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性、资本主义与“进步”的阴翳 | 微思客读书会

编者按


霍布斯鲍姆笔下的1789-1914,是一个资本主义狂飙突进的年代,一切似乎都充满朝气、欣欣向荣……然而,这繁茂枝叶下隐藏的却是重重暗影。繁荣与衰败、发达与落后、和平与战争……从来都相伴而生、如影随形,也许就恰如狄更斯在《双城记》开篇所言:“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

桑田 | 微思客读书会第五期成员


史家曾有“漫长的十九世纪”之说,通常以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作为其开端,而以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为结尾。这样一个漫长的时段大致具有某种同质性,而且似乎一切新生的事物都保持着强劲的生长态势,横扫着一切的陈旧与怀疑。

Continue reading “现代性、资本主义与“进步”的阴翳 | 微思客读书会”

Advertisements

双元革命时期的英国农业史及乡村社会变迁 | 微思客读书会

编者按


双元革命时期英格兰地区的农业制度转型如何发生?乡村社会的变迁又经历了怎样的过程?在霍布斯鲍姆看来,这场土地变革是“一个融化冰帽的过程”,而阻碍这一进程的主要有两大力量:封建土地领主和封建小农,这两大障碍被克服的过程即是英国农业革命实现的过程。本文是《革命的年代》系列读书报告的最后一篇,让我们跟随作者一起,聚焦英国农业史。
容天 | 微思客读书会第四期成员


霍布斯鲍姆在《革命的年代:1789-1848》一书中力求综观整个欧洲乃至与之紧密联系的外部世界在双元革命时期的历史变迁轨迹。为使读者能够一窥此时期欧洲变迁的堂奥,作者囊括了双元革命时期的大多数议题,如:法国大革命、拿破仑战争、圈地运动、反《谷物法》联盟、工业革命、劳动贫民、无产阶级革命……
Continue reading “双元革命时期的英国农业史及乡村社会变迁 | 微思客读书会”

“市场”的起源 | 微思客读书会

编者按  


“市场”的概念何时出现?它作为制度有着怎样的发展历史?“自律性市场”的观念是如何出现的?如果你对以上几个问题感兴趣,请跟随本文作者的笔触一起,去《革命的年代》一书中寻找答案。

麻袋酱 | 微思客读书会第四期成员


卡尔· 波兰尼认为:“自律性市场”的观点是在19世纪的时候出现。所以借助霍布斯鲍姆的这本《革命的年代》可以尝试着去认识“市场”这个制度的历史,市场制度产生于英国(市场经济、自由贸易、及金本位制都是英国发明的)。

《革命的年代》这本书从1789年开始说起,先简短地回顾了下18世纪的英国历史。

Continue reading ““市场”的起源 | 微思客读书会”

法国大革命为何影响如此深远 | 微思客读书会

编者按


前些天,我们推送了一篇分析英国工业革命如何发生的读书笔记,作为“双元革命”另一环的法国大革命,又为何在整个世界范围内产生了如此深远的影响呢?且看霍布斯鲍姆在《革命的年代》一书中进行的分析。

Elijah晓栋 | 微思客读书会第四期成员


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在其著作《革命的年代1789-1848》 中提到,“双元革命”,也就是英国工业革命和法国大革命,对1789-1848这段时期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英国工业革命影响了当时世界经济的发展,而法国大革命则影响了当时世界的政治和意识形态。法国大革命所产生的自由、平等与博爱的思想深深地影响了世界的政治格局;法国大革命期间所建立的法典、科技组织和公制度量衡也被多数国家所采用”。霍布斯鲍姆毫不犹豫地认为,在当时那个政治骚动和自治运动渐多的年代,法国大革命是唯一的一次民主革命,是程度最激进的革命,也是当时影响最为深远的革命。

Continue reading “法国大革命为何影响如此深远 | 微思客读书会”

1789-1848:霍氏眼中的革命年代 | 微思客读书会

编者按


霍布斯鲍姆眼中的1789-1848是一段革命的时代:“自由主义的胜利开始于革命的失败,结束于漫长的经济萧条”。焖章将英法两国的情况进行了细致的比对,来追思现代文明血脉中“双元革命”的荣矜。
焖章 | 微思客读书会第四期成员


“这不是一部欧洲史,也不是一部世界史。”霍布斯鲍姆将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和同时期发生的(英国)工业革命称为“双元革命”(dual revolution)。《革命的年代》讲的就是这双元革命的历史。现代文明血脉中“双元革命”的荣矜,无论从何种角度来描述追思都不过分,这是历史学家讲述这段往事不绝如缕的因由。霍氏被人称为左派的历史学家,在西方以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眼光观察世界而著称。霍氏笔下的1789-1848年的世界到底是如何模样,驻足观看远处的身影,不如走进来一探究竟。

《革命的年代》一书分为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描述的是双元革命的“发展”第二部分描述的是双元革命的“结果”双元革命首先从1789年的世界的世界启程。

图片来源网络

Continue reading “1789-1848:霍氏眼中的革命年代 | 微思客读书会”

观念的水位,社会的大船 | 微思客读书会

编者按

“将盒子里的光释放,将司空见惯的思维方式打上一个问号。”这不是一位大家的一本书可以做到的事情,也不是一期读书会就可以达成的目标,但起码,这是我们可以努力的方向。Hardy的这篇读书报告,既是对《观念的水位》一书的宏观把握,亦包含了一种对当下的愿景。

Hardy |  微思客读书会第三期成员

“追求快乐的本性使每个人都成为潜在的革命者,而一个远离快乐的制度也许可以依靠信息控制维持很久,但在信息控制越来越不可能的世界,一条缝会渐渐变成一扇门。” “将过于霸道的声音拧小,将被屏蔽的声音放大,将司空见惯的思维方式打上一个问号,将盒子里的光释放,这当然不是一本书可以做到,只是希望其努力是往这个方向。”《观念的水位》自序中,刘瑜如是说。

观念的水位1.jpeg

(图片来源:http://gg.gg/4tqd0)

Continue reading “观念的水位,社会的大船 | 微思客读书会”

精读,一种改变世界的方式 | 微思客

编者按


在现今的时代,阅读很多时候已经不仅是私人的事情,它同样是关照乃至改变现实的一种方式,BC的这篇文章,是她领读微思客读书会后对阅读的一些思考,恰如学者Joseph North所言:“精读和生活,这两个领域我们都还需要加把劲儿。”与各位读者共勉。

(图片来源:http://www.hup.harvard.edu/catalog.php?isbn=9780674967731)

BC | 微思客读书会第三期导读人


前些天,我在洛杉矶书评上读到一篇有关精读的书评[1],评论Joseph North的新书《文学批评:一段简明政治史》[2]。那本书主要讨论20世纪60年代英美学术界文学批评潮流的重大转变:原先局限于文本的精读方法势头锐尖,学界转而关心文本生成时的政治和历史情境,以此为基础的阐释和分析逐渐成为文学批评的主流。20世纪的七八十年代,正是美国社会激进平权运动此起彼伏的时期。1968年的激进主义者把目光投向大学教育,他们坚称学术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到种族、性别,性向,殖民主义以及其他历史性伤痛中,并且指出之前的文学批评仅仅局限于对文本的细读和阐释,忽略了这些关键历史情境。到了70年代和80年代,如果一个学科在阅读过去的文学作品时不曾追问作品产生于怎样的社会情形,就等同于对身边那些惨遭不公正待遇的人们视而不见。 Continue reading “精读,一种改变世界的方式 | 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