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是书生》:近代知识分子的困境丨微思客

重木微思客编辑


知道这本书的作者周一良先生是因为余英时先生的《陈寅恪晚年诗文释证》,在其中,余先生引用了一段来自陆键东先生那本著名的《陈寅恪的最后20年》中的一件事,关于49年之后,陈寅恪先生的一个学生去广州劝说老师北上担任中央政府所赋予的职位。这件事让陈先生动了怒火,并毫不留情地指责自己曾经的一些朋友和学生“曲学阿世”“自投罗网”,在这其中,周一良先生被点了名。

《毕竟是书生》这本薄薄的小书里收了几篇文章,其中最重要的要数第一篇周一良先生的自传,在这篇文章中,周先生根据时间发展顺序,回忆了自己的家族和求学经历,与他人的交往(其中就包括陈寅恪先生)。当然,我觉得最重要的部分该是49年之后他所面临的来自新政府接连不断的政治运动,而在这一波强似一波的运动中,像他这样的知识分子首当其冲。 Continue reading “《毕竟是书生》:近代知识分子的困境丨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权力与师德:读研不是伺候老师 | 微思客

重木 | 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1月17日,作家六六于其微博中转发且评论了广州日报微博的一篇新闻《寒门博士之死:村里学历最高的年轻人在导师家擦车》。这则新闻报道的是29岁的来自农村的西安交通大学药理学博士生杨宝德,因在读博期间不堪来自导师非学术上的压力而自杀身亡。在这篇报道中,记者通过调查发现,杨宝德在自己周姓博导手下除了做专业研究之外,还得替她做许多如“浇花、打扫办公室、拎包、拿水、去停车场接她、陪她逛超市、陪她去家中装窗帘等”闲杂之事,并且还得为其熟人女儿做家教,以及陪老师吃饭,帮她挡酒等等。杨宝德自己本身酒量有限,因而其室友曾多次发现他在晚上醉醺醺的回来。 Continue reading “权力与师德:读研不是伺候老师 | 微思客”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感觉与爱之迷思丨微思客

海报(图片来源于豆瓣,下同)

重木丨微思客撰稿人,编辑


光与影,使事物成形

——勒.柯布西耶

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因为受其影响颇深,因此我在想,是其中的什么击中了我们?答案虽然很简单——即奥利弗和艾利奥在短短六周之间所产生的那一段感情——但这样的故事其实并不新鲜。无论是艾希蒙的原著小说,还是瓜达尼诺的这部电影,故事的原型便是西方文学与影视作品中十分常见的Summer Love模式(以下简称SL),如威廉.特雷弗的小说《爱情与夏天》,或是经典音乐电影《西区故事》等等都如是。 Continue reading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感觉与爱之迷思丨微思客”

“苦咖啡文学”:正常社会的正常产物丨微思客

阎连科先生把“只是关注一个微小人群中的小伤感、小温暖、小挫伤、小确幸;像苦咖啡一样,温暖中带一点寒冷,甜美中有丝丝苦涩”,并且在这类文学作品中,“读者只能看到一个人群在某一种情况下生存境遇中的小困难、小波折,看不到整个国家、整个民族或者人类面临的生存困境。”称作苦咖啡文学

重木丨微思客撰稿人,编辑


在日前由凤凰网主办的“阎连科文学课”上,作家、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阎连科先生称,像村上春树这样的“苦咖啡文学”正在当今文坛泛滥,经典的转移正在发生。 Continue reading ““苦咖啡文学”:正常社会的正常产物丨微思客”

我是谁:从“成为自己”到“逃离自己”(下)丨微思客

(图片地址:https://image.baidu.com/search/detailct)

重木丨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成为自己”在这些同志电影中展现着孤立无援的个人在面对强大的“他者”时所遭遇的失败、迷惘和痛苦。但另一方面,我们又似乎无时无刻地会听到人们对于“成为自己”的鼓励和赞许,但每当这样的情况遇上像同志这些性少数族群的时候,其中的意义也便悄无声息地改变着,而最终变成主流意识形态所赞许的行为规范、生活和生命等一系列与之有关的工具。在这些同志电影中,“成为自己”所遭遇着巨大的自我和外界压力,而在我看来,我们每个人的内在又必然与外在的历史文化和传统,社会环境等一系列因素存在着密切的联系,所以当外界的制约与规训开始内化的时候,“成为自己”就变成了“成为他们希望(和强制)你所成为的自己”。在这里,“自己”被巧妙地偷换,而成为符合规矩和正常的产物,其中不存在异常和出格。于是,我们成为巨大权力机器上的另一枚螺丝钉,而彻底失去个性和自我。

Continue reading “我是谁:从“成为自己”到“逃离自己”(下)丨微思客”

我是谁:从“成为自己”到“逃离自己”(上)丨微思客

(图片地址:https://image.baidu.com/search/detailct)

重木丨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这些年断断续续地看了些西方的同志电影(或剧集),无论是主流“大片”还是独立文艺片都有所涉及,并始终予以关注。草成此文是为了梳理和讨论这些年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中——同志电影里的某一特定类型,即关于出柜(coming out)自我认同。同志电影中的这一类型可以说是最本质的存在,甚至是之后一切与此相关的同志电影的源头;而在某种隐喻的层面上,我们甚至可以说,关于出柜和自我认同的这部分同志电影就是整个同志群体开始在电影这一艺术类型中的“出柜”和表达自己的第一步。就好像我们常会把“石墙运动”看作是同志群体的“出柜”一样。

Continue reading “我是谁:从“成为自己”到“逃离自己”(上)丨微思客”

《使女的故事》:“为了大局”的诱惑丨微思客

《使女的故事》海报,图片来源网络

重木丨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在主角琼(奥夫弗雷德,Offred)和其主人弗雷德(Fred)的一段对话中,当后者表示如今的基列国(Gilead)统治者所建构的国家现状比之前的政权好出许多的时候,琼显露出明显的质疑和反对。弗雷德紧接着反驳琼的这一态度,指出:“更多”(better)从来不意味着对所有人都好,对一些人而言总是意味着“更糟”。在这里弗雷德所揭露的难道不正是基列国统治者所建构的意识形态本身的最大优点吗?(当然,对普通人、使女Handmaid和玛莎Martha阶层而言,这就是最大的缺陷。)基列国统治者本身所推翻的就是美国之前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度。弗雷德曾在电影院中和妻子说,他们将有三次独立的进攻,分别是国会、白宫和法院,所以他们主要摧毁的就是由美国国父所设计的这一套民主法治制度,建立起一个按照《圣经》(当然事实并非如此)中指示的原教旨主义政权。 Continue reading “《使女的故事》:“为了大局”的诱惑丨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