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青蛙会一去不回吗?不可控的育成游戏 | 微思客

作者: 微思客哲学团队 

思兼最近忙着养蛙——「旅行青蛙」(旅かえる,与「旅归」日文同音)。虽说是「忙着」,也只是每天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旅行青蛙」让我想起小时候陪伴自己的电子宠物(Tamagotchi,又叫他妈哥池),年纪有二十的朋友应该会记得。那时候的电子宠物要从孵蛋开始照顾她:饿了喂食,拉屎要扫,闷了要跟她玩游戏,病了要打针,还可能会死掉。同班女同学有时还会哀悼自己刚刚过世的宠物。十多二十年过去,电子宠物变成手机App,青蛙都变得特立独行,性格比人还要孤僻;不需要你理会,也不容得你理会。

Continue reading “旅行青蛙会一去不回吗?不可控的育成游戏 | 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你爱国吗?可否给我一个政治的理由?|微思客

编者按


《纽约时报》在评价电影《战狼2》时这样说,它“点燃中国人鹰派爱国主义激情”。我们往往提到“爱国”、“爱国主义”这类的词汇,也往往在公共讨论中,做出“爱国”与“卖国”的评价。不过,似乎我们并没有进一步地思考,爱国是一个怎样的概念,对于一个国家的忠诚的理由是什么?今天,微思客逻各斯版块,聚焦“爱国”。

李敏刚|匈牙利中欧大学政治科学系博士候选人,研究政治理论、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


对国家的忠诚(loyalty),是政治生活难以绕过的情感。我们甚至可以说,它是确保一个社群的政治稳定的必要元素。政府总不能每次都用枪杆子顶着人民的头来要求他们服从法律和政令。就是在民主国家,少数为什么要服从多数,为什么要接受一个自己不同意的政策决定?为什么不暴动或移民?政治的良好运作,有赖公民对国家的自发服从,甚至牺牲。构成这些牺牲和服从的动机(motivation)是什么?似乎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对所属的政治共同体的忠诚。至少,在理想情况下,公民的服从和牺牲都应该是甘心的,而不是出于自利或敢怒不敢言。 Continue reading “你爱国吗?可否给我一个政治的理由?|微思客”

我们都是潜在的罪犯:如何对待法定犯|微思客

郑旭江|法学博士,浙江理工大学讲师,美国奥斯汀法学院访问学者,京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2014年9月,河南省周口市6名男子因捕捉壁虎1600余只被刑拘,众人倍感诧异,殊不知按我国刑法规定,私自捕捉100只以上野生壁虎就属于特大刑事案件,因为壁虎虽不是国家保护动物,但属于对经济、科研和环境有益的“三有”动物;2015年5月,大学生闫啸天因为犯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此判决引发网络舆论哗然,惊呼“人不如鸟”;2016年12月,河南省卢氏县一农民秦某,在田边山坡上采了3株“野花”,居然是国家重点保护植物——蕙兰,法院以“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判三缓三,并处罚金3000元。

随着依法治国时代的到来,浩如烟海的法律法规成为了行政犯的前置性规范,如何去认识法定犯中“明知”所体现的违法性,如何去预防和惩治法定犯,以及如何去对待法定犯,成为了现代公民应该关注的一个课题。

一、自然犯与法定犯的提出和演变

“自然犯”语出“犯罪学三圣”之一加罗法洛的代表作《犯罪学》。他在书中首次提出自然犯与法定犯的范畴,“在一个行为被公众认为是犯罪前所必须的不道德因素是对道德的伤害,而这种伤害又绝对表现为对怜悯和正直这两种基本利他情感的伤。我们可以确切地把伤害以上两种情感之一的行为称为‘自然犯罪’”。加氏并没有明确给出法定犯罪的定义,但作为自然犯罪的对应,法定犯罪主要是指违反法律规定的有害行为。据此可知,“自然犯就是对怜悯和正直这两种基本情感的侵害, 而法定犯则是纯粹违反法律规定但并不违背基本道德的行为”。

Continue reading “我们都是潜在的罪犯:如何对待法定犯|微思客”

主导者还是顺应者——未来国际秩序中的中国角色 | 微思客

徐晨 | 微思客撰稿人


袁鹏老师在《四百年未有之变局——中国、美国与世界秩序》一书中对中国与美国的关系,以及国际秩序的未来走向,做了非常深入地探究和极富有意义地分析,让人看后颇有通透之感。

1.jpghttps://goo.gl/XJx1oj

Continue reading “主导者还是顺应者——未来国际秩序中的中国角色 | 微思客”

小王子的虚幻世界:读周保松《小王子的领悟》|微思客

王伟雄 | 柏克莱加州大学哲学博士,现任加州州立大学奇科分校哲学系教授,专研知识论及形上学,研究兴趣旁及科学哲学、宗教哲学、道德哲学和维根斯坦哲学。


去年暑假期间,收到周保松从香港寄赠的新著《小王子的领悟》,题字是「伟雄兄阅读」。朋友这么有心千里寄来的著作,而且是一本很快可以读完的小书,我又不是没有空闲时间,应该立刻拜读;可是,将这本书放上书架后,我便一直没有动过它,因为我认为应该先重读《小王子》,但我却提不起劲那样做。我只在年青时读过《小王子》一次,当时觉得此书十分造作,我一点领悟也得不到,不喜欢,以后亦没有给它第二次机会,这负面的观感保留至今。早阵子终于重读了《小王子》,读的是嘉芙莲·伍德丝(Katherine Woods)的英译(当年读的是中译,但没留意是谁翻译的);依然是不喜欢,甚至是比从前更不喜欢。然而,我还是读了《小王子的领悟》,而且读后决定写一篇文章,但这篇严格上不算是书评,因为我的目的不是评价《小王子的领悟》,而是透过讨论这本书的内容来说明为何我这么不喜欢《小王子》。

Continue reading “小王子的虚幻世界:读周保松《小王子的领悟》|微思客”

艾玛·沃森露乳照风波:媒体批评失焦,对人不是事|微思客

黎伟麟、陈婷枫丨01哲学团队,更好地理解,更好的逻辑。


美国杂志《名利场》(Vanity Fair)刊登了一辑爱玛屈臣(编者注:内地翻译艾玛·沃森,英文名Emma Watson)的相集,其中一张更大胆露出爱玛的胸部下缘,引发各界争议。有人狠批她伪善,一方面标榜自己是女性主义者,但另一方面却卖弄性感,有物化自己之嫌。爱玛的支持者则以女性主义(Feminism)的另一重意义反击,坚持女性拥有自由选择的权利。是次争议不但揭露了大众对女性主义的理解纷陈,也展示了演艺界女性主义者所面对的困局。说女权,又岂止”坦胸露臂就是卖弄性感”,如斯简单?

1.jpg(图片来源:https://cleanbeautyco.com/emma-watsons-response-anti-feminist-criticism-everything/)

《名利场》发布女性裸露照片引发女权风波并非首次。姬拉丽莉(Keira Knightley)、施嘉莉祖安逊(Scarlett Johansson)及茱莉安摩亚(Julianne Moore)等女星都曾经为这本知名杂志拍摄裸露部分乳房、背部甚至全身的照片(全部都没有露点)。狄美摩亚(Demi Moore)甚至在1991年怀孕七个月时,只用单手遮掩胸部拍摄封面,轰动一时。这些在大众传媒发布的女星裸露照片通常会被指摘行为不检点、卖弄性感、甚至渲染色情。但是,像今回爱玛屈臣般激烈的评论还算罕见。因为大部分女明星都没有像爱玛,多年来都在台前幕后展现女性主义者和知识份子的身份;而且自2014年起爱玛获联合国妇女权能署选为亲善大使,因此各方对她拍摄露胸照片的反应尤其激烈。

Continue reading “艾玛·沃森露乳照风波:媒体批评失焦,对人不是事|微思客”

哲学家与焊接工谁更有用?|微思客

1.jpg(图片来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xl5wD6U6fU 截图。编者注:需要更正的是,截图中显示的日期应为2015年11月10日。)

黄远帆丨主要研究元哲学、认识论,致力搭建学院经院哲学与外界的交流桥梁。


美国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在2015年的一次共和党辩论会上宣称,社会需要更多的焊接工,更少的哲学家。

可以说,卢比奥的论断蕴含了一种对哲学的偏见。通俗而言,就是认为哲学没有用,哲学不能用来果腹,哲学不能用来漂洋过海,哲学不能用来焊接,那么哲学到底有什么用?我还很清楚记得当年考上研究生去向上司提交辞呈时的情景。当上司得知我要去学哲学时,既惊讶又担心地感慨:「学哲学将来能干什么呀!」哲学无用论是人文无用论的一个典型。而另一方面,我们发现不太有人会去质疑自然科学是否有用。这背后隐藏着文学文化与科学文化的张力。

1959年5月,斯诺(C. P. Snow)于剑桥大学作了「两种文化与科学革命」的讲演。这次报告中,文学文化与科学文化的断裂被彰显了出来。自此之后,这方面的讨论不绝如缕。有趣的是,斯诺在报告中批评当时重文学轻科学的风气。然而在当下的社会,天平显然是偏向科学文化的。

Continue reading “哲学家与焊接工谁更有用?|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