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猛:与少数人站在一起 | 微思客

林猛,北京大学法学博士,现任教于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本文是林猛老师在广州公益慈善书院的演讲,首发于“一个人的书院”公众号。

过去的一年,我们都能感觉到环境有了很多变化。然而,从我的角度来说,在这一年,有一点是与过去十几年是一脉相承、没有变化的,那就是对这边书院的朋友,对我在这里遇到的众多行动者和思想者,以及对广州这个城市的感谢之情。这不是客套,可以说过去十几年里,我一直通过像朱健刚教授这样的朋友,和国内社会最积极、最健康的一部分力量保持着联系,保持着对他们的了解和关注,这种了解和关注对你们可能没有什么意义,但却使我单调内向的读书生活接上了一些地气,也使我对中国现实进程的观察有了一个附着点和参照系。

Continue reading “林猛:与少数人站在一起 | 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抽象的自由丨微思客荐书

作者:彼得·辛格
译者:张卜天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彼得·辛格丨普林斯顿大学生物伦理学教授

 

我们不妨从熟悉的东西开始谈起。考虑一种观点,或可称为古典自由主义的自由观。自由主义者一般认为,自由就是不受约束。如果别人不干涉我并且不强迫我做不愿做的事,那我就是自由的。当我可以随心所欲地做事时,我是自由的。当我一个人时,我是自由的。在其著名论文《两种自由概念》中,以赛亚·伯林把这种自由概念称为“消极自由”。

Continue reading “抽象的自由丨微思客荐书”

书摘:中国特色创新模式已经成熟了吗?丨微思客荐书

你发现了吗?中国本土的创新成果已经渗透到人们的方方面面,我们看到情侣骑着Mobike一起去上班;我们看到可以现场榨出鲜橙汁的自动售货机;我们看到信用卡已经out了,人民银行也将要发行电子货币了……但是,中国的创新可以走向世界了吗?

一份中国创新资本的资本平衡表

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科技与创新管理教授乔治•豪尔和GLORAD 国际研发管理研究中心主任马克斯•冯•泽德维茨认为:

 

 

目前,企业关注的还是下游的研发。这里研发执行起来快,可以形成大量外部的合作,主要关注的是市场。在过去,这种创业的方法被称为“分散式创新”。

Continue reading “书摘:中国特色创新模式已经成熟了吗?丨微思客荐书”

书摘:中国准备好摆脱中国制造了吗?丨微思客荐书

曾经有一段时间,“made in China”成为了“劣质产品”的代名词,而如今,在我们的制造业正在被越南,印度尼西亚等国所取代,“中国制造”即将退出世界舞台。

如何将中国制造转变为中国创造?

中国创造有着怎样的困难?

中国准备好跨入一个新的时代了吗?

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科技与创新管理教授乔治•豪尔和GLORAD 国际研发管理研究中心主任马克斯•冯•泽德维茨认为:

对于任何国家来说,创新的“框架条件”以各种各样的、通常较为复杂的形式促进、阻碍,或者说影响着一个市场的创新和创造条件。

Continue reading “书摘:中国准备好摆脱中国制造了吗?丨微思客荐书”

民主是最不坏的政治制度吗?| 微思客荐书

贝淡宁| 清华大学哲学系与苏世民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现代西方社会是多元社会,这已是老生常谈了。我们对任何事物都要争论一番,但却似乎没有在任何事情上达成统一意见。然而,我们在一件事上的确拥有共识:应该通过一人一票的方式选择政治领袖。选举民主在现代西方社会已经获得了近乎神圣的地位。我们可以质疑对上帝的信仰,而不会被指控为丧失了道德指南。但是,对质疑一人一票制度神圣性的人,这种宽容消失殆尽。这些人会被认为是为专制的“恶政”辩护的坏家伙,与那些独裁者是一丘之貉。

Continue reading “民主是最不坏的政治制度吗?| 微思客荐书”

2016: 出版人年度好书推荐榜| 微思客

每到年终,爱书人都会总结并分享这一年里自己读过的好书。在2016年即将结束之际,微思客WeThinker传媒重磅推出“2016:出版人好书推荐榜”。我们邀请到几位来自不同出版社的优秀出版人。希望这份推荐,能给大家启发。在这里,我们特别感谢接受我们邀请并且给予点评的各位出版人,大家对微思客的支持,让我们感动,并鼓励我们继续前行!欢迎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收听FM版。

Continue reading “2016: 出版人年度好书推荐榜| 微思客”

柏林1936:奥运圣火,橄榄枝与纳粹礼 | 微思客发现奥运另一面

 

北京时间8月6日上午7:00,里约奥运会开幕式。话说,电视转播奥运会开幕式的传统,始于1936年,德国柏林。

可是,当年的画面是这样的:

五环旗与万字旗并置,橄榄枝和纳粹礼同时出现于领奖台……这是希特勒极权统治下的第三帝国奥运会。

Continue reading “柏林1936:奥运圣火,橄榄枝与纳粹礼 | 微思客发现奥运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