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洗脑神曲,还有什么可以增强软实力?

除了洗脑神曲,还有什么可以增强软实力?

马由游

(信主编在朋友圈里说的小编长期请假的你就输了,我会不定时冒泡回来的!)

两天前路透一篇报道炸出了整个推特圈,“中国政府控制了一个覆盖美国华盛顿地区的电台的大部分播送内容,而这只是中国政府涉入海外企业媒体的33家之一。”而党媒的长胳膊伸到世界各地,美国官员表示在路透采访前不知情。

Continue reading “除了洗脑神曲,还有什么可以增强软实力?”

Advertisements

墙外看中国| 卫报:他们在做的事,是改变中国人对死亡认识的尝试

*本文由微思客马由游首发。如果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wethinker2014@163.com。封面图片来源卫报网站。

“据欧睿信息咨询公司的预测,中国年度死亡人口将从2012年的约970万人增至2017年的1040万人。而中国殡葬行业的市场价值正以年均13%左右的涨幅火速攀升。预计2013年至2017年,这一增速将接近17%,该行业市价也将从2008年的42.7亿元人民币飙升至2017年预测的近150亿元。

长期以来,国家主导着殡葬风俗的改革,国营殡葬设施不断增加,在殡葬行业中占据垄断地位。据首部《殡葬行业绿皮书》的数据,截至2008年底,全国共有殡仪服务单位3754个,其中殡仪馆1692个,民政部门直接管理的公墓1209个,殡葬管理单位853个,职工总数达7万多人。若加上骨灰存放、墓地购买的花销,2010年全国殡葬业的年收入可达2000亿元,而殡葬业早在2003年起,就连续进入“中国十大暴利行业”之列。目前,由于审批权紧紧掌握于民政部门手中,一般的民资或外资参与殡葬事业仍步履维艰。”

上面两段话引用的是2013年网易数读(Data Blog)“生而艰辛死而昂贵:畸形的殡葬业暴利”的报道,面对这个国家的生死、尊严和巨额利润冲撞交融的奇怪机制,逝者已去,生者缄口不言。本月卫报的长报道栏目记者描述了王丹和徐毅如何在国家垄断和同行恶意竞争之间夹缝生存,从创业到拿到天使投资,让死亡和殡葬在中国成为一件被充分尊重、感到温暖和怀念的事。

卫报:他们在做的事,是改变中国人对死亡认识的尝试

Jonathan Kaiman

Continue reading “墙外看中国| 卫报:他们在做的事,是改变中国人对死亡认识的尝试”

墙外看中国| 知识共享二三事

版权声明:本文为微思客首发,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转载自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马由游” 。

知识共享二三事

马由游

微思客一年里经过不少维权事件,在网络文化消费里,原创者如何选择最有效的维权方式,在能进行信息有效传播的同时又捍卫自己的权益呢?本期墙外看中国小编带你玩转知识版权保护。

先来看来自伦敦政经学院Media Policy Project一篇报告的三个结论: Continue reading “墙外看中国| 知识共享二三事”

墙外看中国| 赵月枝:传播学术的主体性——历史与世界视野

版权声明:微思客获得赵月枝老师授权。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版权wethinker2014@163.com。

传播学术的主体性——历史与世界视野

赵月枝

编者按:作为传播学海外华人领军学者,赵月枝从东方到西方在跨文化角度试图书写历史和西方的关系,在这个过程中她被批评“向官方意识形态投怀送抱“,她认为传播学和不同的政治经济文化体系在不平等的世界体系中的碰撞而产生的新的文化形式紧密相关。她在国内接受的一套马克思主义的新闻观,又任职全球传播政治经济学加拿大国家特聘教授,在这个过程里她经历了怎样的学术文化碰撞? Continue reading “墙外看中国| 赵月枝:传播学术的主体性——历史与世界视野”

墙外看中国| 网络实名制:保护公民隐私还是侵犯言论自由?

★本文由微思客首发。如需转载,请注明: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马由游。封面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编者按

关于网络实名制中国并非第一人,隔壁韩国曾经因为女星因网络传言自杀身亡事件为导火索,2010年部分韩国网络媒体公司和网民联合向宪法裁判所提起诉讼,认为网络实名制侵犯个人言论自由,违反宪法。但2012年韩国宪法裁判所裁定网络实名制违宪,终被废除。纽约时报在一篇Naming Names on the Internet报道中说道,真实世界是在一片混乱污浊的面具下生存,网络上最好也就这样。网络实名制是否和互联网精神相悖?如果现状是违背了,有没有方法能不让它违背?欢迎微博互动、后台留言,邮箱投稿也甚好。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严重欢迎分享好用的VPN到后台。小编祝大家周末愉快!

 

网络实名制:保护公民隐私还是侵犯言论自由?

马由游

Continue reading “墙外看中国| 网络实名制:保护公民隐私还是侵犯言论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