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版块, 普通读者

内容付费是知识分子的春天,还是圈钱套路 | 微思客

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

普通读者“第二十四期”编者


说内容付费是骗局,这言过其实、哗众取宠。但内容付费也绝非完美无瑕,至少在当下,它仍是披着内容外衣的粉丝经济和二手资讯贩卖市场。

内容付费:知识分子的春天还是圈钱套路

文 | 宗城

Continue reading “内容付费是知识分子的春天,还是圈钱套路 | 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周末图书馆, 微思客版块

《存在主义咖啡馆》:黑暗时代的坚守与选择(下)| 微思客周末图书馆

重木 | 微思客编辑


思想与现实的鸿沟

这个令人好奇的故事里充满背叛和决裂,从最早的胡塞尔与海德格尔,到其后海德格尔和自己的老友雅思贝尔斯,与自己的学生马尔库塞;然后是萨特、波伏娃和朋友们的决裂,从库斯勒,加缪到阿隆与梅洛-庞蒂。

波伏娃与萨特, 图源网络

他们曾经在同一个咖啡馆喧哗辩论,有的甚至从小就认识或是亲密的老同学,但最终在面对纷繁复杂的现实和政治时,他们各尽其职而分道扬镳。这是繁盛的必然代价,也是对当下该生活在一个怎样的社会以及未来应该如何的强烈分歧。

Continue reading “《存在主义咖啡馆》:黑暗时代的坚守与选择(下)| 微思客周末图书馆”

周末图书馆, 微思客版块

《存在主义咖啡馆》:黑暗时代的坚守与选择(上) | 微思客周末图书馆

作者按


就像作者莎拉.贝克韦尔在书中所说,写作这部书,重新讲述这个故事,不仅是对于年轻时迷恋的一次回顾,也是与这些如此熟悉但却又是那样陌生的大师们的再一次面对面,在时光流逝的世事变化后,有了新的感受,新的看法和新的意义。

尤其对于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作者而言,那些活跃于巴黎存在主义咖啡馆里的大师们并非是久远的历史,而是与她生活在同一个时空与正在被书写的历史中的重要创造者与参与者。

作者在书中不时透露出自己青年时第一次遇见存在主义时所感受到的兴奋和对于世界认识的彻底颠覆之感,也悄然地散落在她对于这些早已逝去的大师们的细腻而专注地描写之中。这也是这部书分外迷人的地方。一个来自有着真实生命体验之人对于自己曾经所迷恋——而这一迷恋又早已经悄无声息地融入且建构着她之后的所有人生——之物之人的亲切回顾,令人怦然心动。而对于我这个遥远——无论在时间还是空间中——的读者,这样的感受同样似曾相识,因此在整个阅读过程中,好似作者所谓的,就像在透过一面哈哈镜看曾经的自己。 Continue reading “《存在主义咖啡馆》:黑暗时代的坚守与选择(上) | 微思客周末图书馆”

Ta说新语, 微思客版块

《毕竟是书生》:近代知识分子的困境丨微思客

重木微思客编辑


知道这本书的作者周一良先生是因为余英时先生的《陈寅恪晚年诗文释证》,在其中,余先生引用了一段来自陆键东先生那本著名的《陈寅恪的最后20年》中的一件事,关于49年之后,陈寅恪先生的一个学生去广州劝说老师北上担任中央政府所赋予的职位。这件事让陈先生动了怒火,并毫不留情地指责自己曾经的一些朋友和学生“曲学阿世”“自投罗网”,在这其中,周一良先生被点了名。

《毕竟是书生》这本薄薄的小书里收了几篇文章,其中最重要的要数第一篇周一良先生的自传,在这篇文章中,周先生根据时间发展顺序,回忆了自己的家族和求学经历,与他人的交往(其中就包括陈寅恪先生)。当然,我觉得最重要的部分该是49年之后他所面临的来自新政府接连不断的政治运动,而在这一波强似一波的运动中,像他这样的知识分子首当其冲。 Continue reading “《毕竟是书生》:近代知识分子的困境丨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有时,亲子关系就像情侣,没有谁非谁不可丨微思客

肖瑶丨港漂伪文青


北大留美高材生王猛(化名)与父母决裂了。

历时十二年,这个而立之年的儿子终于与父母断绝关系。而他采用的方式,是长达十余年的春节不回家,以及六年前拉黑联系方式。

社会舆论乍起,从中国人孝为先与人伦情理的立场来看,这是一个有学识没心肺的“白眼狼”。

Continue reading “有时,亲子关系就像情侣,没有谁非谁不可丨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百味米,百样人 | 微思客FM

编者按


不同的米都有其自己独特的口感和做法,也因此养活了各式各样的人。吃不同米的人,其背后都有不同的文化传统,正如百种米所带来的丰富口感一样,不同的文化思维也能给人带来丰富多彩的“口感”。

本文由微思客传媒维护部负责人刘彪写于2017年春节,今经微思客FM部主播栾剑再版推出音频版,希望和各位读者、听众在2018年的春节再次一起品味百种人生。

刘彪 | 微思客传媒维护部负责人


老实说,我并不会吃。我只懂得比较。觉得在住宅附近吃一碗平凡的云吞面,不如加点努力,走到远方,吃一碗更好的。

 ——蔡澜

百味米,百样人

家里的春联买好了,丝绒的底子,烫金的字,着实漂亮。可用胶布黏上就失去了美观,母亲便用中午蒸熟的米饭,抹在春联的背后,让我贴在门的两旁,用小锤子敲敲打打,春联就贴好了。 Continue reading “百味米,百样人 | 微思客FM”
微思客版块

谁的“现实”:春晚里的建构与渴望|微思客

重木丨微思客撰稿人


几乎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在众多批评春晚的声音里存在着一些对于春晚最根本的误解,并且由于这一误解而直接导致了他们对于春晚的误判、不满、嘲讽和愤怒。这实则情有可原,毕竟春晚本身就是一个涵义特殊的意义场域。因此对其所展现的内容和所表现与传达的价值观与意识形态的选择,就必将使其成为战场。但在我看来,这会是一场从一开始就“不公平”的,或说是对于那些反对者就没有任何胜算的战争。
为什么?因为春晚几乎从诞生之初就预设着十分鲜明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立场。它是一个大舞台,在中国传统最重要的节日时向所有民众展现着国家的喜庆富足以及主流政治与社会道德价值观。它本身就是一场表演,经过精心计划、选择、删减、编排后才得以展现,从而期望达到最完美的效果。问题在于,它所宣称和展现的并非所有的以及真实的现实,而只是其中由主流意识形态所建构的一种而已。 Continue reading “谁的“现实”:春晚里的建构与渴望|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微思客影评、书评

《三块广告牌》:唯一的救赎是人性之善 | 微思客

孙一心 | 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threebillboards

图片来源:豆瓣电影

《三块广告牌》是颁奖季的影片里目前为止看到最惊喜的一部。

初看开头,以为是一部“蚍蜉撼大树”反抗体系的故事,一位母亲Mildred在女儿被奸杀但警察未能破案的现实面前,承包了路边三块广告牌,写上问责警察局长Willoughby的内容;到了中段,得知代表“体系”的警察局长罹患癌症,还有几个月生命,代表“体系”和“平民”的双方斗争不断,但警察局长突然“自杀”领了盒饭强行下线,并给这位母亲Mildred以及一直捍卫自己的兄弟Dixon留下了信;结尾处,凶手仍未找到,但死敌Mildred和Dixon却共同踏上了惩罚恶人的征程。 Continue reading “《三块广告牌》:唯一的救赎是人性之善 | 微思客”

Ta说新语, 微思客版块

权力与师德:读研不是伺候老师 | 微思客

重木 | 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1月17日,作家六六于其微博中转发且评论了广州日报微博的一篇新闻《寒门博士之死:村里学历最高的年轻人在导师家擦车》。这则新闻报道的是29岁的来自农村的西安交通大学药理学博士生杨宝德,因在读博期间不堪来自导师非学术上的压力而自杀身亡。在这篇报道中,记者通过调查发现,杨宝德在自己周姓博导手下除了做专业研究之外,还得替她做许多如“浇花、打扫办公室、拎包、拿水、去停车场接她、陪她逛超市、陪她去家中装窗帘等”闲杂之事,并且还得为其熟人女儿做家教,以及陪老师吃饭,帮她挡酒等等。杨宝德自己本身酒量有限,因而其室友曾多次发现他在晚上醉醺醺的回来。 Continue reading “权力与师德:读研不是伺候老师 | 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普通读者

王家卫与太宰治 | 微思客

普通读者“第二十三期”编者按


王家卫一生中只拍了一部电影,这部电影暧昧、孤独、虚无,却又有旺盛的情感体验,他在这部电影中安排了许许多多游走于城市角落的青年男女,这些人避而不谈宏大命题,既不过问时代,也不心忧社稷,他们关心的是自己的幸福感如何寻觅、自己的归属感在哪里,他们流连于美好肉体和转瞬即逝的夜色,他们将全部的情绪投入于瞬间,又不得不面对迅速的离别。王家卫残忍地宣告他们努力的失败,并通过一次次重复与错过营造出一幅虚无图景——他们总是会与自己的期望擦肩而过,他们害怕重复有日复一日做重复的事,他们囿于自己的虚弱小心翼翼地把持这尴尬的分寸,但就是这份虚弱使他们逃不出怅然若失。“努力的无力感”缠绕这些小时代的男男女女,但他们并不似《人间失格》的叶藏般绝望厌世,他们的内心热爱生活,他们渴望拥抱强烈的发乎内心的生命感,这生命感如苏丽珍的扭动、王菲的舞蹈、李嘉欣的抚慰、何宝荣的放肆,也是小张抚摸华小姐手背的刹那、黎耀辉在大瀑布前的感慨。 Continue reading “王家卫与太宰治 | 微思客”

周末图书馆, 微思客版块

我们是活得越来越好还是越来越坏?|微思客周末图书馆

timg.jpg

编者按:

我们活的越来越好还是越来越坏?不同的人或许对这个时代有着不一样的看法。商业、互联网的快速发展让我们的出行、购物都变得更加便捷。但是同时,层出不穷的社会事件、大量的“404”却让我们深处寒冬。因此,歌颂这个时代者有之;批判这个时代者有之;失望于这个时代者亦有之。那么你呢?
 
朱花丨未读营销编辑
我们生活的是越来越好呢?还是越来越坏呢?这个问题应该没有答案。
 

Continue reading “我们是活得越来越好还是越来越坏?|微思客周末图书馆”

荐书, 微思客版块

林猛:与少数人站在一起 | 微思客

林猛,北京大学法学博士,现任教于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本文是林猛老师在广州公益慈善书院的演讲,首发于“一个人的书院”公众号。

过去的一年,我们都能感觉到环境有了很多变化。然而,从我的角度来说,在这一年,有一点是与过去十几年是一脉相承、没有变化的,那就是对这边书院的朋友,对我在这里遇到的众多行动者和思想者,以及对广州这个城市的感谢之情。这不是客套,可以说过去十几年里,我一直通过像朱健刚教授这样的朋友,和国内社会最积极、最健康的一部分力量保持着联系,保持着对他们的了解和关注,这种了解和关注对你们可能没有什么意义,但却使我单调内向的读书生活接上了一些地气,也使我对中国现实进程的观察有了一个附着点和参照系。

Continue reading “林猛:与少数人站在一起 | 微思客”

公告, 微思客版块

冉夷侨|2018新年献词

寒冷冬天里,我们企盼春天

——致微思客读者的一封信

冉夷侨|微思客总编


亲爱的读者朋友: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此时此刻,新年的第一缕阳光已经洒在华夏大地之上。

这是一个寒冷的冬天。一场发端于新建村的大火,不仅吞噬了十九条鲜活的生命,而且引出了持续的地毯式清理。在寒冷的冬夜,数以十万计的外来务工者,瞬间没有了栖息之地,有的露宿街头,有的则被迫返乡。这一天,我们的词汇库里,多了一个令人痛心的表达——“低端人口”。 Continue reading “冉夷侨|2018新年献词”

周末图书馆, 微思客版块

《人之彼岸》:当我们照AI这面镜子时 | 微思客周末图书馆

s29588977

重木微思客撰稿人,编辑


就如作者在前言中所说,这是一部主题小说集,而所涉及的便是人与AI的互动。这些故事在时间进程中由近及远,通过在一定现实实践经验和科学基础上的推论与想象,构造出随着AI的普及和进一步发展,人类可能由此面临的种种状况。当然,就如我们一直应该注意的,即科幻小说无论如何还是虚构故事,因此不能把它当科学来看。就如这部集子中的六部中短篇小说,与作者特意收在其后的两篇谈论AI的专题文章不同。就我个人的阅读体验来看,最后两篇的非科幻思考更引人瞩目。因为作者以其十分清晰的笔触,谈论了当下我们对于AI的一系列好奇、疑惑和不安,以及分析了它与人类在许多方面的异同。具有宝贵的科普价值。 Continue reading “《人之彼岸》:当我们照AI这面镜子时 | 微思客周末图书馆”

微思客版块

康(有为)梁(啟超)之论顾(炎武)黄(宗羲) | 微思客

李海默|微思客撰稿人


图片地址: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5264769/

康有为在《万木草堂口说》中曾谓:“国朝考据,亭林(顾炎武)开其先,梨洲(黄宗羲)以心学而为考据,结王学之终,二公皆开本朝汉学焉”。“黄、顾为宋、汉学枢纽,黄为宋学之终,顾为汉学之始”(中华书局1988版74页)。 Continue reading “康(有为)梁(啟超)之论顾(炎武)黄(宗羲) | 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微思客读书会

1848-1875年间欧洲民主的力量的兴起 | 微思客读书会

编者按


早在19世纪,托克维尔便预言了民主制度将会在全世界范围内不可遏止地蔓延开来,如今,“民主”的确成为各个国家各个阶层的人广泛讨论的概念,那么,这到底是一股怎样的力量?它孕育于何时何地,又如何发展至今?霍布斯鲍姆在《资本的年代》中用了一章的篇幅具体讨论民主力量的崛起,且看本期读书会成员晓栋的分析。

晓栋 | 微思客读书会第五期成员


法国学者托克维尔在其《论美国的民主》中预言道:“民主即将在全世界范围内不可避免地和普遍地到来。”“社会正在改变面貌,人类正在改变处境,新的际遇即将到来。身份平等逐渐发展,是事所必至,天意使然”。[1] 美国经济学家阿玛蒂亚·森在1999年“建设世界民主运动“讨论会上提到:“民主是一种普遍价值” [2],有利于消除贫富差距。那么,我们不禁要问:民主到底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以至于让他们如此推崇?

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在其著作《资本的年代》之中,专门用一章来描述民主力量的崛起。关于“民主”的概念,霍布斯鲍姆将其描述为“一般人在国家事务中日益增强的作用” [3],这是1848-1875年间不可忽视的一股新兴力量。

Continue reading “1848-1875年间欧洲民主的力量的兴起 | 微思客读书会”

微思客版块, 微思客影评、书评

《罪恶之家》:你不是无辜的雪花 | 微思客

孙一心 | 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图片来源:豆瓣电影

英国1912年的某一天,本地著名企业家伯林先生正在为女儿希拉和准女婿、商业对家的公子杰拉德举行订婚晚宴,虽然只有加上伯林夫人西比尔和儿子艾瑞克共计五人列席,但场面极其温馨。对亚瑟先生来说,最近真是好事盈门,一是女儿的这桩婚姻无疑会让两家企业强强结合,而是自己马上就要封爵了。但探长古尔的出现给伯林家宅蒙上了一层阴云,探长说刚刚在医院一位女士伊娃自杀身亡了,而这位女士临终之前的两年和在座的五个人都有关联: Continue reading “《罪恶之家》:你不是无辜的雪花 | 微思客”

Ta说新语, 微思客版块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感觉与爱之迷思丨微思客

海报(图片来源于豆瓣,下同)

重木丨微思客撰稿人,编辑


光与影,使事物成形

——勒.柯布西耶

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因为受其影响颇深,因此我在想,是其中的什么击中了我们?答案虽然很简单——即奥利弗和艾利奥在短短六周之间所产生的那一段感情——但这样的故事其实并不新鲜。无论是艾希蒙的原著小说,还是瓜达尼诺的这部电影,故事的原型便是西方文学与影视作品中十分常见的Summer Love模式(以下简称SL),如威廉.特雷弗的小说《爱情与夏天》,或是经典音乐电影《西区故事》等等都如是。 Continue reading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感觉与爱之迷思丨微思客”

Ta说新语, 微思客版块

“苦咖啡文学”:正常社会的正常产物丨微思客

阎连科先生把“只是关注一个微小人群中的小伤感、小温暖、小挫伤、小确幸;像苦咖啡一样,温暖中带一点寒冷,甜美中有丝丝苦涩”,并且在这类文学作品中,“读者只能看到一个人群在某一种情况下生存境遇中的小困难、小波折,看不到整个国家、整个民族或者人类面临的生存困境。”称作苦咖啡文学

重木丨微思客撰稿人,编辑


在日前由凤凰网主办的“阎连科文学课”上,作家、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阎连科先生称,像村上春树这样的“苦咖啡文学”正在当今文坛泛滥,经典的转移正在发生。 Continue reading ““苦咖啡文学”:正常社会的正常产物丨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余光中神话背后的文学缺席 | 微思客

宗城| 微思客撰稿人


「前言」

说到底,无论是余光中还是杨绛,这些文学名人去世,被消费的却是情感、政治,反映的恰恰是文学在这个时代的尴尬。随着八十年代文学热的退潮,文学已经不再是大众心中的“显学”。三十年前,北大最高分的学生纷纷选择中文系,三十年后的如今,读中文系被视为“逃避理科的混日子学问”,就连中文系学生临近毕业,也在一点点丢弃所谓的文学尊严。当下,文学尤其是专业的文学归于平静,只有在诺贝尔文学奖或者文学名人去世时,它才翻出点点浪花,学文学出来的学生,只能转投影视、教育、广告,或者安心做学问、读老师、考公务员,文学的落寞,在这个时代显而易见。

散文家、诗人余光中去世了,这位人生大起大落的文学家,经历过造神,死后又被“造”了一把。

他的去世引起国民热议,台湾“联合新闻网”一发出,澎湃、环球网、中新网、凤凰新闻等国内媒体便立即转载,网络卷起“云乡愁”。 Continue reading “余光中神话背后的文学缺席 | 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