上,校长在致辞中将鸿鹄之志念成了鸿浩之志引发网络热议。后来,校长正式发布公开的道歉信,为自己念错了字真诚道歉。同时也回顾了自己那个年纪的人求学之艰难——相信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不可能希望我们这个民族重新倒退到那样的时代当中去。

第一,即使貌似真诚、即使存在瑕疵的道歉也比死不吭声的“驼鸟作派”、虚伪的百般狡辩乃至直接的指鹿为马要强得多。

有人提及2005年台湾宋楚瑜访问清华时,清华的顾校长在全程直播念书法作品中“侉(KUA3)离分裂力谁任?”一句时,在侉字上卡了壳诗也没念完就草草结束。同年七月,人大校长纪校长在欢迎台湾郁慕明教授的致辞中讲到“七月流火,但充满热情的岂止是天气。”而七月流火本意是指天气渐凉,而非天气炎热。而不久前滇地的封疆大吏甚至将“滇越”铁路念作“镇越”铁路,虽然各界哗然却至今未见官方道歉或解释。——所以,省部级官员能够公开道歉本身,就是一个进步。

第二,L校长道歉信中“正能量”表态犯下更大错误。

在道歉信的最后,校长“语重心长”地写道: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不知道校长想过没有:所谓质疑就是不盲从;所谓焦虑同时也是压力、动力与责任心。如果哥白尼没有质疑地心说,我们恐怕还没有走出中世纪;如果没有对“两个凡是”的质疑,我们可能现在依然生活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荒唐时代;如果没有对环境污染的焦虑乃至恐惧,我们的雾霾又怎能治理到现在这样的效果?!

焦虑是我们改革创新的重要动力,质疑是科学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允许焦虑并不能消除焦虑,不允许质疑一定会扼杀创造力。绝非焦虑与质疑在阻碍我们进步,而是不允许焦虑和质疑的那股势力才真正阻碍着中国进步。——绝非只有歌功颂德才叫正能量。中国人自古就知道“忠言逆耳、良药苦口”,只有奸臣小人才会专讲那些“动听”的、所谓“正能量”的话。

第三,网络时代要学会理性面对民意。

校长念错字不久,便有媒体发文说《校长念错字一事不宜过分解读!》,这实际上是近年来某些人对公众和媒体“过度揪领导错”的一种不适应——确实,如果不是因为互联网,我们除了知道九个副国级为北大庆生这样高大上的消息之外只能神秘而向往着的,不仅不可能纠错恐怕连了解的机会都没有。

诡异的是,此后不久网络上立马出现其实“鸿浩”之志也是有出处的,只不过你们这些没文化的家伙没弄懂就胡说八道攻击领导。——互联网其实是有一种过滤作用的,各种不真实的信息尽早是要露馅的,例如曾经盛传于网络的西点军校以LF为楷模,白宫外广场为中国的老人家塑像且美国总统定期膜拜……不久前领袖在检阅时左手似有动作,立马跳出一批马屁精来论证左手行军礼的正确性、伟大性,直到相关机关及时实事求是地进行了澄清。

所以,谣言止于智者,更止于信息的公开与透明,止于常识的普及而非刻意的宣传教育,止于让大家充分地讲话而不是捂住大家的嘴只能听到一种声音。

至于有人指责过于纠缠L校长们的细节无非是孔乙己式的喋喋不休之类实在不值一驳——防微杜渐、敬畏权力、尊重民意原本就是公民社会、法治时代的应有之义。权力不消除这种本能的傲慢,“地命海心”者们不消除这种对权力本能地膜拜,不仅法治不可能得以建立,中国社会甚至根本无法摆脱“上有西太后,下有义和团”式的悲哀。

【原文发表在作者微信公众号:阿呆继续曰

美国人眼中的近代中国 | 微思客

 《美国画报上的中国:1840-1911》,[美]张文献编,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年9月第一版,168.00元
宗城 | 微思客撰稿人
“普通读者“第二十七期”编者按
《美国画报上的中国:1840-1911》呈现了1840-1911年间美国社会对中国以及生活在美利坚的华人的普遍认知。编者张文献是荣林斯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奥林图书馆档案特藏部主任,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得以凭借职位接触美国各大图书馆的善本特藏部和档案特藏部,这本书的诸多版画,如《格立森画报》《宝楼氏画报》《哈泼斯周报》的作品,都得益于此。(原文首发于中华读书报) 

西方人眼中的中国是什么样的?这是史学界的一个热门话题。这些年来,不少学者都开始深挖关于这一题材的史料。像《天朝的镜像:西方人眼中的近代中国》《帝国即将崩溃:西方视角下的晚清图景》等书,提供给读者看国史的另一个阅读方式。而《美国画报上的中国:1840-1911》则截取了西方视角中的一个方面,即美国人眼中的中国,通过五彩缤纷、观点不一的画报插图,让我们知道在那个年代,美国的媒体知识界是如何呈现中国的。

Read More »

皈依佛系的青年人,真的一切随缘了吗 | 微思客

图片来源:豆瓣(https://movie.douban.com/photos/photo/2403250855/),《逃避可耻却有用》剧照

宗城 | 微思客撰稿人

普通读者“第二十六期”编者按

“佛系”这个概念是一次新瓶装旧酒,它本身的内涵很浅显,只是,它确实触碰到了大量青年人的痛点,又不具备对资本或政治的“攻击性”,所以可以迅速传播。佛系青年并非真的放下欲念,实在是需要一个可以接受的“精神中介”。所以,佛系只是一种假装豁达。满口佛系的青年人,是害怕受伤的刺猬。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