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保松:做一只有尊严的蛋丨微思客大家访谈

编者按

01.jpg

今年一月,脱口秀演员李诞在接受许知远采访时提到自己在《南方人物周刊》实习时的一次幻灭经历。在那之后,他认清了世界运行的规律,并选择迅速地加入其中,力求让自己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社会化”的进程。这期“十三邀”节目一出便引起热议,有人继续批评许知远的不合时宜,也有人将靶子对准了李诞这样的年轻人。

如今似乎是这样一个时代:退居小我的人越来越多,且这一现象呈现出日渐年轻化的趋势,不仅中年人在社会的重重压力下愈发现实,年轻一代也变得日趋精致而冷感,对稍有历史感的事物感到兴味索然,更不要说警惕房间里的大象了。与此同时,社会和舆论本身也正在制造并迎合这种趋势,我们不禁想问: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如今的社会是一个适合年轻人自由发展的环境吗?

在“迫不得已”变得利己的青年们背后,有一些背弃初心、拥抱建制的知识人。这些在学术界享有极高声望和庞大资源的学者们纷纷转向,背后的原因和造成的影响值得我们认真对待。

即便如此,面对充斥着诸多不公而令人沮丧的大环境,明辨是非的人不应感到气馁。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曾以高墙和鸡蛋来比喻体制和个体,乍听起来十分鼓舞人心,但在香港中文大学任教的周保松老师看来,这一比喻本身有许多值得进一步深思之处。高墙并非铁板一块,作为鸡蛋的我们也并非无能为力,只要仍保有一定的自主意识和道德意识,即使在最恶劣的环境,也能活得生机勃勃。

 

Read More »

Advertisements

燃起一路的灯:周保松老师的教育理念 | 微思客大家访谈

编者按 
策划博群书节、电影节,主办思托邦沙龙,香港中文大学的周保松老师每年要花相当多的时间在这项校内外小有名气的“博群计划”上,他坦言:“做这些活动,我们这些老师都是志愿工作者,教学工作一点也没有减少。可以说,我将我学术生涯中的七年时间都奉献给博群了,但这是值得的,因为我看到这些工作的教育意义。”很多参加过“博群计划”的同学都感叹:没想到在大学校园里还能以这么浪漫的方式读书、看电影、体悟自然。但其实在周老师看来,他的初衷一直都很明确,他策划的这些文化活动,本质都是在践行自己的教育理念。在大学教育愈发“职业化”、“专科化”的当下,周老师依然坚守钱穆先生在新亚学规中提倡的:“你须先求为一通人,再求成为一专家。”

 

Read More »

来自非洲/非裔的声音:“黑脸”小品是中国特色的种族歧视 | 微思客

0.jpg

编者按: 在春晚“黑脸”小品播出后,舆论场上意见纷纷。有人说,小品是赤裸裸的种族歧视,中国人缺乏基本的种族意识;有人说,不要拿西方的“政治正确”套在中国;也有人说,那只是娱乐开个玩笑,无伤大雅。在众多的声音里面,唯独缺乏了来自“当事人”非洲人/非裔的声音。 微思客团队携手Black Lives China,让我们一起来听听非洲人/非裔是如何看待春晚“黑脸”小品的。

Read More »

给现实主义文学以出路——专访“路遥文学奖”发起人高玉涛|微思客访谈

编者按


美国洛杉矶时间2017年9月12日,由“路遥文学奖”研究中心、北美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美国蒙大拿中国艺术中心等机构参与举办的“全球路遥读书会”座谈会,在美国加州尔湾市召开。

座谈会合影(照片由路遥文学奖研究中心提供)

这次座谈会,标志着“路遥文学奖”吹响了向海外进军的号角。“路遥文学奖”自创立伊始就备受争议,而在今年,第三届获奖作品《软埋》又引来了极左派的围攻。

在2015年2月11日,在第一届“路遥文学奖”颁奖前夕,微思客总编冉夷侨专访了“路遥文学奖”发起人高玉涛先生,今天我们将该访谈全文再次推送,以飨读者。

如今,两年多的时间已经过去。高玉涛先生将于2017年9月下旬前往加拿大蒙特利尔,届时将再度接受微思客总编冉夷侨的专访。如果您对“路遥文学奖”有任何问题,希望向高玉涛先生提出,欢迎您在文章尾部留言,或向我们发送邮件

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Read More »

访问周濂(下):于欢案反映出中国法治的困境 |微思客大家访谈

编者按


2017年3月,周濂老师在美国波士顿接受了微思客的采访。在上篇”里,周濂老师谈到了知识分子应该如何参与到公共讨论当中,也谈到了当理想与现实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同时,周濂老师也分享了他在美国哈佛大学访学的感受。

中篇里,周濂老师谈到川普当选与政治正确的问题,也探讨了哲学如何指导我们的生活,更深入探讨一系列政治哲学的话题。

下篇”里,周濂老师谈到了之前的于欢案件,也谈到了民族主义与爱国主义的区别,以及对于中国实现正义的可能。

最后,周濂老师跟我们分享了他和女儿布谷之间的一段“哲学对话”。Read More »

访问周濂(上):后真相时代的公共讨论 | 微思客大家访谈

编者按:


2017年3月底,周濂老师在美国波士顿接受了微思客的采访。在采访里,周濂老师谈到了知识分子应该如何参与公共讨论,谈到他对于欢案的看法等等。为方便读者阅读,此次采访内容分成上、中、下三篇推送。

文后还会公布获得赠书的两位读者名单。请获奖读者火速联系小编,领取赠书。

Q:周老师我们从公共参与谈起吧!您觉得知识分子跟学者应该怎么样真正的了解公共议题?他们如何才能真正地参与到公共议题里面去?

周濂:过去这些年,政治与公共生活的生态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一方面自媒体发展迅猛,另一方面舆论审查和监控也日益严苛,社会整体的观念水位似乎有所提高,但人们的是非对错观念也从未像今天这样的混乱,对于通过理性对话、凝聚共识这件事,大家已经失去了耐心和热情。当代中国的公共政治文化生态正在迅速地变成流沙状态,称之为“流沙中国”并不为过。Read More »

访谈| 孟冰纯:新技术真能带来变革吗?

★本文首发于“正午故事”(noon-story),微思客经授权转载。未获许可,不得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系“正午故事”;封面图片源自wtvox.com。

本文来自正午故事(ID:noon-story):致力于故事的发现与实现。

编者按
从西祠胡同,到微博、微信朋友圈,每一次新技术都似乎带来新的希望,赋予人们发声的机会,但是话语权很快变得集中,大公司和政治权力正在把新技术纳入既有的权力体系。微博、微信是成功的,而我们的公共讨论并没有进步。

 孟冰纯:新技术真能带来变革吗?

采访 | 黄昕宇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