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叫“百年屈辱史”的幽灵|微思客

重木|微思客撰稿人

新文化运动人物从左到右:李大钊,鲁迅,陈独秀,胡适
1838年12月,林则徐奉命奔赴广州查禁鸦片,并于1839年6月3日在虎门海滩当众销毁(初中历史课本上的这段记录,我到如今依旧倒背如流)。如果我的记忆还正确的话,我们的初高中历史书上告诉我们,这是中国近代史的开端。其后由此引发的一系列问题最终在1842年的第一次鸦片战争后清廷与英政府签订的《南京条约》中得到一次总结,也是一个不幸的开端。历史书随后告诉我们,随着第一个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签署,其他西方列强趁机为自己谋利,中国在《虎门条约》后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而后来我们挂在嘴边如此熟悉的“百年屈辱史”也由此开始。但我怀疑我们从一开始是否会想到,这个幽灵并未随着之后的民国和49年的中华人共和国的诞生而消失,而是始终飘荡在空气中,落进前一代和后一代,每个人的身体里。
繼續閱讀 “一个叫“百年屈辱史”的幽灵|微思客"
廣告

郭德纲的相声王国 | 微思客

safin| 社会学博士,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者

一、2013年2月9日,郭德纲上春晚了。

自从2005年郭德纲迅速成名以来,上春晚的呼声就没有停息过。但由于央视315晚会针对其藏秘排油广告的“曝光”,使郭和他的团队和央视渐行渐远。郭德纲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但凡有机会,都会利用自己的作品来讽刺央视,打击面甚至一度大到整个媒体行业。其早期著名作品《我要上春晚》,以一个草根演员追求成名、追求上春晚的故事,讽刺春节晚会的种种黑幕;在某年德云社封箱演出中,郭德纲拉上师兄弟、徒弟徒孙六十多人一起唱《我要下春晚》,更是把对同行的揶揄发挥到了极致。

令郭德纲没有想到的是,短短几年时间,当年和他在一起嘲笑央视春晚的李菁、何云伟、曹云金、刘云天,都已先他一步登上了春晚的舞台。这些曾经的“非主流”演员,一经脱离郭家班的阵营,都立刻被央视招安,成了主流相声界的一员。这其实也是央视明确无误地传递给郭德纲一个信息:我们摒弃的不是你的相声风格,而是你这个人。 繼續閱讀 “郭德纲的相声王国 | 微思客"

语文政策与身份认同:改革开放以来的广府文化与广府人 | 微思客

语文政策反映国家意志,不仅覆盖教育系统,也影响大众媒体。中国内地的语文政策以推广简体汉字及普通话为最主要标志,既有便利不同地区间沟通之客观需要, 也有培养统一国族身份认同之政治目的。在中国民族问题的研究中,这种语文政策在非汉族聚居区的推广会被视为一种民族同化的手段。在汉族聚居区,由于汉族内部不同民系的异质性,这种语文政策也在起著类似的作用,以便利国家的统治需要。

本文试图通过疏理广府文化与广府人身份认同在改革开放以来的变化脉络,描绘出语文政策如何构建和强化国族身份,并通过规范教育、媒体乃至日常生活,逐渐使一个族群弱化其自身的民系认同,同时强化其国族认同。本文尝试指出,身份认同的转变将迫使对相关族群生存环境的研究出现范式转移,在内地广府人逐渐丧失其身份认同的过程之中,整个地区的政治环境、社会氛围和经济联系也将出现一系列深远的变化,这值得引起港珠澳问题乃至中国政治研究者的高度关注。
关键词:身份认同、广府文化、粤语
繼續閱讀 “语文政策与身份认同:改革开放以来的广府文化与广府人 | 微思客"

中国留学生在国外使用中文名还是英文名?

作者/编辑:元嘉草草微思客注重版权,本文首发于一拳八零(yqbl1080),经作者授权转载微思客。转载请联系微思客团队。在我刚出国的那个年代,每个留学生都有一个英文名。

“What’s your name?”

“My name is Kitty/Gigi/Brain/James”

而每个英文名背后都有一段故事。
“我叫James是因为我最喜欢的篮球明星叫James”
“我叫Kitty是因为我喜欢Hello Kitty”

“我叫Grace是因为我想自己变得更加优雅一点。”

这几年我发现,越来越多的中国留学生不会另外取一个英文名字,而是用自己的中文名拼音。例如,“My name is bingbing Fan”。

到底是什么导致了中国留学生从英文名字到中文名字拼音的转变?是因为中国留学生越来越强的对于“我是中国人”的身份认同吗?还是有其他原因?

于是,在2016年3月底,我在我的朋友圈发起了一个“微调查”,调查中国留学生取名字的模式,尝试找出取名背后的原因。

繼續閱讀 “中国留学生在国外使用中文名还是英文名?"

小学语文教材里“不能说的秘密”

20130517044909

小学语文教材里“不能说的秘密”

元嘉草草

 

每一个小孩子的成长离不开故事。小孩子睡觉前听爸爸妈妈讲的睡前故事睡着;长大了上学了语文课本里也有许多寓言故事。印象中,语文课本里经典的一些故事有《小猴子》《陶罐和铁罐》、《喝水不忘挖井人》等等。这些寓言故事里宣扬的都是一些很正面的价值观,例如做人不要骄傲、要懂得知恩图报、要懂得奉献等等。可是,批判语言学家告诉我们,“故事”并没有那么简单。

批判语言学家认为,语言是统治阶层和精英阶层控制和统治社会的工具。意识形态常常通过不同形式的话语(discourse)被表述或者再制造,例如教科书、媒体、广告、政治演讲、宣传口号等等。有一些论述传达的意识形态信息很明显,例如宣传口号“搞好计划生育,促进经济发展”;但也有一些话语的表达比较隐晦,通过不同的词汇、语法结构、修辞方法、语用、语义、篇章构造等等把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渗透”进去。

批判语言学运用批判话语分析的方法(Critical Discourse Analysis)来“解构”意识形态的话语是通过哪些技巧来呈现,词汇、语法结构、语用策略等如何扮演了意识形态再制造的角色。在这里简单介绍几种批判话语分析的方法:

繼續閱讀 “小学语文教材里“不能说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