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策划, 狮子,醒了!

三个虚无主义问题

三个虚无主义问题

郑玉双

1941年,刚到美国没几年的的列奥·施特劳斯在纽约的New School for SocialResearch的一次研讨会上做了题为“德国虚无主义”的讲座。这个讲座的内容直到1999年才发表在Interpretation杂志上。也就是说,直到世纪末,人们才得到这位二十世纪最重要的保守主义政治思想家关于虚无主义的讨论的全貌。

Continue reading “三个虚无主义问题”

Advertisements
特别策划, 狮子,醒了!

整体主义的迷魂汤

整体主义的迷魂汤

Cutebone/文

(收到邀请,让我就wethinker上述主题发表点自己的看法,那我就打一回酱油。如读者即将会看到的,此评论还是很水的,仅有的两处“干货”都是“抄袭”别人的。)

强世功教授的“论证”挺简单的:目标是“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现实是国际政治是一个“霍布斯式的世界”,在这个残酷的现实中,“(中国)国家的权利”、“(中国)文明的权利”收到了来自“美国缔造的世界”的无情打压,然后他问:中国的法律人,乃至每一个中国人,我们应该怎么做?我们能牺牲自己的权利去争取文明/国家的权利么?生怕我们会错意,强教授还“善意”地提点了一下:具体来说,本•拉登究竟是恐怖分子还是神圣的殉道者,金日成究竟是流氓还是政治家,斯诺登究竟是叛国者还是人权的捍卫者?

不少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ïve的朋友可能会挑战对于国际政治的现实主义解读。我不修国际政治,故飘过。但我想问的是:为什么我(或你)要在意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我为什么要用是“否有助于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来指导自己的生活?或类似地(我又忍不住想起了“秋夫子”),为什我要在意“中国文化的主体性”?“中国文化的主体性”又是为了谁?乍看之下,这个问题挺无厘头的:太粗鄙了,连文明/文化都不要了。但如果我们把当下流行的“文明/文化”换成“无产阶级”,然后告诉你,为了无产阶级的胜利,你应该时时刻刻准备着,必要的时候还应该牺牲自己的利益/权利。你会如何反应?

Continue reading “整体主义的迷魂汤”

特别策划, 狮子,醒了!

强世功:北大法学院2013届毕业典礼演讲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还有各位同学:

大家上午好。

五天前,杨晓雷老师给我发短信,说同学们希望邀请我在毕业典礼上讲几句话,我突然意识到,十年时间,瞬间即逝。我想起,刚好在十年前,我也在这个场合,代表老师向毕业的同学致辞。十年以后,我想一想,我要说的话,还是十年前说的那些话。可是我今天,不能重复再讲,我只能,接着讲。

Continue reading “强世功:北大法学院2013届毕业典礼演讲”