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智库如何培养和吸纳年轻人才|微思客留学专题_实习篇

毛叶昕| 曾在广州、香港、华盛顿等地求学,主修公共政策


2015年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提出要努力建设中国特色新型智库。智库在国外已有成熟的运作经验,尤其在美国,智库已成为影响政府政策和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笔者曾在美国一些智库实习,尽管智库之间在价值理念和政策立场上存在差异,但智库的核心任务都是扩大其对政策的影响力和传播自身的价值理念,并且智库一般都有较为完善的人才培养体系,值得国内智库未来发展学习和借鉴。

Continue reading “美国智库如何培养和吸纳年轻人才|微思客留学专题_实习篇”

Advertisements

于欢案舆论“一边倒”,一定伤害司法独立?|微思客

孙金昱 | 伦敦大学学院政治理论方向博士候选人


引爆三月舆论场的,是一个叫做于欢的青年。他的故事首先引燃了两个问题,第一,于欢的行为是否构成正当防卫?第二,如果是正当防卫,是否是正当防卫过当?而围绕这两个问题的火热议论,迅速引燃了第三个问题:舆论影响司法,是否违背了司法独立的价值?

问题三的特别之处在于,它一定程度上可以脱离于欢案的具体情节,问题三所涉及的并非具体的法律条文,而是更抽象的政治制度安排和公民角色。因此,认为舆论影响司法进而违背了司法独立价值,并不等同于承认于欢案判决公正,不妨碍持有这种观点的人对于欢和他家人的处境充满同情。但是,如果你认为于欢案中“一边倒”的舆论是破坏司法独立、认为舆论影响司法与司法独立相悖,你是不是对“司法独立”有着很深的误解?

Continue reading “于欢案舆论“一边倒”,一定伤害司法独立?|微思客”

女权主义如何面对社会底层的性别歧视?| 微思客

在文章首发于端传媒后,引起众多后续讨论。女泉推送《评论女权的正确打开方式——驳<女权主义如何面对社会底层的性别歧视>》(作者董一格),提出了对文章若干批评意见。国内读者通过文章首发平台进行阅读多有不便,微思客将原文搬运至墙内,以方便读者阅读和评论。正文后附有作者回应。
孙金昱 微思客传媒编辑

Continue reading “女权主义如何面对社会底层的性别歧视?| 微思客”

国航的“种族主义”风波与伦敦的治安事实

孙金昱|伦敦大学学院政治理论博士在读,一个努力与拖延症斗争的微思客编辑

敲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刚刚从伦敦一班早高峰人满为患的地铁上下车,转往另一班去往东郊、相对清闲的地铁。

车上的乘客集齐了各式着装和各样面孔,小心翼翼地给每一站新上车的乘客挪腾出位置,同时也尽可能地保持着和他人微小的距离。车厢大部分时间都是安静的,除了进站前后几声“对不起”和“谢谢”。

在伦敦,地铁是最能领略其多样性的场所之一,地铁也是最能领略其“不列颠”一面的场所之一。

多样的伦敦因为国航机上杂志《空中之翼》的一则旅游安全提示成为国人这几日关注的焦点。这则提示提到伦敦整体比较安全,但是游客要避开那些印巴裔和黑人聚居的地区。如果希望提醒游客注意安全,更有效率的方式显然是告诉游客治安较差的地区名称,而非标记居民的族裔背景。伦敦犯罪地图一直属于公开信息,并不难查询。遗憾的是,作者不愿意多做一点功课,任由自己被刻板印象与偏见支配,草草将治安问题引向印巴裔和黑人居民。

Continue reading “国航的“种族主义”风波与伦敦的治安事实”

政治正确的道理,不过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孙金昱|伦敦大学学院在读博士生,微思客编辑

奥兰多枪击案后,唐纳德·特朗普,这位靠逆政治正确而行既赢得眼球、又拿下选票的总统候选人再次向政治正确开火,称奥巴马总统拒绝使用“极端穆斯林”一词,应当下台;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若也拒绝使用改词,则应当退选——“我们再也受不了政治正确了。”

厌倦政治正确的特朗普和其支持者并非小众。在中文世界里,围绕着政治正确的辩论随着公众对西方世界关注的增加也变得激烈起来。甚至,中文世界要比政治正确的起源地更加厌恶政治正确。政治正确的反对者普遍认为政治正确软弱、虚伪、无用、廉价,回避问题,太过敏感,无原则保护弱者。

但是,在参与辩论之前,我们更应该搞清楚的是政治正确到底是什么。政治正确不是一个学理上的专业名词,因此我们也鲜少会看到一场正式的公共讨论或学术辩论中,持不同观点的各方会以政治正确作为核心概念进行进攻和防守。和平等、自由、公平、正义等这一类传统政治学概念不同,它不是一种价值或权利。 Continue reading “政治正确的道理,不过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在一个不完美的世界里,政治理论束手无策吗?| 微思客

 

孙金昱|伦敦大学学院政治理论博士在读,一个努力与拖延症斗争的微思客编辑

政治理论一词本身就会引起这一学科无关现实的联想。与其它归于政治科学范畴的政治相关学科相比,政治理论确实不关心现实世界,它的目的和主要使命不在于给真实的世界提供最真实的描述、给不同事件或社会状况以最可能的解释、或者预测选举等政治事件的结果。呈现在公众面前的政治理论,在不断地提出政府应该怎样、我们应该怎样,这个世界应该怎样,提出不同主体在行动中所需要遵守的原则、需要尊重的价值,判断不同主体的行为是否具有充分的正当性……正因如此,呈现在公众面前的政治理论并不以提出具体政策建议、问题解决方案的样貌出现,而是常常表现出反思、批判的姿态。这样,政治理论就难免被批评为缺乏建设性、脱离实际、以及过于理想化。在一个不完善的现实世界中,一个热衷于谈论规范问题的学科可能不单显得幼稚天真,更显得无用。

那么,政治理论对这一类批评有所回应么? Continue reading “在一个不完美的世界里,政治理论束手无策吗?| 微思客”

当自由主义遇见女性主义

作者: 孙金昱

“女性主义建立在如下信念之上:相对于男性而言,女性被压迫或者处于劣势地位,并且这种压迫在某种意义上而言没有正当性也没有合法性的。然而在这种一般性的描述之下,对于女性和她们所受到的压迫的解读却数不胜数。因此,认为女性主义是一个单一的哲学学说或者一个共识已经达成的政治项目是一种错误。”

—Susan James

做一个女性主义者正在变成一件越来越时髦也越来越容易的事。当一个人站在女性的角度为女性的权益大声疾呼,她/他便很可能被贴上“女性主义”的标签。这些权益主要包括女性的人身安全、女性的政治权利、女性的性与生育自主权、女性在家庭与社会中承担的义务和得到的福利、教育与就业机会等。
 

女性主义feminism一词源自法语feministe,直到1892年巴黎第一次国际妇女会议才在英语世界中拥有了其今日的意涵:建立在性别平等观念基础上的,推动女性享有平等权利的理念和运动。当下中国社会语境中所使用的“女性主义”一词却缺少统一的定义,甚至出现了“田园女权”“女权癌”等非女性主义的古怪分支。本文将整理女性主义其中一个重要支脉——自由主义女性主义,即在自由主义框架下,女性主义对性别不公、不平等、性别压迫的解读,女性主义关注的核心价值和女性主义的诉求。本文采用女性主义学者Amy. R. Baehr在斯坦福哲学百科上自由主义女性主义词条下对该学说的总结,认为自由主义女性主义的核心是通过个人自主和政治自主保障女性的自由权利。在此基础上,本文进一步指出自由主义女性主义所追求的价值之间存在着不可避免紧张关系。 Continue reading “当自由主义遇见女性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