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中的哲学家》:面对风暴时的责任 | 微思客

重木 | 微思客撰稿人

继续阅读“《风暴中的哲学家》:面对风暴时的责任 | 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汶川地震十年祭:我在西安经历的5.12 | 微思客

元嘉草草 | 微思客编辑
编者按
我犹豫了很久要不要写这篇文章,编辑部也就要不要发这篇文章讨论了一番。最后,我决定写,编辑部决定发。面对如此悲恸的国难,个人的煽情与感动微不足道。但我相信每一个亲历者的经历都是有意义的,或许角度不一样,或许不够宏观深度不够,但并不会因为其经历不够“感人”、事例不够“典型”就没有诉说的资格。
我想跟大家分享十年前我在西安经历的5.12汶川地震,我害怕如果我不记录下来,我会遗忘。作为旁观者的我们,当年款也捐了,泪也流了,似乎能做的也做了,但十年之后,面对着公道与真相的缺失,我们还能做些什么?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十年之后,国内一篇像样的调查报道都没有,反倒是立足香港台湾的端传媒做了深度追踪。十年之后,5.12成了感恩日,受害者家属被噤声;十年之后,我们对现实感到失望却无能为力。
640.jpg 

继续阅读“汶川地震十年祭:我在西安经历的5.12 | 微思客”

为什么超级英雄总是赢?丨微思客

重木 | 微思客撰稿人
作者按:近日漫威《复仇者联盟3》上映,超级英雄再引讨论
关于英雄征途的故事模式,从古至今,依旧如此,令人颇为厌倦,但也好奇,即为什么直到如今,我们对于(超级)英雄和他们那套路十足的成长经历以及征途的迷恋依旧与荷马时代相差无几?而超级英雄这一被看作“出格者”的形象,到底意味着什么?本文主要以《雷神3:诸神黄昏》为基本模板,对这一问题进行适当的讨论。
 640.jpg                                                   迪士尼经典电影《白雪公主》剧照

继续阅读“为什么超级英雄总是赢?丨微思客”

同志之谜:天生乎?后天乎?丨微思客

(图片地址:https://image.baidu.com/search/detail?z=&querylist=&cardserver=1)
重木丨微思客撰稿人 

在许多关于同志的影视与文学作品中,有一个核心问题被反复提及,但其答案却又时常随着时代的不同而有所差异。这个问题便是:同志是如何产生的?在当下,我们最常听到的两种解释如下:一是基因论,即先天而成;二是后天论,即成长生活环境所致。

继续阅读“同志之谜:天生乎?后天乎?丨微思客”

选择自杀 | 微思客

人生如痴人说梦,充满喧哗与骚动,没有任何意义。

——莎士比亚

重木 | 微思客编辑
我一直觉得,许多人都会有一个“自杀时刻”,大都发生在人生观与世界观在混沌中渐渐开始成形之时。如果按时间顺序,第一次出现这样状况的大都会是在我们称之为“青春期”阶段。自我意识的独立和强化所导致的是对于所处社会、世界、人生和生活的一种更为形而上的疑惑。而这些问题又都是人类历代智慧者思考了许多个世纪的问题。对于这些问题,我们也大都会随着成长或知难而退,或找到了能说服自己和使自己相信的一种解释,从而开始融入世界,接受人生,由此开始创造自己的生活。

继续阅读“选择自杀 | 微思客”

《毕竟是书生》:近代知识分子的困境丨微思客

重木微思客编辑


知道这本书的作者周一良先生是因为余英时先生的《陈寅恪晚年诗文释证》,在其中,余先生引用了一段来自陆键东先生那本著名的《陈寅恪的最后20年》中的一件事,关于49年之后,陈寅恪先生的一个学生去广州劝说老师北上担任中央政府所赋予的职位。这件事让陈先生动了怒火,并毫不留情地指责自己曾经的一些朋友和学生“曲学阿世”“自投罗网”,在这其中,周一良先生被点了名。

《毕竟是书生》这本薄薄的小书里收了几篇文章,其中最重要的要数第一篇周一良先生的自传,在这篇文章中,周先生根据时间发展顺序,回忆了自己的家族和求学经历,与他人的交往(其中就包括陈寅恪先生)。当然,我觉得最重要的部分该是49年之后他所面临的来自新政府接连不断的政治运动,而在这一波强似一波的运动中,像他这样的知识分子首当其冲。 继续阅读“《毕竟是书生》:近代知识分子的困境丨微思客”

谁的“现实”:春晚里的建构与渴望|微思客

重木丨微思客撰稿人


几乎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在众多批评春晚的声音里存在着一些对于春晚最根本的误解,并且由于这一误解而直接导致了他们对于春晚的误判、不满、嘲讽和愤怒。这实则情有可原,毕竟春晚本身就是一个涵义特殊的意义场域。因此对其所展现的内容和所表现与传达的价值观与意识形态的选择,就必将使其成为战场。但在我看来,这会是一场从一开始就“不公平”的,或说是对于那些反对者就没有任何胜算的战争。
为什么?因为春晚几乎从诞生之初就预设着十分鲜明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立场。它是一个大舞台,在中国传统最重要的节日时向所有民众展现着国家的喜庆富足以及主流政治与社会道德价值观。它本身就是一场表演,经过精心计划、选择、删减、编排后才得以展现,从而期望达到最完美的效果。问题在于,它所宣称和展现的并非所有的以及真实的现实,而只是其中由主流意识形态所建构的一种而已。 继续阅读“谁的“现实”:春晚里的建构与渴望|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