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汉学与反思

从“试点”万能论看中国“实验主义”的兴起和危机|微思客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由微思客首发,如有转载需求,请与公众号联系。                                                        

从“试点”万能论看中国“实验主义”的兴起和危机

杨松林

纵览共和国史60余年,从宏大的改革开放、运动革命到微观的条例颁布、政策执行,“试点”总是一个无法绕过去的话题。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在制定政策的过程中,均会强调全面推行前的小范围试点,以确定政策推行的科学性和客观性。 Continue reading “从“试点”万能论看中国“实验主义”的兴起和危机|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海外汉学与反思

“若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美”——记张国荣逝世13周年|微思客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由微思客首发, 转载请事先联系作者或微思客团队。

编者按

今年是张国荣去世13周年的祭日。作为他的资深歌迷,我很想为哥哥写点东西,但总不知道从哪里切入。

因为他有太多可以写了。香港音乐的代表?同性结合的先锋?太多太多的符号和标签,对于充斥着碎片新闻表达和浮躁阅读习惯的社会来说,张国荣就像一个巨大的素材宝库,无论如何,都能发掘出所谓的“热点”话题。只是,这个存活在人们标签化记忆里的张国荣,真的就是那个张国荣吗?

我们似乎都能找到张国荣,但我们却从未真正找到张国荣。如瞎子摸象,大多数人都在对张国荣的触碰中获取足够的自得其乐,但却只有那些极少数的人,愿意去面对那个真正的,理想到极致,以致于有些可怕,有些奇怪的张国荣。因为,面对本真的张国荣,那些期望依托对张国荣的传播获取自己主体认同的人们会失望,他们不敢面对他的真实,就像他们不敢面对自己的真实一样。可,当他们把自己的认同感完全寄托在他人身上时,他们变成了张国荣的反面,却同样会走上如张国荣般自杀的道路。

所以,我今天就谈谈张国荣的自杀。加缪说,“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自杀”。当我们面对张国荣的自杀时,也许我们就会真的明白,无论是杀人,自杀还是其他各种暴力,都存在你我每一个个体当中。当面对这个日益变质的资本社会时,哪一个可发育正常?

于我,张国荣是一个怪人,一个在世俗定义里不同于正常人的怪人。可正是通过这个怪人,这个世界的种种荒谬才能被展现。正是他的坦诚,才反衬社会的虚伪;也正是他自杀的异常,才反衬这个社会自杀的正常。

“谁能承受这好奇,你有没有爱我的准备。若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美。”若你喜欢张国荣这个怪人,就请看下去吧。               Continue reading ““若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美”——记张国荣逝世13周年|微思客”

海外汉学与反思

计划生育政策下的“小皇帝”们,你们真的无药可救了吗?|海外汉学与反思

★本文由微思客首发,转载请注明来源。

写在前面的话
今年8月,一场在单向街书店举办的读书会,意外掀起了一次关于“80后是否失败”的社会大讨论。那次以人民大学杨庆祥副教授的新书《80后,怎么办?》展开的80后群体反思,经过媒体发酵后迅速成为社会热点,在网上引发激烈的争辩。笔者当时曾有幸参与,亦少不经事地撰文指责80后为“垮掉的一代”。当时有回应称“90后对社会的思想贡献甚至不及80后”时,我也不大在意:毕竟立场和身份认同总是能蒙蔽自己所属群体的客观评价;自然而然地,我也不可能会将90后,或者说90后的男性,自我贬低为“垮掉的一代”。
直到看到了华尔街日报记者方凤美(Mei Fong)出版的新书《独生子女:中国最激进的试验的过去与未来》(One Child: The Story of China’s Most Radical Experiment),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无知。 Continue reading “计划生育政策下的“小皇帝”们,你们真的无药可救了吗?|海外汉学与反思”
海外汉学与反思

民国传奇女杀人犯施剑翘:她为何能被舆论洗白?|海外汉学与反思

写在前面的话

当代中国社会矛盾重重,摩擦不断,因社会问题引发的舆论讨论与反思更是从未间断。前几日夜跑美女教师被拾荒汉杀害的案件,还未定案,在网络上便开始了关于社会象征、地域、性别、阶级等多个层次的争执,迅速变成一次公共事件;而早期的“药家鑫案”、“马加爵案”,更已被定性为中国公共议题讨论的“标志性事件”。

身处在这样的社会里,我们每天都要接受不同价值观的冲击和挑战;这样的快节奏让我们迷茫、无所适从而麻木恣睢。“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当无法做到相对抽离时,我们就只能“瞎子摸象”,既无法系统而全面地把握这些纷繁复杂之思潮背后的权力逻辑,更谈不上遗世独立,心焉如晦。

如何跳出表象看本质?也许历史能做点什么?

中国公共社会和现代性社会思潮的形成,与新文化运动后持续进行的现代化国家政权建设,市民阶层的快速崛起及文化现代性的启蒙冲动密切相关。尤其在“黄金十年”中,中华民国的现代化国家雏型基本形成后,各种阶层间的流动与固化,群体间的利益矛盾与价值冲突,以及传统和现代、西方和中国的二元对立,几乎都能从当时发生的一系列公共事件中找到蛛丝马迹。不同群体的发声,不同价值观间的互动与互搏,即使相隔80年,仍似曾相识。

换句话说,从民国的某一公共事件切入,我们就能看到民国时期的舆论众生相;而对这种舆论众生相及其背后权力逻辑的认识,有助于我们理解当代众多思潮背后的文化脉络及更为深刻的政治博弈。

今天我们聊的民国传奇人物施剑翘刺杀军阀孙传芳一案,也许就是最佳的切入点。

Continue reading “民国传奇女杀人犯施剑翘:她为何能被舆论洗白?|海外汉学与反思”

海外汉学与反思

如何既正确又装逼地喝心灵鸡汤?

最近笔者“女权主义”文章在编辑团队里争议不断,在“墙外看中国”的马由游小朋友戏谑性地给我戴了“高产小王子”的高帽后,一时间身边的朋友都开始以此揶揄我,这“严重”影响到了我的日常生活。要知道之前我从来没得过这样的称呼,相反,因写了几篇软文,编辑团队对我的评价,本该还是那响亮的“鸡汤小能手”。

比起前者,我当然更喜欢后者,因为它更体现我“不学无术”的本质。不过,既然这个社会充斥着各种并没有什么卵用的软文鸡汤,而我又“不怀好意”地烹饪了其中几碗,怂恿大家继续喝心灵鸡汤自然而然就是我应尽的责任。这篇文章里,给大家详细讨论一下,市面上的心灵鸡汤如何良莠不齐,为何我们还得接着喝鸡汤,以及最后我们该如何正确而优雅地喝鸡汤这几个“重大”问题吧。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我并不批评心灵鸡汤本身和心灵鸡汤背后的烹饪大师们,更不会指责读者们阅读时的浮于表面。我想反思的,是为何我们读者在当代社会,无法深入领会读诗、写信、看展览哪怕是喝鸡汤等“抒情”行为背后蕴含的文化逻辑?这些被矮化为“小资”、“小清新”的行为是否有更为深刻的意义?这种对于抒情行为的忽视,是否反映了个体某种内在自省(introspective)能力的缺失?以及,我们该如何正确认识、理解抒情并在其体验和感悟中有真正收获?这些都需要我们深入体会。

如何既正确又装逼地喝心灵鸡汤?

杨松林

Continue reading “如何既正确又装逼地喝心灵鸡汤?”

海外汉学与反思

为什么现在叫自己“女性主义者”是一件很傻的事?|海外汉学与反思

★ 本文由微思客首发,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者按
当代中国,“女性主义”似乎走到了一个死胡同,很多人,无论是男性、女性还是其他性别者,都对“女性主义者”这一称呼避而不见。显然,这是一种“女性主义”被“妖魔化”的行为。然而 ,在反思其被“妖魔化”的现象时,仍有几个问题需要思考:

  1. 除了归因为“直男癌”的冥顽不灵外,我们是否有考虑过,“女性主义者”这一标签本身,就暗含了某种男性的话语霸权以及父权制的话语逻辑?
  2. 我们是否不应该再拿“女性主义”充满父权特色的词汇,来称呼自己?(比如说,很多男性断然不会称自己为“女性主义者”,因为这个词在生理上就已经标志了男人和女人存在对立和本质差异,并假设了男人必不能成为“女性主义者”,即使在很多情况下,真正的女性主义思维方式对男性同样受用)
  3. 除此之外,我们又该以何种方式实现属于女性的个体解放呢?有真正的替代方案吗?

伴随着这几个问题,让我们一起来看文章吧。 Continue reading “为什么现在叫自己“女性主义者”是一件很傻的事?|海外汉学与反思”

海外汉学与反思

中国的民族主义话语正在崩塌:我们该何去何从?

导读

目前的民族主义,在中国,更在全球范围内,经历着某种话语的崩塌现象。这种主流意识形态的缺席,以及民众对人类终极问题的恐慌,主要表现为三种类型:一、极端化民族主义,试图追寻过去的理想价值;二、坚持资本逻辑和现世理念,企图依托资本的某种传承来实现人类的延续;三、历史虚无和社会虚无,使得个体在社会中缺乏方向感,一切行为的意义变得多元而无常。

有人说,不存在统治性的意识形态,唯一具备崇高客体的意识形态(齐泽克语)便是其多元性;但意识形态本质排他,多元性的表象下,仍需要某种一元基础予以支撑;否则就会沦为相对主义,成为了另一种情况下的反意识形态。

本文由意识形态的演变出发,分析目前中国民族主义话语建立、发展的背景和崩塌的根源,并思考这一主流话语的合法基础受到质疑下,意识形态的缺位和“后形而上”趋势的前景。

Continue reading “中国的民族主义话语正在崩塌:我们该何去何从?”

海外汉学与反思

海外汉学与反思|做张国焘背后的女人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本文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与作者或微思客团队联系。图为张国焘一家人合影照。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米店 李志 – 我爱南京 Continue reading “海外汉学与反思|做张国焘背后的女人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海外汉学与反思

海外汉学与反思| 梁文道也没解释清楚:我们为何杀人?

★本文由微思客首发,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1994年4月7日,非洲中部国家卢旺达的胡图族对图西族及胡图族温和派进行了一场明目张胆的、有组织的种族灭绝行为,造成80-100万人死亡。(胡图族、图西族和特瓦族是卢旺达的三个主要民族)最让人难过的是,此次大屠杀得到了卢旺达政府、军队、官员和大量当地媒体的支持。
1994年的卢旺达种族大屠杀,是人类历史上一次惨痛的悲剧,预计将近100万的死亡数字,让人惊叹之余,又带有一丝不寒而栗 Continue reading “海外汉学与反思| 梁文道也没解释清楚:我们为何杀人?”
海外汉学与反思

海外汉学与反思| 荐书:关于慈善、阶级与权力,你需要读什么书?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国家人文历史”,以飨读者。若需转载,请与作者或“国家人文历史”团队联系。

前言
探讨慈善行为背后的权力逻辑似乎早已成为了陈词滥调。如何有理有据地分析慈善背后的权力逻辑,便成为了相关议题研究者所必要面对的主题。本次推荐的前3本书,针对的都是中国历史的慈善议题。也许涉及的时间、事件、论述方式不大相同,但都能对我们的思考带来不同的角度和启发,只有对其进行对比阅读,我们才能透彻地认识到中国近世的社会状况。而后面的相关书籍,也许和主题不完全相关,但他们对于不同议题的分析方式及努力搭建起来的,和背后权力逻辑、社会关系间的关联,同样有利于开拓我们思考的方式和观察的视野。

慈善的权力逻辑

杨松林
Continue reading “海外汉学与反思| 荐书:关于慈善、阶级与权力,你需要读什么书?”
海外汉学与反思

海外汉学与反思| 社会科学和法学应该模仿自然科学吗?(上)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人文与社会”,如需转载,请与“微思客”团队联系。

 

  读诗远足 钟立风 – 被追捕的旅客

摘要: 本文首先论证人间世界和自然世界在本质上的不同。人间世界充满主观性、多元性和偶然性,需要通过主观与客观、多元与单元、偶然与规律间的互动来理解。虽然如此,科学主义——认为社会科学应该模仿自然科学而揭示普适和确定性的规律——影响仍然非常巨大,在经济学和法学的形式主义理论传统中尤其明显。它偏重演绎逻辑以及数学化的推演,并且效仿欧几里得几何学的公理体系,结果是片面依赖于演绎而忽视归纳。如此的思维和研究进路其实违反了自然科学紧密、有机结合演绎和归纳的基本方法。本文论证社会科学应拒绝形式主义的方法,从立足于经验证据之上的归纳出发,然后应用演绎逻辑从中导出可靠的推断与假说,然后再返回到经验世界中去检验。这应是一个永不停息的过程,其目的是形成在特定的经验条件下和限定范围内适用的理论与洞见,而非去试图构建普适与绝对的真理。
Continue reading “海外汉学与反思| 社会科学和法学应该模仿自然科学吗?(上)”
海外汉学与反思

海外汉学与反思| 罗新:走出民族主义史学

*本文原载于《文化纵横》2015年8月号,经作者授权,在微思客发布,以飨读者。如需转载,请与微思客团队联系。

编者按:
曾几何时,民族主义思潮影响着从大众思想到学科发展的层层面面。比如在盲目热情的“中华民族觉醒”思潮下,诸如“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是全世界唯一延续下来的民族和文化”的荒谬言论大行其道。民族主义者的思考方式其实并不难发掘,他们对于思想的理论假设,缺乏天生的敏感和质疑精神;全盘接受之余,对任何排他性思想进行定性和贴标签。
在民族主义者的眼中,民族主义是意识形态而非理论思想,就像不少马克思主义者认为马克思主义是意识形态一般。但须知,任何思想本身形成的假设和逻辑框架,都有具体的历史性和时间性,并不是生来有之的。

冒昧地概括罗新教授的这篇文章,核心就在于其对史学研究存在的“民族主义范式”,予以细致的反思。罗教授不但详尽梳理了民族主义思想的形成及其如何影响史学研究和大众思潮,同时也反思了这种思潮在绝对化和意识形态化后,对大众思维和史学研究可能产生的危害。分析的角度、力度和深度,让编者无比佩服。“微思客”团队经与罗教授协商,对这篇文章予以全文转载,以飨读者。在此特地感谢罗教授对微思客团队的大力支持。

罗新:走出民族主义史学

Continue reading “海外汉学与反思| 罗新:走出民族主义史学”

海外汉学与反思

海外汉学与反思|国外左翼学者在哪儿发文章?

本文经破土工作室(微信公号:potu_groundbreaking)授权,转载于微思客。如需转载,请与破土或微思客团队联系。图片地址来源:http://www.cnepaper.com/csrb/resfile/2012-05-10/07/A07510s002_b.jpg

编者按
微思客WeThinker
本文感谢破土工作室的整理,使我们得以了解国外左翼学者学术论文发布的主要阵地。国外左翼学者的组成,大多集中在马克思主义研究、区域研究、比较文学和批判文学研究、女性、种族、阶级以及其他相关议题的社会学人类学研究领域中。这些研究通常批判、解构的意味更浓。当然,本次收录的杂志较少涉及专业性较强的单一领域,而更多和公共议题相关。

关于“左翼”,不同学者定义相对有差异。本文收集的期刊,相对接近于“激进左派”,解构的意味更为明显,在这里着重指出。 Continue reading “海外汉学与反思|国外左翼学者在哪儿发文章?”
海外汉学与反思

海外汉学与反思| 纳博科夫的朋友圈:萧乾、奥威尔、乔伊斯、李约瑟与哈耶克

本文原刊于资讯新媒体观察者网(微信id:guanchacn),经其授权,得以转载,以飨读者。如需转载,请联系观察者网或微思客团队。封面图片来源:http://img.qikan.com.cn/qkimages/slzk/slzk201430/slzk20143016-1-l.jpg

编者按

读史愈深,我愈发认可文本分析的感同身受与现场还原。当学者不再拘泥于文本上的字面含义,而开始深入探讨字里行间的隐喻与背后的权力结构时,历史的全面性和还原的可能性得到了充分的提升。

刘禾教授是我明白这一点的关键人物。虽然在分析套路上,她和后现代主义代表人物德里达并无区别:都是擅长从文本背后出发,发掘无意识或者潜意识的权力结构;可惜语言与文化传统的限制,对德里达的阅读显然不及我对刘禾的阅读来得亲切。她的《帝国的话语政治》在西方史学界早已被广泛认可。这一次,她却从学术的象牙塔中脱离,依托平和的语言,描述一个类似侦探破案般的学术研究过程。如此思路,我闻所未闻。

故事其实通俗易懂,刘教授在小说里扮演一位酷似侦探的学者,通过层层分析与解构,她最终找到纳博科夫在自传里通过文字游戏给出的“NESBIT”所指对象。在寻找的过程中,她非常意外地发现了上世纪20年代剑桥牛津的左翼学术圈。当时圈里的学者们,在日后都成为了在各自领域享有鼎鼎大名的“大拿”:自然科学界的贝尔纳、李约瑟、沃丁顿、布莱克特、霍尔丹等,人文界的普利斯特利、里尔克、奥威尔、艾略特、哈耶克、徐志摩、萧乾、乔伊斯等等。这个圈子深刻改变了人类,却从未有人予以全面揭示。刘禾,算是第一人。

但显然这本书的目标要更为宏观。后现代以来对人文学科的质疑,尤其是文学、历史科学性的质疑,对学界内外都造成不良影响。人文学科到底在现代化建设中起到什么作用?除了解构意义与批判社会,人文真的不具备任何建构的可能性?看完这篇书评,或许大家会有不一样的答案。

徐志摩的浮云和奥威尔的暧昧

余亮评刘禾《六个字母的解法》

Continue reading “海外汉学与反思| 纳博科夫的朋友圈:萧乾、奥威尔、乔伊斯、李约瑟与哈耶克”

海外汉学与反思

海外汉学与反思| 阿玛蒂亚·森:中国与印度:谁的社会治理更优秀?

★本文原刊于人文与社会,经其授权,得以转载,以飨读者。如需转载,请联系《人文与社会》或微思客团队。封面图片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7330cd0100nzvd.html

导读

本文是前英国剑桥大学三一学院院长、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阿玛蒂亚·森(AmartyaSen) 在国际社会发展联合会第15届研讨会上的演讲。文章主要提出了两点, 一是经济的繁荣在何种程度上会促进人类生活水平的提高极大地取决于各种社会政策, 包括教育设施、医疗、社会保险、社会工作的建设, 以及全社会和全世界不同人之间良好社会关系的培养; 二是社会发展中的关系必须得到经验的审查。文章对中国和印度在社会发展领域的经验进行了比较, 认为中国在1979年前在社会发展上取得远比印度更好的成绩, 但是这一优势并没有很好地保持下去, 不过, 近些年中国又开始重视社会发展, 这些分析对于我国的和谐社会建设具有启发意义。文章内容如下。

社会发展中的和谐与不和谐——中印经验比较

阿玛蒂亚·森

Continue reading “海外汉学与反思| 阿玛蒂亚·森:中国与印度:谁的社会治理更优秀?”
海外汉学与反思

海外汉学与反思| 平心而论,毛泽东思想在马克思主义中的历史地位如何?

★本文原刊于人文与社会,经其授权,得以转载,以飨读者。如需转载,请联系《人文与社会》或微思客团队。封面图片来源:tuchong.com

摘要
齐泽克在毛泽东的《实践论和矛盾论》新版英译本(2007,Verso)导言中重新评价了毛泽东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的地位,认为毛泽东在新的环境中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尽管齐泽克对某些问题的看法不尽准确,他论述中的某些方面对我们有一定的借鉴意义。文章部分内容如下。吴大可 周何 译

论毛泽东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的地位

齐泽克 Continue reading “海外汉学与反思| 平心而论,毛泽东思想在马克思主义中的历史地位如何?”
海外汉学与反思

海外汉学与反思|寒门的孩子

本文经作者同意,予以转载,在这里特别感谢周韵老师对微思客的支持!如需转载,请与作者或微思客团队联系。并在同意后,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周韵,编辑杨松林。图片来源http://www.k618.cn/wlps/201504/t20150421_5935471.html

编者按
本篇是周韵授权微思客推送,谈教育领域中社会阶层差异,即“OED关系”(Origin-Education-Destination)系列文章的第二篇,与第一篇《比你出身好,还比你聪明努力》注重从宏观角度分析不同,该篇文字更注重以采访和自我经历叙述等较为主观的方式,来表述社会的分层与流动。

周韵:寒门的孩子

Continue reading “海外汉学与反思|寒门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