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二十一世纪》:你真美呀,请你暂停 | 微思客读书会

编者按:“春天恰是读书天”,在刚刚过去的三月,微思客读书会第二期成功举办,导读人刘小小带领读者朋友们啃下了汤因比和池田大作的世纪对话录——《展望二十一世纪》。本期读书会我们在立足文本的同时,亦不忘“回归历史现场”:努力在汤、池两位大师的语境中探讨相关议题,“对人类事物的宗教态度”和“对生命尊严的普遍关注”在导读人看来是理解本书的核心所在,以下这篇文章,即是他的读书报告。

(图片来源:https://goo.gl/images/AcDMwc)
刘小小丨微思客读书会第二期导读人

 

Continue reading “《展望二十一世纪》:你真美呀,请你暂停 | 微思客读书会”
Advertisements

吕克·费里《论爱》:当爱从私人领域延伸到公共领域会怎样 | 微思客

王培 | 微思客撰稿人

 

“当我们看到前总理突然为儿子换了住房,因为对巴黎城区公寓房持有权力,我不会向他投掷石块,而只是直接问他:那其他人呢?”

 

说这句话的是法国前教育部长、哲学家吕克·费里。1968年发生在法国的那场“五月风暴”深深影响了费里的一生。美国作家马克·科兰斯基在其《1968年:撞击世界之年》中,将“五月风暴”描述为一场为了反对而反对、为了革命而革命的极端事件。法国社会学泰斗雷蒙·阿隆称其为一出无聊的“心理闹剧”:年轻人根本不知道为了什么而抗议。著名历史学家托尼·朱特则认为,这场年轻人“鄙视并憎恶消费文化的运动从一开始就成了文化消费的目标”。

吕克·费里 资料图
Continue reading “吕克·费里《论爱》:当爱从私人领域延伸到公共领域会怎样 | 微思客”

革命与避免革命 | 微思客书评

编者按:经典永远都需要重读,今天,跟着微思客,回顾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中对中央集权的认识。

 

陈锴|  微思客传媒维护部编辑

 

在《旧制度与大革命》的前言中托克维尔说:“我不仅要搞清病人死于何病,而且要看看他当初何以可以免于一死。我像医生一样,试图在每个坏死的器官里发现生命的规律。我的目的是要绘制一幅及其精确、同时又能起教育作用的图画。”

整本书,托克维尔试图解决这样两个问题:一是革命如何发生,二是如何避免革命。学者们分析此书,大多集中讨论前一问题而忽略后者,即使有学者曾指出“如何避免革命”的重要性也有余义尚可发挥。在这种情况下,本文试图从“如何避免革命”的角度来探讨托克维尔与托氏此书。

Continue reading “革命与避免革命 | 微思客书评”

重拾李约瑟难题:为什么现代科学诞生于欧洲而与中国无缘? | 微思客国庆荐书

编者按:在李约瑟的《文明的滴定》中文译著出版之际(商务印书馆,2016年8月),小编非常希望向微思客的读者推介此书。但需要声明的是,这篇文章并非是译著的广告文,笔者也尚未得到机会阅读译作,只是借此机会愿与读者重拾李约瑟难题,领略其本人对这一问题思考的精密与深邃。

李汶龙 |  爱丁堡大学科技法博士生,微思客编辑

Continue reading “重拾李约瑟难题:为什么现代科学诞生于欧洲而与中国无缘? | 微思客国庆荐书”

玩转纸牌屋—《总统是怎么选出来的》|微思客赠书

本文节选自麦读新书《总统是怎么选出来的》第四章,经麦读授权推送。这是麦读推出的第一本书,麦读主编曾健用 8 年时间,寻找作者、打磨文本、挑选时机,得以出版。

2016 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麦读希冀穿透微博段子、微信热点、知乎问答、网易直播、财新报道组成的关于美国大选的种种热闹,探寻后面的门道,掰碎了,讲清楚,呈现给读者。
麦读联合微思客,发起赠书活动!写下你最想要这本书的理由,留言微信后台,小编将在留言中选出最打动我们的三位读者,赠送此书。你也可以直接点击“《总统是怎么选出来的》”购买本书,更有价值五美元的福利,不要错过!
Continue reading “玩转纸牌屋—《总统是怎么选出来的》|微思客赠书”

文艺复兴前的基督教国家观与实践|微思客荐书

郑志泽|法学后进,西北政法本科毕业,本校硕士入学在即。主业钻研民族宗教与法理,业余爱好碑刻与美酒,故而居于古都,尤为满意。

引言

当论及文艺复兴前的基督教国家观时,我们通常会将奥古斯丁与托马斯·阿奎那两人的思想观点作为其代表和总结。然而从作为犹太教支派兴起,到成为中世纪的庞然大物,基督教的国家观理论在十四个世纪的历史中是不断随着实践的变化,对圣经的重新解读而发展的。本文将分别从旧约、罗马和中世纪三部分展现基督教的国家观的演变发展。


胡斯托·L·冈萨雷斯:《基督教史》,赵城艺译,

上海三联出版社,2016年版 Continue reading “文艺复兴前的基督教国家观与实践|微思客荐书”

书评|“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你分得清吗?

 

“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的历史演变

——《关于爱国:试论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

童志超

在很多人眼中,“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是一对比较模糊的概念。甚至在一些强调“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区别的人看来,前者也不过是后者的温和或积极版本,即当一国人民的国家和民族自豪感是单纯地建立在与其他国家和民族的强烈对比上时,他们就成为了危险的民族主义者,而若这种感情本身没有包含过多的自我优越性成分,那么它就是一种相对健康的爱国主义情绪。

31DGO6FmkeL._SX310_BO1,204,203,200_

而由普林斯顿大学终身教授、当代新共和主义大师穆里齐•维罗里(Maurizio Viroli)于1995年出版的《关于爱国:试论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For Love of the Comtry:An Essay on Patriotism and Nationalism)则旨在彻底划清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这两个词的界限。

Continue reading “书评|“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你分得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