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会, 微思客版块

双元革命时期的英国农业史及乡村社会变迁 | 微思客读书会

编者按


双元革命时期英格兰地区的农业制度转型如何发生?乡村社会的变迁又经历了怎样的过程?在霍布斯鲍姆看来,这场土地变革是“一个融化冰帽的过程”,而阻碍这一进程的主要有两大力量:封建土地领主和封建小农,这两大障碍被克服的过程即是英国农业革命实现的过程。本文是《革命的年代》系列读书报告的最后一篇,让我们跟随作者一起,聚焦英国农业史。
容天 | 微思客读书会第四期成员


霍布斯鲍姆在《革命的年代:1789-1848》一书中力求综观整个欧洲乃至与之紧密联系的外部世界在双元革命时期的历史变迁轨迹。为使读者能够一窥此时期欧洲变迁的堂奥,作者囊括了双元革命时期的大多数议题,如:法国大革命、拿破仑战争、圈地运动、反《谷物法》联盟、工业革命、劳动贫民、无产阶级革命……
Continue reading “双元革命时期的英国农业史及乡村社会变迁 | 微思客读书会”
Advertisements
读书会, 微思客版块

“市场”的起源 | 微思客读书会

编者按  


“市场”的概念何时出现?它作为制度有着怎样的发展历史?“自律性市场”的观念是如何出现的?如果你对以上几个问题感兴趣,请跟随本文作者的笔触一起,去《革命的年代》一书中寻找答案。

麻袋酱 | 微思客读书会第四期成员


卡尔· 波兰尼认为:“自律性市场”的观点是在19世纪的时候出现。所以借助霍布斯鲍姆的这本《革命的年代》可以尝试着去认识“市场”这个制度的历史,市场制度产生于英国(市场经济、自由贸易、及金本位制都是英国发明的)。

《革命的年代》这本书从1789年开始说起,先简短地回顾了下18世纪的英国历史。

Continue reading ““市场”的起源 | 微思客读书会”

读书会, 微思客版块, 普通读者

法国大革命为何影响如此深远 | 微思客读书会

编者按


前些天,我们推送了一篇分析英国工业革命如何发生的读书笔记,作为“双元革命”另一环的法国大革命,又为何在整个世界范围内产生了如此深远的影响呢?且看霍布斯鲍姆在《革命的年代》一书中进行的分析。

Elijah晓栋 | 微思客读书会第四期成员


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在其著作《革命的年代1789-1848》 中提到,“双元革命”,也就是英国工业革命和法国大革命,对1789-1848这段时期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英国工业革命影响了当时世界经济的发展,而法国大革命则影响了当时世界的政治和意识形态。法国大革命所产生的自由、平等与博爱的思想深深地影响了世界的政治格局;法国大革命期间所建立的法典、科技组织和公制度量衡也被多数国家所采用”。霍布斯鲍姆毫不犹豫地认为,在当时那个政治骚动和自治运动渐多的年代,法国大革命是唯一的一次民主革命,是程度最激进的革命,也是当时影响最为深远的革命。

Continue reading “法国大革命为何影响如此深远 | 微思客读书会”

读书会, 微思客版块, 普通读者

1789-1848:霍氏眼中的革命年代 | 微思客读书会

编者按


霍布斯鲍姆眼中的1789-1848是一段革命的时代:“自由主义的胜利开始于革命的失败,结束于漫长的经济萧条”。焖章将英法两国的情况进行了细致的比对,来追思现代文明血脉中“双元革命”的荣矜。
焖章 | 微思客读书会第四期成员


“这不是一部欧洲史,也不是一部世界史。”霍布斯鲍姆将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和同时期发生的(英国)工业革命称为“双元革命”(dual revolution)。《革命的年代》讲的就是这双元革命的历史。现代文明血脉中“双元革命”的荣矜,无论从何种角度来描述追思都不过分,这是历史学家讲述这段往事不绝如缕的因由。霍氏被人称为左派的历史学家,在西方以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眼光观察世界而著称。霍氏笔下的1789-1848年的世界到底是如何模样,驻足观看远处的身影,不如走进来一探究竟。

《革命的年代》一书分为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描述的是双元革命的“发展”第二部分描述的是双元革命的“结果”双元革命首先从1789年的世界的世界启程。

图片来源网络

Continue reading “1789-1848:霍氏眼中的革命年代 | 微思客读书会”

读书会, 微思客版块

观念的水位,社会的大船 | 微思客读书会

编者按

“将盒子里的光释放,将司空见惯的思维方式打上一个问号。”这不是一位大家的一本书可以做到的事情,也不是一期读书会就可以达成的目标,但起码,这是我们可以努力的方向。Hardy的这篇读书报告,既是对《观念的水位》一书的宏观把握,亦包含了一种对当下的愿景。

Hardy |  微思客读书会第三期成员

“追求快乐的本性使每个人都成为潜在的革命者,而一个远离快乐的制度也许可以依靠信息控制维持很久,但在信息控制越来越不可能的世界,一条缝会渐渐变成一扇门。” “将过于霸道的声音拧小,将被屏蔽的声音放大,将司空见惯的思维方式打上一个问号,将盒子里的光释放,这当然不是一本书可以做到,只是希望其努力是往这个方向。”《观念的水位》自序中,刘瑜如是说。

观念的水位1.jpeg

(图片来源:http://gg.gg/4tqd0)

Continue reading “观念的水位,社会的大船 | 微思客读书会”

读书会, 微思客版块

精读,一种改变世界的方式 | 微思客

编者按


在现今的时代,阅读很多时候已经不仅是私人的事情,它同样是关照乃至改变现实的一种方式,BC的这篇文章,是她领读微思客读书会后对阅读的一些思考,恰如学者Joseph North所言:“精读和生活,这两个领域我们都还需要加把劲儿。”与各位读者共勉。

(图片来源:http://www.hup.harvard.edu/catalog.php?isbn=9780674967731)

BC | 微思客读书会第三期导读人


前些天,我在洛杉矶书评上读到一篇有关精读的书评[1],评论Joseph North的新书《文学批评:一段简明政治史》[2]。那本书主要讨论20世纪60年代英美学术界文学批评潮流的重大转变:原先局限于文本的精读方法势头锐尖,学界转而关心文本生成时的政治和历史情境,以此为基础的阐释和分析逐渐成为文学批评的主流。20世纪的七八十年代,正是美国社会激进平权运动此起彼伏的时期。1968年的激进主义者把目光投向大学教育,他们坚称学术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到种族、性别,性向,殖民主义以及其他历史性伤痛中,并且指出之前的文学批评仅仅局限于对文本的细读和阐释,忽略了这些关键历史情境。到了70年代和80年代,如果一个学科在阅读过去的文学作品时不曾追问作品产生于怎样的社会情形,就等同于对身边那些惨遭不公正待遇的人们视而不见。 Continue reading “精读,一种改变世界的方式 | 微思客”

读书会, 微思客版块

现代世界史的入门:“年代四部曲”之《革命的年代》|微思客读书会第四期 · 招募

引言:微思客读书会已经成功举办三期。根据前几期的经验,我们发现:当大师们在探讨政治哲学问题时,如果读者缺少对西方历史发展脉络的把握,则极有可能误解作者想要表达的意涵,甚至无限“延伸”自己的想法。为了能更精确地理解西方政治、哲学、经济、社会与文化的发展,我们决定“恶补”一定的历史知识。因此,微思客读书会第四到八期( 2017/06-10),即将开启一个新的征程:阅读历史学大师埃里克·霍布斯鲍姆(Eric Hobsbawm)的一系列作品:从著名的“年代四部曲”(《革命的年代》、《资本的年代》、《帝国的年代》、《极端的年代》)到《霍布斯鲍姆看21世纪:全球化、民主与恐怖主义》。也许看到这个清单你会产生“畏难情绪”,但请给自己一个机会,我们一起来攻克这些大部头。

本期读书会起止时间为:5月28日至6月30日

微思客读书会读什么书

第四期要读的是英国史学家艾瑞克·霍布斯鲍姆(Eric J. Hobsbawm)“年代四部曲”的第一部——《革命的年代:1789-1848》。在本书中,作者将1789年法国大革命和同时期英国的工业革命合称为“双元革命”(dual revolution),并以此为线索,综合再现了1789-1848年之间世界变革的整体风貌。

Continue reading “现代世界史的入门:“年代四部曲”之《革命的年代》|微思客读书会第四期 · 招募”

读书会, 微思客版块

Wayne: 读《旧制度与大革命》有感 | 微思客读书会

编者按:
法国封建制度的背后蕴藏着怎样的弊病?以自由平等为目标法国大革命何以重回专制?纵使自由来之不易,也不是我们退却或重回奴役的借口,它将照亮世界上的每个黑暗角落,燃起人们心中的希望之火。本文系微思客读书会一期读者Wayne的阅读报告。(Holly)

Wayne | 微思客读书会读者

于我而言,阅读《旧制度与大革命》纯属巧合,一个月前我报名参加微思客线上读书会时,才第一次打开了这本托克维尔生前出版的最后一本著作。让我讶异的是,早在3年前,这本书就因为中央领导的推荐而成为媒体和学界热议的焦点。当我站在2017年的开端回望这次发生在2016年底的阅读时,我再一次意识到所有的偶然都是化了妆的必然,所有漫不经心的选择背后都有着宏大的背景。

Continue reading “Wayne: 读《旧制度与大革命》有感 | 微思客读书会”

读书会, 微思客版块

Hoo:为什么读托克维尔?丨微思客读书会

编者按:
《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近年来“大力走红”,掀起了人们阅读托克维尔的热潮,在距离法国大革命两百多年的今天,“只要人类对于自由、平等的故事仍然留有信念,那么读托克维尔就有其意义”。本文系微思客读书会一期读者Hoo的阅读报告。(Holly)

Hoo | 微思客读书会读者

这是在2016年的最后一个月,参加完我的第一个可能也是微思客的第一次线上读书会后,我给自己提出来的问题。它要回答的是,读《旧制度与大革命》,读托克维尔,意义在哪里?

Continue reading “Hoo:为什么读托克维尔?丨微思客读书会”

读书会

刘小小:《旧制度与大革命》阅读总结丨微思客读书会

编者按:
研究法国大革命的著作颇丰,托克维尔却比他人多了一份审慎与自省,他的贵族出身带给他一种“局外人的局内视角”,“既是他的局限,又是他看清他人局限的眼睛”,社会从来不是可以被抽象法则完全解释的单面体,一个个具体而有温度的个体才是它的组成部分。本文系微思客读书会一期读者刘小小的阅读报告。(Holly)

刘小小 | 微思客读书会读者

托克维尔出生在一个诺曼底贵族家庭。他的家庭背景是他理解社会、历史的既定局限,但这并不导向一个既定的方向——无条件忠于贵族。托克维尔天性中对傲慢和偏见十分厌恶,他的贵族身份更像是局外人的局内视角。他对贵族阶级的自欺欺人耳濡目染,反而是他深刻阐释贵族阶级的基础。

Continue reading “刘小小:《旧制度与大革命》阅读总结丨微思客读书会”

读书会

Holly: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微思客读书会

编者按:
二零一六年的最后一个月,微思客读书会项目正式启动,三十位读者朋友和微思客的几位工作人员一起,啃下了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大家在阅读、打卡、线上交流的过程中迸发出不少思维的火花,几位特别活跃的读者朋友还成文记录下了自己阅读讨论中的思考,我们特地制作了这期推送与大家分享本期读书会的一些小小成果,本文系本期读书会领读人Holly的读书报告。
(预告:读书会会员精彩的报告将于明天开始推送,敬请期待。)

Holly | 微思客编辑

作为一个“民主观察家”,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的开篇不久便坦言:“法国革命的目的不仅是要变革旧政府,而且要废除旧社会结构,因此,它必须同时攻击一切现存权力,摧毁一切公认的势力,除去各种传统,更新风俗习惯,并且可以说,从人们的头脑中荡涤所有一贯培育尊敬服从的思想。”[1]

Continue reading “Holly: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微思客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