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从“成为自己”到“逃离自己”(下)丨微思客

(图片地址:https://image.baidu.com/search/detailct)

重木丨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成为自己”在这些同志电影中展现着孤立无援的个人在面对强大的“他者”时所遭遇的失败、迷惘和痛苦。但另一方面,我们又似乎无时无刻地会听到人们对于“成为自己”的鼓励和赞许,但每当这样的情况遇上像同志这些性少数族群的时候,其中的意义也便悄无声息地改变着,而最终变成主流意识形态所赞许的行为规范、生活和生命等一系列与之有关的工具。在这些同志电影中,“成为自己”所遭遇着巨大的自我和外界压力,而在我看来,我们每个人的内在又必然与外在的历史文化和传统,社会环境等一系列因素存在着密切的联系,所以当外界的制约与规训开始内化的时候,“成为自己”就变成了“成为他们希望(和强制)你所成为的自己”。在这里,“自己”被巧妙地偷换,而成为符合规矩和正常的产物,其中不存在异常和出格。于是,我们成为巨大权力机器上的另一枚螺丝钉,而彻底失去个性和自我。

继续阅读“我是谁:从“成为自己”到“逃离自己”(下)丨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我是谁:从“成为自己”到“逃离自己”(上)丨微思客

(图片地址:https://image.baidu.com/search/detailct)

重木丨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这些年断断续续地看了些西方的同志电影(或剧集),无论是主流“大片”还是独立文艺片都有所涉及,并始终予以关注。草成此文是为了梳理和讨论这些年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中——同志电影里的某一特定类型,即关于出柜(coming out)自我认同。同志电影中的这一类型可以说是最本质的存在,甚至是之后一切与此相关的同志电影的源头;而在某种隐喻的层面上,我们甚至可以说,关于出柜和自我认同的这部分同志电影就是整个同志群体开始在电影这一艺术类型中的“出柜”和表达自己的第一步。就好像我们常会把“石墙运动”看作是同志群体的“出柜”一样。

继续阅读“我是谁:从“成为自己”到“逃离自己”(上)丨微思客”

《使女的故事》:“为了大局”的诱惑丨微思客

《使女的故事》海报,图片来源网络

重木丨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在主角琼(奥夫弗雷德,Offred)和其主人弗雷德(Fred)的一段对话中,当后者表示如今的基列国(Gilead)统治者所建构的国家现状比之前的政权好出许多的时候,琼显露出明显的质疑和反对。弗雷德紧接着反驳琼的这一态度,指出:“更多”(better)从来不意味着对所有人都好,对一些人而言总是意味着“更糟”。在这里弗雷德所揭露的难道不正是基列国统治者所建构的意识形态本身的最大优点吗?(当然,对普通人、使女Handmaid和玛莎Martha阶层而言,这就是最大的缺陷。)基列国统治者本身所推翻的就是美国之前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度。弗雷德曾在电影院中和妻子说,他们将有三次独立的进攻,分别是国会、白宫和法院,所以他们主要摧毁的就是由美国国父所设计的这一套民主法治制度,建立起一个按照《圣经》(当然事实并非如此)中指示的原教旨主义政权。 继续阅读“《使女的故事》:“为了大局”的诱惑丨微思客”

《Skam.S04》:生活在“他者”的世界丨微思客

skam《skam》第四季海报(图片地址:https://movie.douban.com/photos/photo/2454819897/)
重木丨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其实——在我看来——我们一般人时常、甚至有可能是在漫长的一生中都不会有过这样的经验,即突然发现自己与他人的不同,或是意识到自己完全处在一个“非我”的世界中。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大多数人都相差无几:有着相似的成长环境、教育背景;分享与继承着相似的传统文化与种种观念;最终形成的自我认同往往都是能够彼此连接而形成一个小到家庭大到群体和国家的团体。在这两极之间,还有无数形形色色可以更加细分的群体,例如宗教,例如种族等等。

继续阅读“《Skam.S04》:生活在“他者”的世界丨微思客”

酷儿群体:传统性别气质的模仿、改写与再生产丨微思客

1.jpg同志骄傲游行(图片地址:https://image.baidu.com/search/detail?ct)

重木丨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一.建构“他者”

如今——在2017年的此刻——当我提到“同性恋”的时候,你首先会想到什么?Ta们是什么样的人?问题甚至可以是,ta们是和其他人(直人)一样的“人”吗?我提这个问题或许奇怪,或许在当下的中国,它依旧未能引起人们对此真正地注意,而在另一些——对于同志群体生存充满威胁——的国家与地区,这个问题很多时候就潜藏在那些偏见、暴力和虐杀的阴影里,有时候甚至不是需要思考而是真切面对的。

朱迪斯.巴特勒意识到了这一点的重要性。从她于上世纪末所写的《性别麻烦》开始,她在讨论我们习以为常的性别问题时,意识到了存在这一系列问题背后的建构权力。于是,从这个世纪初,巴特勒的研究明显转向,通过讨论美国9.11及其之后美国对于他国的报复性战争所引发的一系列恶性结果,巴特勒指出了存在于战争中的对于“人”的规范框架权力,即我们传统的战争是通过建构一批“他者”和“非人”来进行的。对于我方而言,敌人被建构为“非我”,所以杀死他,往往就不必承担杀人的罪过和道德危机。提起这些,是为了给我们接下来关于酷儿群体(有时我会混用同志群体这个称谓)在性别气质问题上的模仿、改写和再生产讨论建立一个基本的理论框架。

继续阅读“酷儿群体:传统性别气质的模仿、改写与再生产丨微思客”

无尽的难堪:当我们面对现当代艺术时丨微思客

640.jpeg

杜尚大名鼎鼎的《泉》(图片地址:http://art.china.cn/education/images/attachement/jpg/site8/20111028/001ec949f8401014682904.jpg)

 

重木丨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有这样一个难堪的现状是我们时常遇见的,即当我们置身在一个现当代艺术展或艺术馆中时,当我们需要欣赏那些现当代艺术时,我们会发现自己对这些艺术是如此的陌生、遥远和隔绝。更多人的状态是这样,即面对现当代艺术时是满面的迷惑,不解和质疑,这时候那个古老同时也颇为陈词滥调的问题会再次出现在我们心中:这些东西是艺术吗?当我们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面对的是莫奈马奈德加之后的现代艺术,是杜尚的现成品之后的当代艺术。本文所涉及的“我们”更多指的是受过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学生,从他们对现当代艺术的了解来讨论这个话题,显然能更好的对当下中国普遍的艺术教育进行一次管中窥豹。

继续阅读“无尽的难堪:当我们面对现当代艺术时丨微思客”

川普上任100天,当初是谁在民调里说了谎?| 微思客

元嘉草草 | 英国约克大学语言学博士候选人

1.jpg(图片来自https://goo.gl/PMN3db)

川普上任100天,各界对他的表现评价不一,我们先来看看英国邮报对于川普100天功与过的总结。

功:
1. 任命Neil Gorsuch为最高法院法官;
2. 退出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
3. 下降了36%的非法入境率;
4. 国家安全方面的一系列行动,包括导弹轰炸叙利亚以及航母靠近朝鲜。

败:
1. 针对穆斯林国家“限入令”遭到各方反对;
2. 废除奥巴马医保法案被撤销;
3. 国家安全顾问Mike Flynn因丑闻辞职;
4. 竞选期间承诺的“墨西哥墙”没有实现。

继续阅读“川普上任100天,当初是谁在民调里说了谎?| 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