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科技的麻木就像谈了一次坏恋爱|微思客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为微思客原创文章。转载请事先联系作者或微思客团队。
编者按
一个专业是books and media的传媒本科学生,写点儿在中国久负盛名的传媒大牛马歇尔·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的传播学理念在我们电子时代的应用。他是现代传播理论的奠基者,其观点深远影响人类对媒体的认知。在没有“互联网”这个字出现时,他已预示互联网的诞生,“地球村”一词(global village)正是由他首先采纳。欢迎留言交流和指正。

对科技的麻木就像谈了一次坏恋爱

马由游

Read More »

Advertisements

互联网天才想改变世界,却在三年前的今天选择自杀:纪念 Aaron Swartz

按: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已获作者授权首发于微思客。转载请事先联系作者或微思客团队。
编者按:
26岁的时候,我机缘巧合地读到Aaron Swartz的故事,十分合我的胃口,于是我在网络上全面搜集了这位互联网奇才的信息,整个过程,感觉每一个细胞都被激活,这样一个伟大的心灵让人心生敬畏。我决定用我的笔写下他的故事,让更多墙内的中国人了解他。
同在26岁,也就是3年前的今天,这位互联网奇才因为面临着13项重罪指控,在美国政府的威逼恐吓下精神不堪重负,在自己Brooklyn的公寓里上吊自杀,年仅23岁。

互联网天才想改变世界,却在三年前的今天选择自杀:纪念 Aaron Swartz

李汶龙

 
我们生活在没有大师的时代;但因为Aaron Swartz的存在,我们是幸运的。他为我们点亮了火炬。——题记
很可惜,生活在墙内的我们很少有人了解,在3年前的今天,Twitter上发起了一次史无前例、排山倒海式的悼念和谴责。3年前的今天,一位互联网天才陨落了。

Aaron的一生“承受着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机智”。请不要误解,我在使用这句话的时候没有任何引申义。出生于美国伊利诺伊州的Aaron在儿时就展现出了出众的求知欲和强大的学习能力。Aaron的父母较早地就让Swartz三个男孩都接触了互联网;但与两个弟弟不同,Aaron展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和痴迷。

Read More »

江平、屠呦呦与信托

按: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已获作者授权首发于微思客。转载请事先联系作者或微思客团队。
作者按:信托业的同仁们都知道,新中国的信托法是江平教授带着博士生周小明一起协助全国人大起草的,江老在《沉浮与枯荣:八十自述》的自传中已有很多介绍,后来信托法的研究学者中,除周小明博士外,清华施天涛、法大王涌、梅慎实、张天民、中大于海涌等教授学者,都是江老的博士。这里笔者想说的不是新中国信托法的历史,而是一个区域、几个家族的关联历史以及交汇点。

江平、屠呦呦和信托

张晓涛

江老虽出生在大连,但祖籍是宁波。宁波最近还出了个名人,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笔者研究法律,对医学基本不懂,但好奇心使然,新闻播出后不久就发现,屠呦呦教授和江平老师都是1930年出生,都是宁波人,不会有什么联系吧?当时就去和同门求证,当时一位师弟求证江老后,在群里告知:“屠呦呦是江平先生母亲的外甥女,江母是屠呦呦的大姨,屠呦呦母亲是江母的三妹。江先生大几天,所以是表哥。”顿时群内欢呼不已。
出于好奇的本能,又多方交叉确认,找到些新的发现。不少当地新闻提到屠呦呦教授父亲乃当地望族,中国最有名的私家博物馆“天一阁”还收藏了《甬上屠氏家谱》,记录父系祖上历代墨客与军功,其母亲姚氏家族的《鄞县姚氏宗谱》也在收藏之列,而后者引起了我的兴趣,因屠教授的舅舅姚庆三(1911-1989)也是民国时期银行业重要人物。
了解到这里,当时就感觉同门的转述(江老的记忆?)可能有误,江老的母亲叫王桂英,她应该不是屠呦呦的姨,而江老在自传中提到江父曾受到其五姨夫(江老称呼其五姨公,未具名)的帮助才到东北的中国银行谋得工作岗位。因此我猜测,中间的连接点可能是姚家人。也就是说,姚庆三先生不单帮助了江老的父亲,也帮助过屠呦呦的父亲屠濂规,屠父在银行和轮船公司的工作职位与姚先生经历多有重合。所以,真实情况应该是,屠呦呦的母亲姚仲千是姚庆三的亲妹妹,而江老的母亲与姚先生的夫人是亲姐妹。如此,江老曾提到的其四姨夫和姨母也都是留学英国的学者,基本可推测江母在当时的宁波也应该是名门大户。

Read More »

酷评| 为什么要相信科学?

0 (1)

★本文转载自“鱼之乐”博客,转载符合该博客要求。如果需要,请完整转载,并注明原始出处,并注明简体字版转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王伟雄。

为什么要相信科学?

王伟雄

在现代城市生活的人,可说都相信科学;如果你不相信科学,会那么安心搭飞机、坐升降机、开煤气炉、和戴隐形眼镜吗?这些科技都是科学研究的成果,因此,要回答「为甚么要相信科学?」这个问题,我们也许可以像 Richard Dawkins 那样,给以下这个直截了当而霸气十足的答案: “It works. Bitches.”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