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文化

当我说我是法国左派时,我在说什么? ——法国左翼的历史渊源及价值内核

宋迈克|生活在巴黎,本职为电力电子工程师,空余时间关心时政,钻研政治史。参与鸡鸣时——巴黎文化沙龙的组织工作。

在当代中国语境下,“左”与“右”是时常被提起的词汇。“左”与“右”似乎大体被等同于“威权政治”“计划经济”与“自由主义”“市场经济”,甚至有时被用来形容对当局的态度。事实上,左右分野是刻画法国乃至欧洲政治的根本特征,曲折的历史给左翼和右翼以丰富的思想资源。中国语境下说起“左”与“右”时,往往是对这些丰富内容的过分简化与想象。

诚然,简化与想象是思想传播过程中必经的道路。但我想,把左右分野的完整面貌展示出来仍是一项值得做的工作。为此,对作为左右分野的历史来源和重要舞台的法国的政治史的回顾与反思必不可少。我自己对政治史有一些了解,个人是个左派,所以今天想就我自己的了解跟大家谈一下法国左翼从大革命开始到冷战结束的两个世纪间的历史,并从中试着提出一些左翼的思想内核与内部张力。个人水平、倾向和讲座形式所限,请大家不要把这些挂一漏万的介绍与分析视为参考资料,我希望它们能成为引起你去就某些内容查找资料的起点。 Continue reading “当我说我是法国左派时,我在说什么? ——法国左翼的历史渊源及价值内核”

Advertisements
法国文化

法国的“不眠之夜”将去往何方?

编者按:自3月31日第一次针对劳动法改革的示威以来,法国的“不眠之夜”(Nuit debout)运动依旧如火如荼地开展着。这项运动因何而起?具有什么特点?与5年前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西班牙的“愤怒者”运动有何异同?更重要的是,它今后的路在何方?通过直接民主、或是非政党化的方式改变法国的现状,这是否可能实现?这篇《世界报》于4月15日发表的文章将一一做出解答。
在占领共和广场(la place de la République)两周后,“不眠之夜”渐渐站稳了脚跟。如果说这场于3月31日诞生的运动在初始时,依靠的是反对劳动法改革(loiEl Khomri)(1)的示威,那么,它现已远远超出了这一范畴。美国“占领华尔街”行动、西班牙5月15日运动(2)的五年后,法国现在是否目睹了高卢版本的“愤怒者”的诞生?这场行动应否寻求政治出路,以兹保持未来的延续?在不掌控权力的情况下改变世界,这是可能的吗?

Continue reading “法国的“不眠之夜”将去往何方?”

法国文化

头脑、性别与偏见

作者:Catherine Vidal

编者按:虽然对于神经科学的认识突飞猛进,但民众关于男女脑力差别的偏见依旧没有被彻底扫除。这些偏见使我们相信,我们的能力与人格被无法改变的精神结构所桎梏。不过,相关领域的研究新发现却揭示出了相反的科学事实:在学习与生活体验的累积中,得益于人脑非凡的可塑性(plasticité),新的神经回路会被源源不断地制造出来。没有什么在脑内是一成不变的,性别亦是如此。本次推介的讲座由神经生物学家、巴斯德研究所神经科学主管CatherineVidal主讲,其目的便是让我们理解在男女性别的构建中,生物属性发挥了怎样的作用,以及社会和文化环境究竟带来了什么影响。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讲座的原视频发布在France Culture网站,由编者听写翻译成中文。本文的所有截图均出自原视频,地址:http://plus.franceculture.fr/cerveau-sexe-et-prejuges)

1

2012年,法国曾做过一期问卷调查,问题与调查结果如下所示:

问题一、请问,您同意以下看法吗?

1.  女人并没有什么在空间里进行定位的天赋。

36%的女性、58%的男性选择“是”。

2.   男人无法同时进行多项任务。

54%的女性、28%的男性选择“是”。

Continue reading “头脑、性别与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