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路| 穷人是否应该天生受穷(一)

 

近日,甘肃康乐县一28岁母亲砍杀四子女,后服毒自杀——或因贫穷而至绝望。舆论再次将目光投向低收入群体现状,有人说,勤劳可温饱,何以至此。有人反驳,要设身处地想,极端贫困的人,走不出自己和环境。国家和社会能做什么?扶贫举措,是慈善还是义务?看看作者怎么说。玉照|微思客编辑,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博士

Continue reading “林中路| 穷人是否应该天生受穷(一)”

Advertisements

为什么「回家」,为什么「旅行」

作者:Tong Leung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经作者授权推送。转载请事先联系作者。
近年,「广州湾」重回记忆,这让历史老街多了一层文化意味,「重走老街」成为探寻城市记忆的一种方式。
一天,我和朋友漫步在青石小巷,一路上,大家饶有兴致地谈论这些街陌、这些建筑、这段历史,忽然,我发现我对这座城市一无所知。如果说,旅行的意义在于发现自我,找到此我此地的关联,那么「重走老街」便是一次特别的旅行。我们往往习惯于将眼光投向远方,希望得到来自他者的启示,而可否想过,我们又何曾认识自己,了解自己的城市?莱斯利早已发现:当下社会流行一种观念,最耐人寻味的东西只能在遥远或特定的地方才能找到,其实不然。于是我想,不妨「回家旅行」。

一 般来说,「回家」和「旅行」是一对矛盾,外出为游,归来为家,然而,这种时空上的错觉其实来自现代性(Modernity)对生活的扁平化:回家,只需回 家,旅行,只需旅行,有情怀,无情感。如果我们可以投入更多的想象,让生活立体化,「回家」和「旅行」更像是扭结在一起的莫比乌斯带(Mobius Strip),它们其实是一回事,都是投射情感、收获新知和重塑自我的生活方式。萨子把东方性的文化体系理解为生命面向「回家」的文化体系,我们通过自我 的逐渐的修行(在途),让生命无限地靠近「归乡」 。② 这一表述正好触及我们文化的核心情感,「回家」恰是构成我们东方生活美学的不可或缺的意象元素。

那 么,何谓「回家」。我们需在概念上有所预设:这里的「家」指的是「故乡」。不过,在现代语境里,故乡似乎有了新的意味。成就现代奇迹的「流动性」让地缘影 响越来越弱化,区域发展的极不平衡让人们不得不远走他乡。由于种种原因,很多人坦言,故乡是回不去的了。于是,我们有了地理故乡和心理故乡之说,地理意义 的故乡和我们渐行渐远,我们需要寻找一个在心理层面与「故乡」同构的寄情之物——心理故乡。萨子的观察不可不谓敏锐深刻,我们的文化是需要面向「回家」 的,哪怕「回家」仅仅是心理意念。

Continue reading “为什么「回家」,为什么「旅行」”

公共说理为什么重要?| 微思客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发表于《政治思想史》2015年第4期。已获作者授权,转载请事先联系作者或微思客团队。

公共说理为什么重要?

李文倩

理查德·卫克莱(Richard Velkley)在《启蒙与现代性:对理性令人不安的审判》一文中写道:“现代性的永久主题就是由理性导演的对自己的审判。”[1]从 这句话中,我们一方面看到,在现代性的境遇中,理性占据着主导性的位置。关于这一点,我们如果将其与传统社会做一对比,则可能有更好的理解。在现代之前,人们更多地遵从传统、习俗等,而当人类进入现代社会之后,则凡事都要问一个:为什么?理性在现代性境遇中的主导地位,固然是理性之内在力量的展现,但也意 味着理性要担负起更大的责任。而在此过程之中,理性难免犯错,这就招致这样一个结果,即理性的自我审判,成为现代性的一个“永久主题”。由此引出的重大议题是,在理性之自我审判与不可避免的巨大张力之间,理性还有出路吗? Continue reading “公共说理为什么重要?| 微思客”

我和国家是什么关系?——先有爱国者,还是先有可爱之国|微思客

*本文系微思客团队编辑玉照作品。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版权编辑(wethinker2014@163.com)。

我和国家是什么关系?——先有爱国者,还是先有可爱之国

玉照

 

希拉里在最新总统竞选视频中,通过“家庭强,则美国强”这样的口号来表达未来的执政理念,通过关注民众日常生活中的挑战与机遇来争取选票。相比较八年前阴沉、忧郁、与普通人格格不入的竞选视频,这次竞选视频因亲民、实际而受到网友的广泛关注。 Continue reading “我和国家是什么关系?——先有爱国者,还是先有可爱之国|微思客”

马克思和他的女儿们| 林中路

★本文由微思客首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马克思和他的女儿们

玉照

编者按
戴维·麦克莱伦在《卡尔·马克思传》第一版序言中曾指出,他在撰写马克思传记的过程中,试图呈现的是个人的、政治的和精神的,三个层面的马克思。在既有的马克思研究中,不管是政治的还是精神层面的研究都可谓汗牛充栋。而研究作为个人的马克思,则未免显得和马克思的格局格格不入。毕竟作为无产阶级革命的伟大导师,马克思一直是以全世界受压迫者代言人的形象呈现在世人的面前的。本文试图梳理作为马克思最重要的家人,他的三个出色的女儿,在宣传马克思思想过程中所做出的贡献。主要内容为对现有资料的简要汇编,非严肃研究,请见谅! Continue reading “马克思和他的女儿们| 林中路”

一个反叛者的归谬法——读艾伦·麦克法兰的《英国个人主义的起源》

★本文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独家推送,特此说明。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作者苏乐当。封面图片来自:google图片。

一个反叛者的归谬法——读艾伦·麦克法兰的《英国个人主义的起源》

苏乐当

某天,一朋友Y在微信朋友圈里晒图,其中几张是她透过高级酒店观景房的窗户所看到的发达城市夜景,另几张是1岁多的儿子在酒店安排好的幼儿床上玩耍。比较有趣的是另外一朋友L与Y在底下的对话。Y抱怨自己即便出门儿子还是寸步不离,没有自己的时间。在加拿大生活了大约7年的L却说儿子从小就有自己的房间,因此她和丈夫即便外出,也不担心儿子因为太粘人而哭闹。

这也许只是寻常生活里的家长里短,稍微往大了说是育儿方式的不同,然而“怎么教”、“教出一个什么样的孩子”的方式的选择却关系到人对于“家庭”的理解。即在一个家庭中,父子、母子、兄弟姐妹关系的应然模样,是应该建立在血缘关系之上的亲情,还是仅只是个体与个体交往的一种,家庭的亲缘关系本身并不构成个人区分自己与他人关系的重要参考呢? Continue reading “一个反叛者的归谬法——读艾伦·麦克法兰的《英国个人主义的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