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和性别的秘密:为什么男生不能叫Jennifer?丨微思客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

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木兰辞》

(图片地址:http://image.baidu.com/search/detail?c)

重木丨微思客撰稿人,编辑

 

事情是这样的:上周五晚上我到两位外国朋友公寓参加他们的“Movie Night”,在电影开始前,一些刚认识的朋友们互相介绍,其中一个中国男生对我的一个外国朋友说自己的英文名叫Jennifer。那位外国朋友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遍,中国男生又回答了一遍。外国朋友有些疑惑,望着其他人似乎希望能得到个解释或看其他人是否也听到的是这个名字,那位中国男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是个女生名字。外国朋友如释重负,笑了笑,然后电影就开始了。我当时站在边上看着这个有趣的插曲从发生到结束,不过一两分钟,之后因为看电影——那晚看的是2000年雷德利.斯科特的《角斗士》——我就没再想这件事,但之后几日重新回想这件事,却觉得颇为有趣,而一个问题也随之在我脑海里蹦出来,即“为什么那个男生不能叫Jennifer?”

继续阅读“语言和性别的秘密:为什么男生不能叫Jennifer?丨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激进反传统文化的阴影丨微思客

1.jpg

五四运动(图片地址:http://image.baidu.com/search/detail?)

 

重木丨微思客撰稿人,编辑


直到如今,“五四”与新文化运动依旧被我们反复提及和研究。对于它的精神也在各种视角下被放大观察,对其的怀念,对其的反思和批判,都折射出在它“阴影”下的漫长影响,并且在很多方面我们甚至可以说有了革命性的改变,其中主要的一点便是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态度。在清末列强纷纷闯入中国之后,对于传统文化的改革和质疑就未曾再断绝过,最终在“五四”和新文化运动时期达到高潮。对传统落后旧文化的抛弃,追求西方的德先生和赛先生成为主流,而之后随着《新青年》强盛,新文化运动开始成为主流,传统文化面临一路被抛弃和批判的命运。在这一极具破坏力的阶段性总结运动之后,它的幽灵并未就此消散,而是依旧飘荡在我们身边。所以直到如今,我们依旧时常听到学者对传统文化毫不留情地批判,而他所运用的语言和形式在“五四”及其之后的一系列运动中已经形成。

继续阅读“激进反传统文化的阴影丨微思客”

《当我们崛起时》:从历史中走来丨微思客

截图出自美剧《当我们崛起时》(When We Rise 2017)
重木丨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要充满勇气,不要害怕——

既不要害怕活着,也不要害怕死亡。

——福柯

继续阅读“《当我们崛起时》:从历史中走来丨微思客”

爱,能否跨越语言的障碍? | 微思客

元嘉草草 | 英国约克大学语言学博士生
Eason | FM主播

林海-欢沁 | FM配乐

最近网上流传这样一个段子:

(。•ˇ‸ˇ•。) 哼!都怪你 (`ȏ´)不给人家买也不哄哄人家(〃′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大坏蛋!!! ( ̄^ ̄)ゞ 咩 QAQ 捶你胸口你好讨厌! (=゚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大坏蛋,打死你(つд⊂)

但是,如果你和你的伴侣说不一样的语言,你该如何用外语“嘤嘤嘤”拿小拳拳捶Ta的胸口?今天,我们来聊一聊这个话题。爱,能够跨越语言的障碍?

继续阅读“爱,能否跨越语言的障碍? | 微思客”

Where Are We Now:谎言时代丨微思客

美国铁锈区(图片地址:https://goo.gl/QITWY9)
重木丨微思客编辑

 

我该把自己出让给谁?

我应该膜拜什么样的野兽?

什么样的神圣形象被攻击?我该破坏什么人的心灵?

我该辩护什么样的谎言?踩在什么人的血迹之上?

——兰波《地狱一季》

继续阅读“Where Are We Now:谎言时代丨微思客”

自由与怀疑——我的阅读启蒙史|微思客

重木 | 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鸠山雄惘闻 | FM主播(FM音频)

成为自己。
——尼采

每个人都应该会有属于自己的私密阅读史,而在不同年龄所读的不同书和由此而认识与了解的一个相关世界,以及与之联系的其他一切,都会在有形或无形地影响和塑造着之前之后的个人思想和价值观建构。随着这些年开始尝试着把孔子所说的“学”与“思”结合起来,这一新的方法论所带来的改变是深刻的,而也由此我开始注意到在这段时间中对于过去的反思。一开始是比较无意识的,但在之后则渐渐有意识地着手重新整理自己的“国故”。

继续阅读“自由与怀疑——我的阅读启蒙史|微思客”

阿拉伯半岛惊现神秘三位数的部落代码? | 微思客

作者按:中亚和中东是一片很神秘的地域。作为一个成长在中国汉族文化里的人,我对于这片地区的了解可谓是少得可怜。即便在出国留学之后,因为西方文化的强势,也很少能接触到中东和中亚的文化。我希望借此文章,能让更多和我一样对于中东文化很陌生的读者,对那片神奇的地域有更多的了解。本文根据Amin Almuhanna 教授在约克大学的讲座内容以及他和Jean-François Prunet教授发表在人类语言学期刊上的一篇文章编译完成。本文感谢Amin Almuhanna 教授授权使用相关图片。

 

元嘉草草Grace|(编译作者)英国约克大学语言学博士候选人

继续阅读“阿拉伯半岛惊现神秘三位数的部落代码? | 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