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版块, 亚文学

倾城之恋:流苏薄,胡琴长 | 微思客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首发于“浮生笔记”(v_vagari),经作者授权发表于微思客。转载请事先联系作者或微思客团队。

流 苏 薄,胡 琴 长——论〈倾城之恋〉诸物象的时间性

之涵

(图片来自showlive.cn) Continue reading “倾城之恋:流苏薄,胡琴长 | 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亚文学

亚文学 | 西西:浮城说画人

★本文首发于微思客。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封面及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

编者按
香港作家西西,原名张彦,广东中山人。1938年生于上海,1950年定居香港,曾任教职,又专事文学创作与研究,出版有诗集、散文、长短篇小说等近三十种。

 

西西:浮城说画人

之涵 Continue reading “亚文学 | 西西:浮城说画人”

亚文学

苏格拉底因何牺牲?

苏格拉底因何牺牲?

阮炜

苏格拉底的名声固然是在其身后由柏拉图一类拥虿构建起来的,但在文明史上,一个伟大哲学家竟被民众法庭判刑处死,毕竟是绝无仅有的事。一直让人困惑的问题是,苏格拉底究竟是不是因“败坏青年”和“不敬神”的罪名而被处死的?如果是,“败坏青年”和“不敬神”在何种意义上构成了重罪乃至死罪?如果不是,苏格拉底究竟是在哪种情况下,因为说了什么或做了什么而获死刑?他的死可以避免吗?

Continue reading “苏格拉底因何牺牲?”

亚文学

亚文学| 文、学、史的大手笔:米尔斯基《俄国文学史》

★本文原载于《单读08·漫游者》。经单读授权推送。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或单读。封面图片来源http://www.europe-trips.eu。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米尔斯基《俄国文学史》目录。

微思客欢迎读者朋友们分享阅读俄国文学作品的故事,来稿请寄wethinker2014@163.com

文、学、史的大手笔:米尔斯基《俄国文学史》

江弱水 Continue reading “亚文学| 文、学、史的大手笔:米尔斯基《俄国文学史》”

亚文学

亚文学| 在“此刻”中:钱穆的言说境界

☆本文曾发表于2014年第4期的《博览群书》,发表时有删改。现作者将全文授权微思客。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封面图片来自http://www.visitourchina.com

编者按: 以下的这篇文章,不仅可以作为钱穆先生《中国文学论丛》的导读,更重要的是,它再次告诉我们,文学不仅与其它艺术形式相通,还能通达人心,使得作者与读者、读者与自身之间的对话成为可能。同时,这篇文章也提醒了文学评论者,文学批评绝不是落于形式的解剖。文学欣赏的关键在于能否“进入”作品,触及字词背后的心灵。

在“此刻”中:钱穆的言说境界

——《中国文学论丛》的诗与哲学

李莎

Continue reading “亚文学| 在“此刻”中:钱穆的言说境界”

亚文学

亚文学| “女儿”的外延:重读宝黛钗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浮生笔记」(ID: v_vagari),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推送。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配图来自http://www.wine-world.com

“女儿”的外延:重读宝黛钗

蒋之涵

     黛钗合一的观点,我一直是认同的。宝钗是成熟的黛玉,前者沉稳大气,后者天真自然。两人都是宝玉的“分流”(各得一字),或说宝玉是钗、黛合体,兼有诸女儿一切性情。 Continue reading “亚文学| “女儿”的外延:重读宝黛钗”

亚文学

亚文学| 偶遇现代诗

*本文由杨林毅授权微思客推送。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活动现场图片由杨松林进行拍摄。

亚文学|编者按(卡特陈)
在这篇记叙了一场诗歌活动的文章中,林毅抛出了一个大难题——何为“好”诗?这问题之所以难以回答,主要是由于不同的读诗人有着不同的衡量标准,这背后反映了不同人对于“诗”的定义有着不一样的答案。在最近的诗歌沙龙上,林毅为我们朗读了文中这首诗。有人对它特别有感觉,有人觉得它在意向的增量上有所欠缺,有人觉得它的语言雕刻得不够精致,有人可以立刻作出仿写……于是,我们又站在了诗歌定义的分岔路上。到底,诗歌是什么?诗歌有何样态?英国湖畔派诗人华斯华兹曾写道,Poetry is the spontaneous overflow of powerful feelings : it takes its origin from emotion recollected in tranquility.(诗乃强烈情感之自然迸发,其源自于在宁静中回味的激情。)现代主义诗人T.S.艾略特认为,Poetry is not a turning loose of emotion, but an escape from emotion; it is not the expression of personality, but an escape from personality. But, of course, only those who have personality and emotions know what it means to want to escape from these things. (诗不是要放纵情感,而是要遗忘情感。诗不是要表达个性,而是要遗忘个性。当然,只有那些具备个性与情感的人才明白意欲遗忘个性与情感的意义。)我们一方面可以通过诗人的具体作品来思考其诗学主张,另一方面可以结合自己读诗的经验来形成自己的诗歌观。我们亦可把问题反转,谈谈什么是“坏”诗?
欢迎读者朋友来信与我们分享关于“诗歌”的话题(包括诗歌的定义、评判标准、诗歌创作、诗歌评论等)。(投稿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偶 遇 现 代 诗

杨林毅

Continue reading “亚文学| 偶遇现代诗”

亚文学

亚文学| 陶渊明为何“采菊”又为何“望南山”?

★本文经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徐建委老师授权推送,以飨读者。微思客团队特此感谢徐建委老师的支持!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或微思客版权编辑(wethinker2014@163.com)。

陶渊明的菊花与南山

徐建委

陶渊明《饮酒》诗二十首其五最为知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宋本《陶渊明集》亦作“望南山”)一句更是广为传颂,其气息、意境、格调均冲淡高逸,渺不可追。但是如果我们暂时放下诗意的想象,以相对实在的阅读去揣摩此句,或问:陶渊明为何要“采菊”,“采菊”之后为何要望“南山”?这需从“菊花”与“南山”两个语词在魏晋文化及其传统中的意义说起。

Continue reading “亚文学| 陶渊明为何“采菊”又为何“望南山”?”

亚文学

亚文学| “夜行火车的车窗”——继续来聊符号学

★本文原载于王敦(王熊daddy)的豆瓣阅读专栏。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推送,特此感谢王敦老师的大力支持!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第一讲:符号学

第二弹:“夜行火车的车窗”

王敦(王熊daddy)

先来看一段话,还是出自我屡次引用过的,加拿大那位很有名的文学理论家诺斯罗普·弗莱(Northrop Frye):

我们外面的那层“封皮”——如我所言,那个将我们与赤裸自然隔开的文化绝缘层——倒是很像一节灯火通明的夜行火车的玻璃窗子。(这个意象从我的童年就开始萦绕于我心)。在大多数时间里,这个车窗看起来是一面镜子,照出我们的内心活动——包括我们心中所理解的自然界。作为一面镜子,它给我们提供了这样一种意识:这个世界主要是作为我们人类生活的参照物而存在——世界为我们而创设;我们居于其中心,是其存在的全部意义。然而有的时候,这面镜子又恢复了它作为窗子的本来面目。透过这扇窗户,我们面对的景象不过是那个亘古不变、冷漠的自然界——在它存在的亿万年里我们并不存在;我们从它里面的产生仅仅是一个偶然。而且,如果它具有意识,它一定会后悔曾经造就了我们。窗子里的这另一幅景象立刻让我们陷入了另一种偏执,感觉我们是宇宙阴谋的牺牲品。我们发现自己——不是出于自我意志——(在宇宙的舞台上)被武断地赋予了一个戏剧角色。这个角色就是海德格尔所说的“抛入”。从这个角色中我们学不到台词。

Continue reading “亚文学| “夜行火车的车窗”——继续来聊符号学”

亚文学

亚文学| 王敦:“爱情=玫瑰?”——聊聊符号学

★本文原载于王敦(王熊daddy)的豆瓣阅读专栏。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推送,特此感谢王敦老师的大力支持!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进入王敦老师的豆瓣主页,阅读更多精彩!

第一讲:符号学 

第一弹:“爱情=玫瑰?”

王敦(王熊daddy)

Continue reading “亚文学| 王敦:“爱情=玫瑰?”——聊聊符号学”

亚文学

亚文学| 王敦:我们为何要“打开文学”?

★本文原载于王敦(王熊daddy)的豆瓣阅读专栏。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推送,特此感谢王敦老师的大力支持!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进入王敦老师的豆瓣主页,阅读更多精彩!

学会“打开文学的方式”,是一件正经事

王敦(王熊daddy)

(写这部分的时候,脑子里需要更多顾及中文专业的朋友了。非中文专业的读者,您也要积极围观、习惯、参与——必须的!我尽量努力去做,不论面对专业的还是非专业的读者,不在已有的理论套话里面打转,而是掰开了揉碎了,就事论事地说解读之事。我认为,文学专业话语如果与日常语言脱节,拒人于千里之外,是一种失败。不管有多少困难,也不应该逃避。)

我是一位文学专业里面的研究者,之前在广州的中山大学中文系任教,现在是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的教师。这本书,自然是将专业的含金量,服务于课堂之外的众人了。但首先,需要让读者明白,这本讲文学的“讲义”书,具体提供的,主要是在“文学理论”方面的服务。

Continue reading “亚文学| 王敦:我们为何要“打开文学”?”

亚文学

亚文学| 王敦:“文学名著看不进去”?

★本文原载于王敦(王熊daddy)的豆瓣阅读专栏。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推送,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编者按

王敦老师有着“吓人”的学术履历:北京大学中文系学士、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东亚系硕士、博士,曾任教于中山大学中文系,现任教于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他研究的对象也“五花八门”:晚晴小说,听觉研究,文艺理论,偶尔还写写歌剧……而他在豆瓣上的个人介绍,更是精彩绝伦:

学术和文学二重身 but one piece 的治愈系“文普”作家,长相比实际年龄小,70后,微胖,但音色雄浑优美,以教书为乐。 Continue reading “亚文学| 王敦:“文学名著看不进去”?”

亚文学

亚文学| 《海淀以北》:梦圆,梦碎,梦醒,梦醉

★本文由微思客首发,如需转载,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郭毅。封面图片来源:《京华时报》。

梦圆,梦碎,梦醒,梦醉

——评话剧《海淀以北》

郭毅

关于《海淀以北》

编剧:孟冰,李雷;艺术总监:林兆华;导演:王丁一。原名《北京有个中关村》。节目单上对该剧的介绍是:“故事以1992年的初春为背景,讲述两代中关村人对于理想和新年的执著,将真实的人、真实的事沉浮与真实的历史沿革变迁之中。展现了4组家庭群像,两代‘中关村人’的悲喜,一场20年来所有在中关村、在北京的逐梦人的集体记忆。”

Continue reading “亚文学| 《海淀以北》:梦圆,梦碎,梦醒,梦醉”

亚文学

亚文学| 读《艺术的故事》

★本文经作者授权推送。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版权编辑(wethinker2014@163.com)。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读《艺术的故事》

汤欢

整个艺术发展史不是技术熟练程度的发展史,而是观念和要求的变化史。

——贡布里希:《艺术的故事》

从前年起,我希望以后每年至少“遇见”两本好书然后精读。之所以说“遇见”,是因为我渐渐觉得读书似乎跟恋爱一样也要看缘分,于恰当的时间翻开一本正好符合当时当地心境的书,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当然需要广泛的阅读,舍得下功夫去读一本书的前提是至少要知道十本书。而一旦“遇见”这样一本“合适”的书,便会投入时间投入精力去细读,心甘情愿且乐此不疲。我个人比较享受这样的阅读方式。在我看来,精读一本书胜过略读十本书,而往往这样的精读,照一个老师的话说,“能够成长为心灵的肌肉”。上个暑假读到的《艺术的故事》(贡布里希著,范景中译)正是这样一本“合适”的书。 Continue reading “亚文学| 读《艺术的故事》”

亚文学

亚文学| 二分法与光谱间的智慧

★本文由微思客首发。如需转载,请注明: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郭毅。封面图片为《理论入门》书影,来源:amazon.com。

二分法与光谱间的智慧

郭毅

“Dichotomy”是二分法的意思,这是我们在生活中经常使用的一种思维模式: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现在许多学界中人一说到二分法便皱起眉头。这对于学术研究自然是益处,但当拒斥成为某种不加思考的条件反射之时,眉头的这“一皱”是否也落入了“dichotomy”之中?

第一次见到这个词是在彼得·巴里(Peter Barry)那本《理论入门:文学文化理论导论》(Beginning Theory: AnIntroduction to Literary and Cultural Theory, 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 2009)中。如题所示,这是一本通俗易懂的教材,彼得·巴里用优美但简明的语言介绍了20世纪以来最具影响力的十几种文学文化理论,包括结构主义、女性主义、后殖民主义等。巴里说,20世纪以来,许多传统的观念被瓦解,包括许多从前被视为界限分明的范畴:对/错,男/女,同性恋/异性恋,红/黄/蓝,过去/现在/未来,等等。人们开始体会到:所谓界限往往是我们人为划定的,浑然一体才是事物本然的状态。看似两极分布的事物,实际上以一种“光谱”(spectrum)的模式存在着,这一极和另一极之间不是截然相反,而是无限地变化、无限地过渡。

二分法其实是一种权宜之计:我们必须将一种颜色定义为“蓝”,将另一种颜色定义为“红”,而那些介于这两种颜色之间的各种过渡色,在日常生活中被我们省略。“蓝/红”这种区分就是二分法,而无限渐变的光谱才是它们本然的状态。

二分法并不是“错的”,不可否认它不够准确,但这是“生活所迫”。我们可以意识到光谱的存在,但是我们依然需要使用“五光十色”来描述你我身处的世界。好的学者会在意识到二分法的局限时谨慎地使用二分法(比如说对各种概念的界定),会在向读者指明光谱的存在的同时避开对光谱的讨论。类似的,我们可以不必一谈二分法就皱眉头,但是必须时刻提醒自己,蓝和红之间,还有无数的颜色存在着。

这是我从巴里这本书中得到的启发。虽然它是一本介绍文学、文化理论的教材(一位来自苏格兰的老师告诉我,巴里的这门书在欧美的英文系流行多年,口碑良好),但是总可以延展我的思考:谈新历史主义,从人们对“历史”的观念说起;谈酷儿理论、女性主义,从解构思潮、反本质主义入手。这种“延展”其实是一种追本溯源:一切的文学理论,都有其深厚的哲学资源,而一切的哲学,都是基于现实处境的一种思考,都是试图理解你我身处的世界的一种努力。

与谈“二分法”色变类似,很多人谈“理论”色变,在他们看来是,各种理论都是晦涩艰深且无关生命的。不可否认,不少理论都诘屈聱牙,但这或许恰恰是这些理论家们面对复杂世界、复杂的人生不得不选择的一种语言策略?无论文学文化理论还是其他理论,好的理论一定出自对生活、生命的思考。就如一位老师曾经告诉我的:

“学术实际上是人生。当学术与自己的生命体味有关时,问题意识就会接踵而来。我们现在太讲知识,少有独思与内心省察。文学研究还是后者为要,但又不能妄议,处处注意站在大地上,有根有据,如是方能写出有趣的文章。”

在新的一年到来之际,我与大家分享彼得·巴里的《理论入门》这本“有趣”的书,与你分享智慧的理论,也分享理论的智慧。

(本书中译本已由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英文原版亦简明易懂且优雅生动。)

亚文学

亚文学| 当我们谈“文化”时,我们谈什么?

★本文由微思客首发。如需转载,请注明: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郭毅。封面图片来源:arts.cntv.cn。

当我们谈“文化”时,我们谈什么?

郭毅

常常和人家聊起“文化”,自己也自视为一个“文化人”,日后也打算吃“文化饭”,但是,我——我们——弄清楚究竟什么是“文化”了吗?近日翻看冯骥才的文化遗产思想学术论文集《灵魂不能下跪》才重新对这个警觉起来。 Continue reading “亚文学| 当我们谈“文化”时,我们谈什么?”

亚文学

亚文学| 《真理的勇气》与最后的福柯

★本文由微思客首发。如需转载,请注明: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郭毅。封面图片来源:michel-foucault.com

《真理的勇气》与最后的福柯

郭毅

昨天偶然去图书馆,借了米歇尔·福柯《真理的勇气:自我和他人的治理之二》(Michel Foucault:The Courage of the Truth: The Government of Self and Others II)一书。这本书不是他的学术论文,而是他在法兰西学院担任教授时的演讲录音稿。 Continue reading “亚文学| 《真理的勇气》与最后的福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