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访谈

访谈| 孟冰纯:新技术真能带来变革吗?

★本文首发于“正午故事”(noon-story),微思客经授权转载。未获许可,不得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系“正午故事”;封面图片源自wtvox.com。

本文来自正午故事(ID:noon-story):致力于故事的发现与实现。

编者按
从西祠胡同,到微博、微信朋友圈,每一次新技术都似乎带来新的希望,赋予人们发声的机会,但是话语权很快变得集中,大公司和政治权力正在把新技术纳入既有的权力体系。微博、微信是成功的,而我们的公共讨论并没有进步。

 孟冰纯:新技术真能带来变革吗?

采访 | 黄昕宇

Continue reading “访谈| 孟冰纯:新技术真能带来变革吗?”

Advertisements
微思客访谈

微思客访谈| 当香港遇上北京 下篇

★本文首发于微思客,系微思客海外通讯员所作。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版权编辑(wethinker2014@163.com)。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閱讀: 微思客系列访谈|  香港自由行,何去何从?——一个香港人谈香港

閱讀: 微思客系列访谈| 北京人谈香港

閱讀:  微思客访谈|  当香港遇上北京 上篇

第一次“Sarah & Michael”会面有点匆忙,两个人都没能聊得尽兴,于是我又组织了第二次“SM”交谈会。第二次录音,正好在香港政府推出普选方案之后。我也把之前两篇采访的一些评论和意见反馈给Michael和Sara。
  • M-Micheal 英国约克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专业 本科生,香港人。
  • S-Sara 英国约克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专业 本科生,北京人。
  • G-Grace 英国约克大学语言与语言学关系专业 博士生

当香港遇上北京 下篇

元嘉草草 Continue reading “微思客访谈| 当香港遇上北京 下篇”

微思客访谈

微思客访谈| 当香港遇上北京 上篇

★本文首发于微思客,系微思客海外通讯员所作。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版权编辑(wethinker2014@163.com)。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閱讀: 微思客系列访谈|  香港自由行,何去何从?——一个香港人谈香港

微思客系列访谈| 北京人谈香港

你是中国人还是香港人? 

元嘉草草

第三次采访在英国复活节假期前,学校里人已经很少了。我们约在图书馆的咖啡厅等。Michael和Sara一见面就开始聊起来,因为是同专业的学生,Sara问Michael班里有没有别的中国人。
Michael用普通话结结巴巴地说,班里有一个中国人,三个香港人。当时我就开玩笑说,刚见面Michael就踩到Sara的雷区了,把中国人和香港人区分开来。
在采访前,Michael说他的普通话很普通。我就说没关系,如果说普通话不能很好地表达观点,就用广东话,我可以翻译。结果整个采访不仅普通话、粤语轮流上阵,还夹杂着好些英文。我总算有点理解Sara之前说的,如果香港人普通话不太好的话,她会觉得比较难进行交流。为方便读者阅读,我还是用中文写这篇采访。但当我觉得中文的翻译并不能完全表达的时候,我会在括号里附上英文原文。
M-Micheal      英国约克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专业 本科生

S-Sara    英国约克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专业 本科生

G-Grace      英国约克大学语言与语言学关系专业 博士生

Continue reading “微思客访谈| 当香港遇上北京 上篇”

微思客访谈

微思客系列访谈| 北京人谈香港

微思客系列访谈| 北京人谈香港

元嘉草草

 

采访人:元嘉草草Grace (文中缩写为G) 英国约克大学语言及语言学系学生

受访人:Sara (文中缩写为S)     英国约克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系学生 北京人

 

G:你有去过香港吗?

S:没有,有机会一定要去。

G:你对香港的印象是怎样?

S:比较挤,购物天堂,国际大都市,比较西化,在某些方面跟英国比较接近一点。香港肯定跟我们在文化上有一些差异,是一个比较独特的地方,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城市,经济上比较独立的繁荣的一个城市。 Continue reading “微思客系列访谈| 北京人谈香港”

微思客访谈

微思客访谈| 香港自由行,何去何从

★本文首发于微思客,系微思客海外通讯员所作。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版权编辑(wethinker2014@163.com)。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香港自由行,何去何从?

——一个香港人谈香港

元嘉草草

在过去三年,中港矛盾一直是两地热论的话题。

2012年4月,香港医院管理局停止接受非本地孕妇预约分娩;

2013年3月,香港“限制奶粉出境”新法规生效;

2014年9月,香港民间爆发“雨伞革命”;

2015年2月,香港有团体发动“光复屯门”“光复上水”“光复沙田”等反水客行动;

2015年3月,反水客人士在屯门围堵一对母女,幼女受惊哭起来……

这一系列的事件一点点地将中港矛盾推向了高峰。有人说,香港光芒不再,对香港印象大减;也有人说,这是一场阴谋,有外国敌对势力,也有看不见的暗涌。似乎对于这个话题,人们越来越难保持理性和中立,一有点风吹草动,就跳起来指着对方开骂。

我是广东人,和很多广东人一样,我从小看着翡翠台和港剧长大,对香港一点也不陌生。小时候我眼中的香港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地方,那里经济发达,人们生活富足,香港人就像港剧里面的主角那样,人人讲英文,住大屋,吃海鲜,穿名牌。很多年后我的香港朋友告诉我,TVB港剧里面的大屋都是摄影棚搭出来的。

香港回归那天,我趴在电视机前看着英国旗降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缓缓升起,心中自豪感油然而生。2005年,非典之后香港开放自由行,我跟着朋友第一次去香港,去旺角购物。那时候自由行还是去旺角的比较多,我望着朗豪坊(注:旺角的一个大型购物中心)里面那长长的天梯,目瞪口呆。

2012年,机缘巧合,我去香港工作,住在新界大围。就在我在香港工作的两年,感受着真实的香港基层人民生活百态的同时,也感受着中港矛盾一步步升级。

我在香港租房住,一个不到五十平米的两房一厅旧房子里面住四个人。整套房子一个月房租要一万二港币。据我同事说,06年她来香港读书的时候,在沙田同面积的房子也不过八千。每次周末我回家,都会坐东铁线(注:香港罗湖/落马洲关口到香港红磡的一条铁路,但是跟地铁差不多)到罗湖过关再坐汽车回家。经过上水站时(注:上水站离罗湖/落马洲站只有一站路程),总会一拥而上一群人拖着大大的箱子,上面捆着婴儿尿布或者奶粉,到了罗湖再拖着出关。出了深圳关口,更是有一群人蹲在门口守着,看见你出来就围上来问高价回收奶粉卖不卖。那时候我面对着日益升级的中港矛盾,我能做的是作为一个内地人,以自己的行动去告诉香港人,不是每个内地人都是报纸上说的那样脏乱差的。

2014年9月,我离开香港,我哭得一塌糊涂。我爱香港,我也爱我的家乡,我的祖国。当我看到两边开骂,谁也不管是非对错只求在语言上粗暴地压倒对方的时候,就像手心手背都被扎。我想尽我的能力,去呈现一个相对较为客观的事实,让彼此都先看看对方是什么想的,为什么会这么想。这也是我做这个采访的初衷。煽情完了就来点干货吧。

Continue reading “微思客访谈| 香港自由行,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