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正当性与法律:我们在称赞什么?|读者来稿

若即若离 | 法哲学研习者


前段时间,张扣扣为母杀人案再次刷屏,与之前的辱母杀人案时网友们一片叫好相同,大家忍不住再次为这位“英雄”颂赞歌。

可我们在这件事中,究竟赞赏的是什么呢?是那种快意恩仇的热血?是为母复仇的信念?是杀人者不累及无辜的慈悲?亦或兼而有之? Continue reading “复仇、正当性与法律:我们在称赞什么?|读者来稿”

Advertisements

“刺死辱母者案”判决无技术过错,但有失公允|读者来稿

田佳敏 |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法学博士(证券法方向)

 

最近舆论热议山东辱母杀人案,作为一枚兼具人文关怀的法律人,我也简单谈下我的观点。

首先,法庭做出判决的一个基本要求就是详细了解案件事实,秉持公正、理性,在保障当事人权利与实现社会效果之间尽力平衡。总体来说,本案判决在现行法律下并无技术过错,但有失公允。在我看来,问题主要出在立法的缺失,纠问制法律体制下被诉方律师的弱势,以及畏于出新的法官。

Continue reading ““刺死辱母者案”判决无技术过错,但有失公允|读者来稿”

期待对话——美国大选后一个保守主义者的自白|微思客来信

编者按:

保守主义在不同的语境或不同的历史阶段,含义并不完全一直,但它们是一种强调既有价值或现状的政治哲学思想,作者的上一篇投稿引发了争锋相对的言论,回复“保守主义”可查看作者上一篇投稿《川普的大胜与“意识形态”挂帅的破产》。

王祎 | 牧师,微思客传媒撰稿人。

641.jpg

Continue reading “期待对话——美国大选后一个保守主义者的自白|微思客来信”

不想在习以为常中丢掉自己的灵魂

牛道伟|重庆邮电大学通讯研究生

囚禁在这个以灌输知识为背景的社会环境久了,就有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在内,认为对已经习以为常的事情只按照习惯来做就可以了,从来没有考虑过它的对错,进而会做出匪夷所思的举动,甚至极度扭曲这些事情的激情与正义,然而对此我们却丝毫没有觉察。

曾经自认为进入社会久了,会成熟起来,觉着有些事情合情合理,按照大家公认的逻辑去做,习以为常而已,然而殊不知自己正在滑向灵魂邪恶的深渊。以前的自己看到别人身体有缺陷和异样的面孔时,总是带着一股优越的姿态盯着别人,甚至流露出鄙视和憎恶的表情,对此却习以为常,可当知道不仅盯着别人看本身就是不礼貌的行为之外,而且表情流露出的喜悦恰恰是内心的肮脏与不堪;看到一个乞丐躺在地上乞讨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厌恶与躲避,还不停的咒怨:活该,谁让你不努力才导致这样的落魄的下场,理应该如此。而后来不仅发现我的浅薄,还窥测出我对弱者竟然也如此的麻木与不仁,更何况,我在某方面也是弱者,弱者竟有资格歧视弱者,内心又是何等的扭曲;在看到别人智障的孩子时,孩子出格的动作总是让我莫名地怀疑起他们的父母的智商,还给自己找个借口,都是这样的,孩子的智商是由父母决定的,后来我才发现我的不堪,竟是如此的邪恶和残忍,智障孩子的父母已经不幸,何况我又在他们的不幸上再补上一了刀。我自以为我受过教育,读过一些书,然而在这些习以为常面前,我的灵魂已堕落到了谷底。

Continue reading “不想在习以为常中丢掉自己的灵魂”

不只是理想与浪漫:美国小规模新型农业的故事|微思客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系微思客海外通讯员作品,首发于微思客。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团队。

不只是理想与浪漫:美国小规模新型农业的故事

方圆儿

怀着对农场生活的无限向往,我一看到学校在冬季小学期开设一门叫做 “佛蒙特州食品体系“的课后,就心脏砰砰直跳地报了名。 Continue reading “不只是理想与浪漫:美国小规模新型农业的故事|微思客”

英格兰逃荒记| 微思客

*本文系微思客特约作者作品,原刊载于《中国故事·专栏版》(2014年8月刊·总第493期)。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团队或《中国故事》。

英格兰逃荒记

肃豫

从北京T3航站楼窜出来,我的心情是无比激动的。首都,还是和记忆中一模一样,无论寒暑,都笼罩在灰蒙蒙的雾霾里。深吸一口空气,旋即被呛地咳嗽不止。不错,还真是原来的配方,熟悉的味道。亲爱的祖国,我朝思暮想的母亲,我从英格兰,逃荒回来了! Continue reading “英格兰逃荒记| 微思客”

写生| 非洲里的董小姐

★本文为读者投稿,微思客首发,欢迎转载,转载务必注明:本文原载于”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封面图片来源 6618.com 。

编者按
今天的来稿出自于一位被外派非洲工作的男青年。作为一个讨生活的“普通人”,他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重新起航。他的视角也许和你期待的不一样,但是他的背后,是一个类似的,在异国他乡打拼的群体。如果你也在异域认识了特别的人,懂了特别的事,欢迎将它们记录下来,与我们分享。

非洲里的董小姐 Continue reading “写生| 非洲里的董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